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本文作于2014年8月,记录以色列妹子在北京学习汉语的几则趣事。

 

(1)

以色列妹子八月份要来北京学汉语。四月份报名后就敦促我给她订旅馆。外婆帮她预约签证、买机票,妈妈帮她打理信用卡。每次聊起去中国的事,一家人就正襟危坐地听我讲,恨不得在我每个字词间都能揪出潜在危险并就地消灭干净。

“旅馆房间有空调吗?”

“空调能吹冷风吗?”

“房间有臭虫吗?”

“淋浴设备24小时都有热水吗?”

这四个问题我从以色列回国前已被反复问及不下五次。最后一次我终于没忍住,不无刻薄地说:“大小姐,你要去的是北京,不是巴勒斯坦。”以色列政府给西岸的水电供应每天有限额,妹子沉浸在即将去往遥远中国的不安中,没有听懂我的嘲讽。

想起一年前跟我妈说:“我不去台湾了,我要去以色列。”我妈只有一句话:“你要多少钱?”剩下的手续、签证、机票都归我管。真是喜欢我妈这种耿直。

(2)

去T3航站楼接机,机场快线开得好爽。

在出口站了快俩小时,和各位妈发了十几条微信后,妹子们终于兴高采烈地冲出来了。打车去宾馆,两个以色列妹子叽叽喳喳呜里哇啦一路叫个不停。快到五道口时,司机小声地跟我说:“她们话还挺多的哈。”

在宾馆刚放下行李,妹子就吵着要去逛街。我说我订了饭店,吃完饭再去吧。结果全聚德吃烤鸭,一个妹子死活不愿吃葱和蘸酱,另一个说自己看到动物肉就想哭,所以半只烤鸭基本都进了我的肚子,深感满足。我们吃饭时,餐厅内有不少客人等座,妹子哭丧着脸对我说:“吃饭时被人盯着好难受,咱能不能快点走?”

由于总处在国际舆论的高度关注之下,很多以色列人觉得自己的国家是世界中心。对于好些中国人并不了解、甚至根本没听过“以色列”的事实,他们感到名人出狱后的如释重负和些许茫然。我向世界中心的来客介绍五道口说:“大小姐们,欢迎来到宇宙中心。”

妹子们完全没有长途飞行后的疲惫,雄心勃勃地冲进购物商场,大有买下宇宙中心的气势。两小时后,妹子站在扶梯上沮丧地对我说:“为什么东西这么贵?中国怎么了?”

(3)

把妹子送回宾馆已近10点,我一边往地铁站跑,一边担心赶不上末班车。

在宾馆外碰到三个以色列人,他们在等妹子打扮好后去震夜店。两个男生站着闲聊,一个姑娘坐在台阶上抽烟。我说Alice有我的号码,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抽烟的姑娘听完我的话后眼睛闪亮,那一瞬间我想起刚到以色列时因为租不到房半夜嚎啕大哭的自己。如果不是朋友请我到家里暂住,初到异国的我就只有流落街头。

曾被如何相待过,就会如何对待人。我坐在回家的地铁上,忽然觉得自己多了好些需要保护的人。

(4)

妹子问我五道口附近有什么好玩的。我说清华、北大就在你旁边,我一般旅游只喜欢逛大学和博物馆,不过估计你对这些没啥兴趣。最后我们决定去逛秀水。

妹子早晨六点就问我起没起,我们到秀水时,秀水还没开门。继100块买下了标价2800的山寨劳力士后,妹子对任何价格都感到还有再砍价的可能。秀水的商人英语真好,目测平均水平比耶路撒冷老城拉我买东西的以色列人要高。老城商人招徕客户的套话只有“日本人?”、“韩国人?”、“中国人?”,最优秀的也就会说两句“昨天我是不是在梦里见过你?”秀水商人的语言能力就强多了,一家皮包店拢共就三个服务员,两个站在门边不停地朝过路的外国人喊话。某一队美国篮球队的队员们浩浩荡荡地经过,都已经走出十米远了,最终还是被两位门边妹子叫了回来——“给我一个机会好吗?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就进来跟我合个影好吗?你看我们家这个包。”、“你要什么,Prada,Gucci, 还是Michael Kors?你要什么我们都有!”

妹子终于在珠宝店遇到了听过以色列的老板娘,但这回知道以色列也许并非好事。

“以色列啊,很多以色列人来我们家买东西,因为你们以色列东西都很贵!”

“这个价钱不能再少了,不能了,不能了,这个价钱在以色列,你扪心自问(touch your heart),能买到这种质量的水晶吗?”

妹子愤怒地涨红了脸:“是啊!可是现在这是在中国啊!中国怎么可以这么贵呢!”

(5)

在秀水逛了一整天,妹子提着一只劳力士、三只普拉达,兴奋地问我去哪里。我说咱去王府井吧,去看真的劳力士和普拉达。结果王府井没逛多久,妹子就累得瘫在地上,哀求我说实在走不动了,能不能回家。于是我们挤上一号线。

坐地铁是故意的。我总觉得没在北京坐过地铁的外国人,不足以谈人生。

妹子一上车就要晕倒:“为什么这么挤?为什么不开空调?为什么大妈使劲推我连抱歉都不讲?”

我扶着她的手臂说:“如果毕业后在北京工作,这就是我的日常生活了。总不能天天打车对吧。”

“你可以买车啊。”

“打车的钱都没有,买车的钱哪里来?”

“中国的车都很便宜啊。”

我突然想到皇帝问百姓没饭吃为什么不喝肉粥,没再接话。

坐了两站,妹子挤在人群中实在受不了了,我看她脸色苍白,赶紧拉她下地铁去打车。

好不容易在路边拦到一辆空车,结果司机摇头不肯开门。红袖章大爷一把将我拽到身边,用手戳我的肩絮絮叨叨地说什么“中国人”、“外国人”。妹子蹲在地上快要吐了,我没心思听他唠叨,转身去别处拦车。终于大爷字正腔圆抑扬顿挫的“真丢人!”传进我耳朵,我气得转身冲他怒吼:“操你妈!”

后来坐在车上又经过大爷守卫的街角,这才发现他背后保卫的是中南海。

想想自己人生第一句脏话就是冲着中南海喊的,我也是醉了。

(6)

下周末带妹子去魔都,准备带她去恒隆认数字。

早在以色列我就向她灌输“电商伟大,淘宝万岁”的思想,但她至今没有慈禧太后坐火车的勇气。昨天她在王府井幽怨地问我:“要是中国人平时想买便宜货他们去哪儿呢?”我头也不回地说:“淘宝啊。”妹子一听两只耳朵又耷拉下来了。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