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源污染,也称非点源污染,是指溶解的或固态的污染物在降水或融雪的冲刷作用下,从非特定点通过径流过程而汇入受纳水体(包括河流、湖泊、水库和海湾等)所引起的环境污染。

根据面源污染发生区域及其过程的特点,通常可分为城市面源污染与农业面源污染两大类。其中农业面源污染(ANPSP)是指在农业生产活动中,农田中的泥沙、无机盐、农药及其它污染物,在降水或灌溉过程中通过农田地表径流、壤中流、农田排水以及地下渗漏等途径,进入水体而造成的面源污染。这些污染物主要来源于化肥、农药、畜禽及水产养殖废弃物以及农村居民的生活垃圾。农业面源污染的分布极为广泛,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农业和农村经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

由于农业面源污染具有排放分散、地点隐蔽等特点,极大地增加了对污染的管理成本和难度。此外,农业面源污染由于单位面积上的污染负荷通常较小,导致人们往往忽视其累加效应,而污染负荷一旦突破临界点则会使得农村环境甚至整个生态环境发生突如其来的恶劣变化。农业面源污染除了会导致水质恶化、土壤肥力下降等严重制约农业生产力的后果外,亦会对人居环境造成极大影响,并为各种病原体的滋生提供温床,给居民的生命健康造成严重威胁。

面源污染示意漫画(图片来源:imgarcade.com)

面源污染示意漫画(图片来源:imgarcade.com)

以色列位于亚洲大陆西部,是个形状狭长的中东小国。以色列西临地中海,南通红海亚喀巴湾,北部地区与黎巴嫩、叙利亚接壤,东邻约旦,西南地区与埃及交界。沙漠与山地占了以色列国土面积的六成以上,而平原与峡谷则仅占国土面积的四分之一。以色列耕地面积约为43.7万公顷,约占国土面积的20%,人均耕地面积仅为0.06公顷,且大部分耕地为保水能力差的风积土和结构黏重的冲积性沙质土,平均土层厚度为25-35厘米。

以色列境内年降水量。(图片来源:keywordlister.com)

以色列境内年降水量。(图片来源:keywordlister.com)

地中海气候是以色列境内最为典型的气候类型,具有夏季炎热干燥、冬季温暖湿润、干湿分明、雨热不同期的特点。以色列是个中东缺水国家,降水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分布严重不均。从时间上看,每年的4月至10月本是最适宜农作物生长的时期,然而此时却因降水稀少而不能与丰富的温度、光能资源有机结合成为气候资源优势。更为不利的是,强烈的日照反而增加了水分的蒸发量,使得缺水问题愈发严重。从空间上看,以色列的降水量呈现由北往南递减的趋势。北部和中部地区的降水较多,越往南越少,北部山区地带的平均年降水量能够超过700毫米,中部耶路撒冷可达480毫米左右,而最南端的埃拉特仅有25毫米,南部内盖夫地区的部分区域甚至终年无降水。

然而就是在如此严酷的自然条件下,以色列人依靠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灵活的政策措施,实现了农业的高效可持续发展,在农业领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杰出成就。以色列在其农业发展的过程中,十分注重农业资源以及农业环境的保护,在生态农业、科技农业、装备农业等领域均取得了优良的成绩。以色列在农业面源污染的防控方面也有许多地方值得借鉴,对我国的农业发展很有启示意义。

化肥施用——技术革新,教育农民

现代化农业的特征之一即为使用化肥。据测算,现代化农业产量中至少有四分之一通过化肥获取。由于化肥在作物增产中能够发挥巨大作用,使得化肥的生产与用量得到了急剧增长。然而化肥一旦过量施用又会造成水中藻类迅速生长繁殖,消耗水体中大量的溶解氧,导致水体丧失原有功能。过量的化肥进入土壤,即会使得原有土壤结构和特性发生改变,造成土壤板结,有机质减少,肥效下降。此外,化肥中过量的重金属成分还可以长期积存在环境中,被农作物吸收后会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损害。

农田灌溉与化肥施用是以色列用于提高作物产量的两大主要途径。目前,肥料所造成的农业面源污染已经引起以色列相关部门的充分重视。为此,以色列的农业管理部门采用了先进的水肥一体化滴灌技术以及施用长效肥料等措施,确保了肥料中的硝酸盐成分可以最低限度地排放到土壤中,同时又能够使肥料最大限度地被作物吸收利用,从而在源头上减少或避免了化肥所造成的污染。此外,以色列农业管理部门也十分重视对农民的宣传教育和技术培训工作,农民的生态保护意识在相关部门专家的指导下也得到了很大程度地提升,使得农民能够科学的减少单位面积上的肥料施用量,进而在施肥环节减少了化肥对环境的污染和危害。

农药使用——立法规范,联合监督

农药作为与化肥配合施用的重要农资,同样存在过度施用的问题。使用农药虽然在短期内能够起到控制病虫害的效果,但是长期使用则会造成农产品品质出现下降,且过量施用的农药还会通过各种渠道进入水体,致使水体中各种污染物含量超标,水质发生恶化。

农药在以色列的使用十分广泛,超过九成的以色列农作物均使用农药进行病虫害控制。以色列对农药使用量有非常严格的要求,目前以色列每公顷灌溉地的农药施用量被严格限制在了40千克左右,且农药的使用同时受到以色列农业和农村发展部、以色列卫生部以及以色列环境保护部的共同监督,并由农业和农村发展部下属的植物保护和检疫局负责农药注册及管理实务。为了防止农药对水源造成污染,以色列已通过立法禁止在水源地附近施用农药,禁止以任何方式在水源中洗刷盛放农药的器械。此外,以色列卫生部也十分重视对农药的残毒检测,一旦发现某种农产品的农药残毒超标,则视不同情况采取警告、通报批评、没收或销毁产品等处罚措施。

畜禽废物——变废为宝,改善环境

畜禽养殖业是农业的支柱产业之一。然而畜禽养殖业往往会产生大量的有机污染物以及高氮磷含量的无机污染物,这些污染物可以随每天冲洗的污水流入河道、湖泊,最终导致水体污染。高浓度的污水可导致土壤孔隙堵塞,造成土壤透气、透水性下降并发生板结,严重影响土壤质量。畜禽养殖过程还会产生大量的恶臭气体,其中含有大量的氨、硫化物等有毒有害成分,可以对养殖场周边的空气造成严重污染。此外,畜禽废弃物中通常还含有大量繁殖的病原菌和寄生虫,十分容易造成人畜传染病的蔓延。

以色列致力于将以畜禽废弃物为代表的农业废物转化为有机肥料。每年以色列所产生的畜禽排泄物和动物尸体能够达到10万吨左右,尽管这些废弃物会造成环境污染并能传播疾病,但依然具有可观的经济价值,对其进行合理的处理利用即可变废为宝,实现废弃物的华丽转身。目前,以色列对畜禽废物的处理方法主要包括分散收集、集中处理,经发酵处理后作为有机肥料进行使用,既解决了畜禽废物处理的难题,同时也减少了化学肥料的使用量,间接地保护了以色列的农村生态环境,可谓一举两得。

中以环保合作前景广阔

反观我国,随着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农产品的品种和数量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为追求农作物高产,农药、化肥和农膜等农资被大量使用。化肥、农药的不合理施用以及废弃农膜残留是我国农村面源污染产生的主要途径之一,农业面源污染问题十分突出。据统计,近些年我国化肥施用量居世界首位,单位面积施用量处于世界中等水平,但我国化肥利用率平均仅有30%-50%,这不仅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同时还会导致严重的生态环境污染。除此之外,我国还存在施肥、施药配套技术及其器械不完备,农用化学品大量被浪费并直接污染环境的情况。在我国东南部沿海及其他经济发达地区,化肥使用水平高达每公顷600千克以上,远远超出国际安全使用警戒线。农药施用量则以每年10%左右的速度递增,对农业生产与农村生活环境构成了严重威胁。

以色列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沿线国家之一,在绿色发展领域拥有世界领先水平,中国与以色列在环境保护领域具有非常广阔的合作前景。以色列驻华大使何泽伟日前曾表示: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以色列的创新技术能够更好地输出到有需求的国家和地区,以色列将为“一带一路”提供必要的协助和支持。

今年9月6日,中国环境保护部部长李干杰会见了以色列环境保护部部长泽埃夫·艾尔金一行。李干杰部长表示,中国高度重视与以色列的环保合作,过去几年,双方政府、企业间的良好合作取得诸多成果。以色列是创新的国度,拥有先进的环境管理理念和环保技术,希望双方继续加强政策交流对话,深入技术创新合作,促进互利共赢,并且欢迎以色列方面共同推进绿色“一带一路”建设以提高沿线国家和地区生态环境治理能力和水平。

2017年9月6日,中以两国环保部部长会晤(图片来源:zhb.gov.cn)

泽埃夫·艾尔金部长表示,中以友谊源远流长,双方在环保方面,尤其是环保创新方面的合作,对以方具有重要意义。以色列方面高度珍视中以双方在环境领域的合作关系,赞赏中方在环境发展领域所作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效,希望进一步深化中以双方环境领域合作,通过经验分享和人才、企业、科研机构互访等形式,促进环保科技创新交流。会后,双方共同签署了《2017-2019中国-以色列三年环境合作行动计划》,为促进中以两国环境保护能力与区域可持续发展水平方面的合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