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以色列的公立教育系统有好几个么?

63年前,以色列议会颁布国家教育法,允许阿拉伯人、超正统犹太人、虔诚锡安主义者以及世俗犹太人建立不同的教育系统。虽然当时这看上去是个极好的注意,但是最终结果却令人叹息。

如今,以色列学生在进入社会前从未碰到接触过和他们“不同”的人的现象十分普遍。例如,世俗公立学校的学生可能在进入军队服役前从未接触过来自超正统犹太或阿拉伯群体的同龄人,有时甚至在军队中也不会和来自其他群体的战友有交集。这种结果是区分意识形态社群的种族意识,是仇恨异族的社会危机,是无法达成统一意见的国家悲剧。不同种族间的加剧疏远敲响了以色列社会的警钟。

这种隔阂不只体现在个人身上,也体现在教学内容中。每个以色列教育系统拥有独立的课程、教学大纲、教学重点。有时这种课程的差距之大不禁让人怀疑这是否可能是同一教育监管下的结果。

我想象过另一番情景。我幻想如果超正统犹太男孩、阿拉伯人家的女儿、虔诚锡安主义Bnei Akiva青年组织成员和世俗犹太女孩并排坐在以色列小学的教室里。如果他们从一年级开始一起上课一起玩耍,彼此认识,那会情况会是怎么样?如果一个世俗犹太男孩时不时去超正统犹太同学的家中做客(或者反过来)呢?

再幻想一下他们学习同样的主课,掌握同样的数学、科学、英语甚至以色列历史课程知识。课堂讨论将呈现出多样化,甚至可容纳相反的观点。小学三年级时,孩子们学习以色列社会由不同民族社群构成,但是依然可以接受少数民族社群,与他们交流。四年级的课外旅行,学生和老师需要就不同事情达成妥协,以确保每个人都能正常参加,正如要全面考虑整个以色列社会的情况一样。每个孩子在长大并走上独立道路前的这几年,大家生活在这个由不同肤色不同面庞组成的群体里。

如今每个教育系统及其分支拥有不容置疑的独立意识形态,并缺少内部变化。当然教育方式及教育机会需要多样性,正如美国犹太学校系统多样性的发展一样。

一种想法即通过综合学校系统提供晨间主课,在下午设置不同课程,每个社群可以在这期间向学生教授自己的意识形态价值和课程。这样做可以让每个社群作为同一整体保存各自的独特性。

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只不过是乌托邦似的想法。

以色列目前的教育情况和发展趋势给以色列社会带来的危害正在慢慢累积。社会分裂的进程正在加速,教学系统并未统一,甚至在小部分不同社群都未形成统一的教育系统。每一个社群分解为更小的群体。每一个不同的群体都拥有自己的学校。每一位哈西迪拉比、每一位世俗领导者都希望建立独立的教学系统。悲剧就这样一直上演,鸿沟持续扩大。从主要课程的废除到建立完全世俗学校的努力,群体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

或许我们可以找到折中的办法。

我们国家的领导人,特别是教育体系的领导者,必须做出行动减少不同群体之间的隔阂,将注意点从分离转移至国民凝聚。我们需要一个共同的整体意识,如果在同一间教室无法完成,那么需要至少在同一核心课程中体现。

以色利社会中的种族意识是我们所面对的艰难挑战,但是我们可以,也必须解决这一问题。毕竟,社会群体的分化将引发分裂,势必将威胁以色列的发展。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