当地时间,午后一点半,飞机准时降落特拉维夫。与去年午夜扺达所见不同,五月的沙漠城市也是一片葱绿,阳光灿烂。

虽不用填写国际入境卡,但因为旅行者众,加上严格的安全考量,入关还是花费了不少时间。高个子的验关员对中国人很热情也很感兴趣,一边验检证件,一边用中国话不断说“你好,谢谢”。出关见到先期抵达的同事已过3点。

预定还有一个考察医院的活动,为了节省来回时间,干脆不回下榻酒店洗刷换装了,直接前往。这是上月在滨江调研考察的启明医疗老总推荐的一个考察点。他因为尚在美国出差,赶不上这次访以活动,但专门派来的合伙人朋友赵先生已提前在医院门口等候。

这家位于特拉维夫郊外的医院,叫ShebaHospital,中文音译舍巴医院,与以色列建国时间同龄,是以色列最大也是最顶级的医院之一,他们叫三级转诊医院。在赵先生的引见下,院长等热情地接待我们,并介绍了医院的情况。他虽然一再说,同中国比,我们医院规模较小,其实舍巴医院拥有1200名医生、2300名护士,由急症护理医院、儿童医院、女子医院、康复医院及大型医疗研究综合楼、医科教学院六大机构和150个科室组成,每年进行的手术约31000次,这在中国也算得上特大型级的医院。从院长的口中,我们知道了这是一所兼临床诊疗、临床医学和医学研究于一体的综合性医疗中心。院长不无自豪地说,舍巴医院是国家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门,在心脏病治疗、癌症诊断治疗、辅助生殖和骨髓移植等方面都处于世界先进水平。院长只到过中国的北京、上海和香港。我真诚地欢迎他去杭州访问,同浙江大学及所属医院开展合作交流。

接着,我们参观了医院的医学科研技术中心和心脏治疗中心。与中国不同的是,这个中心不只是医院内部的科研机构,而是以生物技术与制药工业为主要目标的国际医学科研中心。所以,赵先生把它称作孵化器。他解释说,以色列人认为医疗技术研发的源头在医院,90%的点子是医生产生的。看来,在医院建设孵化器,可以充分运用和打通医疗资源,是个很有意思的创举。该中心负责人、一位女士以头瘤成象诊断分析技术为例,向我们详细介绍了在开发新药物、治疗技术、方法等方面的成果和具体的转移转化方法。这种以色列人的认真、尊重和智慧,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这是以色列成功的重要砝码。赵先生说,我和启明医疗一起,正在同该中心洽谈,准备在杭州建立技术转化基地。这也是滨江区同志来以对接的重要内容。

虽然时间已迟,主人还是希望我们去考察一下心脏中心,没有理由拒绝。这是个完全意义上的心脏中心,兼内外科、治疗教学于一体。在中心主任的引导下,我们参观了正在实际运行的中心。在心脏导管中心,看到五个导管手术室紧紧围绕着,有效实现了资源整合。仪器设备大多半新不旧,手术中的中枢忙而不乱,可以想像出战时医治镇定、自若的场面。中心的造型很有特色,室内居中的两个电梯用红蓝两色区别,据说象征人的动脉和静脉。墙上挂着不少以色列画家的艺术作品。出门时还看到一位中年女士在弹奏钢琴,大厅内回响着淡然、优美、悠扬的琴声。中心主任解释,她不是专职人员,谁乐意都可以去一显身手。
整整一天多的旅途,真还是感到有点头沉。只能致谢、告别,去下榻处。

留了点遗憾,好想见识一下院长中意的虚拟医院和机器人项目,没有时间了。

(注:本文作者为浙江省科技厅厅长周国辉,本文首发于由周国辉亲自运营的微信公众号“沧海一舟”。以色列时报获得周国辉授权刊登其记录以色列之行的系列文章。敬请持续关注。)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