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法庭是否会执行其中国同行的判决?以色列的一个法庭最近就此问题进行了裁决,其结果将对两国的商业关系产生重大影响。

特拉维夫区法院是以色列最高级别的审判法院,该法院被要求执行一项由中国江苏省某法院于2009年下半年作出的判决,此判决结果勒令一名以色列公民向几名中国原告支付近两百万美元。然而,得到判决仅仅是这场战斗的一半,原告若不能收回判给他们的钱款,仍将一无所得。如果被告在中国拥有足够的资产支付判决所要求的金额,原告早已可以利用中国国内的执法程序,而我们也不会在此讨论这一案件了。但既然事实并非如此,原告便于以色列的法庭采取行动以强制执行中国法庭的裁决。

当被要求执行一项国外的判决,以色列法庭不会重审该纠纷,也没有考虑国外法庭就该纠纷所做出的判决是否会与以色列法庭所做出的判决一致。实际上,以色列法庭根本就没有涉及任何与原始纠纷相关的裁决事宜。相反,以色列法庭限制对该案件主要程序是否遵循以色列法律规定的情况进行复审。

这一情况实际上是互惠行为,也就是说国外相关管辖范围的法庭同样会执行以色列法庭所做出的判决。以该案件为例,以色列被告拒绝执行不利于他的判决的主要论据实际上是:中国法庭不会执行以色列法庭的判决,而这一问题正是以色列法庭判决的首要关注点。

法庭就互惠原则的要求采取了宽容的判决,并援引以色列最高法院的先例,表示尊重国外法庭的判决,推进包括保护诉讼当事人权利、法律效率与确定性、以及鼓励与其他法律系统开展国际合作的重要价值观。此外,证明缺乏互惠行为的责任被强加给宣称缺乏互惠的一方。

以色列法庭援引中国民事诉讼法,此法律规定,中国法庭会认可国外的判决,前提是中国与该国签订了国际协议,或遵循互惠原则。因此,特拉维夫法庭得出结论,即使并未签订协议,中国法庭也有可能执行以色列法庭的判决。

虽然以色列法庭并未发现任何中国法庭执行以色列判决的案例,但这并不意味着不存在互惠原则。此外,以方法庭强调,当双方要求实行互惠原则,其中一方必须先行动以保证判决的执行,所以以色列应该如此行动。

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先例,以色列与中国的商业领袖都应加以关注。如果是在过去,以色列有可能就会忽视在中国针对其提起的法律诉讼,而现在,这样做则要承担相应的风险。尽管我们根本无法确定中国法庭会不会执行以色列的判决,中国商业人士也应注意到,以色列已证明其会执行中国的判决,所以如今中国自己的互惠原则已被付诸实践。

作为在以色列中以跨境交易方面处于领先地位的律师事务所,我们在代表中国实体于以色列进行最大规模投资这一领域拥有超过十年的工作经验。我们认为此次判决是中以关系的重要里程碑。我们相信,此次判决表明了以色列对中国法律系统的日益尊重,并且,这再次迈出了加强两国合作的一步。

———————

本文作者共三位,简介如下:

虎大为(David Hodak), Adv. Gross, Kleinhendler, Hodak, Halevy Greenberg & Co.(GKH)律师事务所领导人,领导GKH亚洲业务,并带领其事务所在中国及香港发展了合作关系。

艾力•巴拉施(Eli Barasch), Adv. 主管GKH律师事务所中国业务部,其业务自2004年起主要关注中以跨境交易。

Adi Weitzhandler (艾迪)Adv. GKH律师事务所中国方面业务的律师,其拥有与中国市场合作的资深经验。艾迪能够流利进行普通话对话,曾在中国北京语言大学学习。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