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约拉姆的友谊,起始于一次尴尬的经历。作为航空公司的职员,我如往常一样在起飞前半个小时来到本古里安机场,发现值机柜台早已人无踪迹,于是我抓住一个安保人员质问为何在航空公司起飞前半个小时就关柜台,得到的答复也让我汗颜,原来人家一个半小时前就关柜了,我还傻傻蒙在鼓里。

约拉姆就是在这个时候冒出来的。

“现在你怎么办呢?”

“我不知道,回香港的飞机应该已经没有了,我想我会在这里待一晚吧。”

“你在以色列没有朋友吗?”

“有是有,只是今天好像是你们的独立日,我想他们都在狂欢,我不想打扰他们。”

“那你就到我家过一晚吧,我刚刚送走我的儿子,而且我就住在附近,明天我送你来机场。”

可能是错过航班的打击来得太过突然,肾上腺素的作用还没有完全退去,我竟然不假思索地答应,放下自己的防备和不安,好像遇到救星,兴冲冲提着行李就跟过去了,就这样意外地开启了与约拉姆长达十个小时的对话。

我之所以这么相信约拉姆,是因为在以色列的旅途中,我遇到了太多帮助。在耶路撒冷的大街上,有老伯伯看着我迷惑地盯着地图,就主动来给我指点方向,在特拉维夫的十字路口,有一位大叔看着我迷茫地望着高楼大厦,竟然跑来问我要去哪里,还安慰我说,特拉维夫特别小,所有的地方都可以走着到。天哪这是怎样的国家,我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别人问你从哪里来的时候,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骄傲地说,我来自上海,中华人民共和国,接下来就会听到对方几秒的沉寂,酝酿出一句“你好”。我不知道情缘何处,只能欣然接受以色列人的好客。

若要一一列出在以色列旅游时所得到的帮助,那恐怕要写上一本书,几天几夜也写不完。可和约拉姆的一段对话引起了今天的话题。

“约拉姆,你觉得,你的儿子优不优秀?”

“我觉得他很棒,虽然以前在学校很调皮,但现在他能自食其力,我和他妈妈都觉得很欣慰。”

“所以你觉得人只要自食其力,就是优秀?”

“不全是,有一天他过来问我可不可以在我的咖啡店给我打工,赚钱去欧洲旅行的时候,我觉得他是优秀的。”

几年前,以色列准备开拓中国留学市场,一名负责推销以色列留学的官员曾经对中国的媒体说,以色列的大学不会谋求与中介公司合作,我们希望来到以色列研修的同学,都是诚心诚意的,以色列大学只会招收最优秀的中国学生。这句话的亮点,在于“诚心诚意”,和“最优秀的中国学生”的定义。的确,来以色列留学,又不能顺着移民,工作签证也没啥着落,不是诚心诚意,在很多中国人眼里,怕是根本不会考虑的。关于以色列学习的目的,我将另行撰文述评,可既然我被以色列的大学录取了,还拿了奖学金,这“最优秀”的光环就在我的脑海里,忽隐忽现,生怕自己是被看错了,丢了中国人的脸。

怎样定义以色列人眼中那“最优秀的中国学生”呢?我想先从解读约拉姆对于自己儿子优秀的标准开始说起,约拉姆没有责怪儿子过去的调皮,也没有评论自己儿子的现在,而是等待着自己的孩子突破的那一刻,他认为这种平淡的进化,便是优秀。

我想起,从小我怕的就是家人在别人面前夸我“最优秀”,演讲比赛拿了个第三,家人到处炫耀,生怕七大姑八大姨不知道一个小小校级演讲比赛的结果;初中数学考试拿了个一百分,就把我的考卷收起来,过了十几年还拿出来看看,还用各角度,用不同的摄像工具,年年拍照,传给我看;写文章登了报之类的陈年旧事,爸爸妈妈就把我写的文章复印好几份,就怕万一丢失了,这念想会忘记。我害怕,是因为我知道自己所取得的成绩不够好,配不上家人的夸奖,我干嘛要那么假谦虚呢,既然我已被以色列大学录取成为“最优秀的中国学生”,为什么还要畏畏缩缩彰显自卑呢?

我又想起十年前的自己,因为内向不敢和人交流,所以参加演讲比赛,因为数学成绩不好,我发奋努力,功课难题,终于考了一个一百分,因为经常被老师罚站默写课文,所以决心自己写文章登报纸,我想这种超越自己的敢斗,就是“最优秀的中国学生”的定义,哎,终于长舒一口气,也许以色列的大学还真没有看错我。

所以,用以色列的标准定义“最优秀的中国学生”,便是在评价一个学生的时候,不应该大刀阔论现有的成绩,或是漫天高探学生的学问水准,更不应夸夸其谈这个学生的未来。这最“优秀”,在我的理解,不是说现在的你一枝独秀,而是保持了一颗奋发上进的心。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约拉姆早已煮好了咖啡,餐桌上摆满了各类黄油面包。

“起来吃早饭了,我们以色列人出去旅游,都要提前三个小时到机场的,等一下我就给你送到机场,对了我还给你装了一大袋零食,你在旅途中吃。”

我惊愕地看着那包零食,又看了看约拉姆得意的表情。仿佛已经知道,什么是真的“优秀”了。

约拉姆,咱们十月特拉维夫见,我要给你带去最好吃的月饼。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