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以色列邀请访问的客人,会参观诸多地方,如耶路撒冷老城、死海,其中有一个地方无论日程多满都要安排,那就是大屠杀纪念馆——Yad Vashem。

YadVashem来自于圣经:“我必使他们在我殿中、在我墙内、有记念、有名号、比有儿女的更美。我必赐他们永远的名、不能剪除。”“有记念、有名号”的希伯来语原文发音为yad va-shem。

这个纪念馆包含一间纪念堂、一个历史博物馆、一个画廊、一间”名字堂” (Hall of Names)、一座档案馆、“毁灭社区的山谷”(Valley of Destroyed Communities)、一座犹太教堂、及一个教育中心。此外,纪念馆专设一处以纪念那些在大屠杀期间承担巨大的个人风险,援救犹太人的非犹太人——尊称为“国际义人”(“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其中包括给犹太人颁发签证的中华民国外交官何凤山。
对于纳粹德国屠杀600万犹太人这段历史,很多人并不陌生,电影《辛德勒的名单》更是让这段历史在世界范围内家喻户晓。这个纪念馆,通过各种实物和证据,告诉世人这个苦难深重的民族三分之一的人口被屠杀。

纪念馆里有很多细节给人深刻印象。有两幅画栩栩如生地展示了德国纳粹的宣传术。画面上两个人:一个是高大、金发、健壮的雅利安人,一个是肥胖、丑陋、猥琐的犹太人,两幅画就在小学的教科书里。在这种洗脑式的教育下,孩子长大了对犹太人特别仇视,很多纳粹分子屠杀犹太人不是因为上方的命令,而是主动自发地做,纪念馆里有一封纳粹士兵写给母亲的信,这个士兵觉得自己犹太人太少是软弱的表现,准备多杀几个战胜自己。

这些细节都在说话,没有任何残忍、可恨等形容词,而是让事实说话,让证据说话,但这都不是最震撼人心的地方。最震撼人心的地方,是最后的档案馆。

档案馆上方,是大屠杀受难者的照片,俯视着参观者;下方是个水池,象征着死难者埋葬在这里,可以说,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墓;四周一圈是档案,收集了420万人的名字。导游告诉我,这个工作还在继续,5年前她来纪念馆工作的时候,只有380万受难者的名字被发现,现在达到了420万,这意味着在大屠杀过去将近70年了,他们打捞历史、纪念历史的工作还在继续。参观结束时,纪念馆的一位教授还给了我们每个人寻找受难者信息的便签,上面有邮箱和电话,可见,他们不放过任何一个获取相关信息的机会。

想象一下,这是何等复杂、艰难的工作,但以色列人一直在坚持,这份韧性,这份执着,这份对生命的尊重,这份对历史的尊重,震撼人心。

反观我们自己,南京大屠杀死了多少人是个约数,三年自然灾害饿死多少人是个约数,对于烈士的纪念也是“无名英雄纪念碑”。

更可悲的在于,每次说南京大屠杀没有死难者的名字,总有人会跳出来说,那时也没有户籍,怎么统计,这种为不作为找客观理由的做法更令人不齿。

犹太人为什么这么做?

参观结束后,纪念馆的一位教授说,建立纪念馆不是为了宽恕,也不是为了牢记,只是为了让后人知道,人对人曾经如此凶残。而在德国柏林的大屠杀纪念馆的出口处,有一句话类似:这些事曾经发生过,还可能再次发生。

用中国人常说的话来解释,那就是:以史为鉴、面向未来。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