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人士对以色列的经济政策赞赏有加,特别是以色列在2007年到2009年遭遇金融危机(以色列2008年GDP增长率为4.1%)的情况下还实现了强劲增长,并将国债占GDP的比例控制在相对较低的水平(67%)。这让以色列成为了外国投资商的香饽饽,尤其是其高科技行业。其中谷歌以11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以色列导航应用位智是迄今为止最大一笔应用收购。

以色列经济在最近几年取得了显著的成绩。比如,以色列在2010年成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正式成员,加入了由德国、日本和美国等34个国家组成的经济强国行列,其中以色列的人均GDP在该组织中位列第21。虽然OECD认为以色列的生活水平在成员国中属于低等水平,但其也指出以色列的经济相对稳定,有着相对较高的就业率。以色列的出口市场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出口总值从开始每年3000万美元增长至今天的29.8亿美元。

经济繁荣很大程度上是货币贬值的产物。以色列央行前行长斯坦利•费希尔当时看到了以色列出口市场的潜力,于是在2008年主导了谢克尔贬值,从而促进了以色列出口市场的发展。具体来说就是日益强劲的高科技行业和弱势谢克尔的组合推动了以色列科技向世界各地的进军,因为随着谢克尔的贬值,外国买家更容易出手购买以色列技术。从理论上讲,每个中央银行家都可选择实行货币贬值,但这一举措极具风险性,因为一旦货币贬值,很多利用外币在国外进行投资的外国投资商的投资金额将会骤跌,进而对金融市场造成严重破坏。相比之下,以色列经济规模相对较小,只有极少数外国投资商在以色列国外利用谢克尔进行投资,因此谢克尔贬值也就成为了一项明智的财政政策。

然而,这个成功也伴随着一定的代价。日益强大的以色列经济拉升了生活成本,导致食品和住房成本大幅上涨。2011年,以色列中产阶级爆发“帐篷抗议”,公开表达了他们无法满足基本需求的担忧。以色列央行现任行长卡尔尼特•弗拉格(Karnit Flug)拒绝实行价格调控,主张加强竞争以减轻中产阶级家庭的忧虑。

谢克尔贬值也可能给宏观经济带来不小的伤害。贬值的谢克尔会破坏以色列的进口市场,因为购买进口商品的成本将变得更加昂贵。其中以色列70%的日用消费品都要依靠进口。此外,以色列还需进口大量的钢铁,而钢铁的价格也在逐渐上涨。进口的大部分钢铁用于制造武器以及其他军事产品,武器制造行业原本一直是以色列经济领域的强劲行业,可越来越高的成本将会减少该行业的丰厚利润。另外,越来越高的成本不仅会影响顾客和商业消费,还会影响零售业以及整个行业。

以色列央行成员肯定已经对可能发生的情况进行了讨论和磋商,最终才做出贬值谢克尔的重要决定。从长远来看,这一主张政府在短期内积极进行干预以实现经济稳定的凯恩斯主义经济措施可能会对以色列产生负面的影响。

考虑到目前中东的局势和以色列特殊的安全问题,谢克尔贬值可能有点不合时宜。在阿拉伯之春爆发之前的2008年,以色列的邻居虽然不太友善,但其一举一动都还在意料之中,包括埃及总统穆拉巴克和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下台、伊拉克以及约旦的局势问题和伊朗遭遇的制裁及其局势问题。而这可预见的一切使得以色列央行做出了重点发展出口市场以及贬值谢克尔的决定。但阿拉伯之春后,埃及变得反复无常,难以捉摸;叙利亚陷入了漫长而艰难的战争;伊拉克和约旦也完全让人捉摸不透。这一形势导致了伊斯兰国的出现,一个利用毫无安全可言的叙利亚迅速发展自己势力的恐怖组织。如果单方面升高进口原材料的价格,以色列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失去军事优势,而在如今变幻莫测的中东地区,失去军事优势或将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

此外,由于加大了征召高等犹太院校男性学生进入以色列国防军的举措,以色列军事预算变得更加紧张。从经济的角度看,要在本来就已经日益减小的军事蛋糕中分出一块用于征集学生入伍,该举措明显欠缺考虑。把1000个犹太高等院校男性学生招进部队就可能会导致混乱,如果招进5万名学生就更是如此了。出于政治利益而破坏军队可能会使得以色列的军事力量大打折扣。

费希尔通过贬值谢克尔,促使以色列出口商大大增加了在世界各地的销量,尤其是在高科技领域。该结果是以色列经济的一大好事,使其在金融危机中仍然实现了显著增长。这一凯恩斯主义经济措施创造了出口市场的繁荣,吸引了外商投资。从短期来看,这无疑是一次经济胜仗,但其对以色列军事力量产生的长期影响则尚未清楚。以下因素可能会对以色列目前的经济政策产生不利的影响:进口商品价格上升、政权更迭以及以色列邻国的不稳定局势、犹太高等院校男性学生入伍危机。这短期的胜利战果是否会酿成长期的苦果?时间会告诉我们一切。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