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以色列和哈马斯的战争进入八月份,一股全新的舆论正在美国悄然兴起。从白宫到福克斯新闻,以色列的所谓朋友们都出现了前后不一的态度。是的,他们说以色列有自卫的权利。是的,哈马斯正在无畏无惧地使用人肉盾牌以抬高平民伤亡人数。但是他们现在抱怨道,有证据表明以色列在加沙造成巴勒斯坦平民伤亡,那是他们完全不能接受的!所以以色列——没错,就是以色列——最好立刻改变战略。

乔•斯卡伯勒(Joe Scarborough)在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的节目中忿忿不平地告诉他的观众:“在巴勒斯坦地区持续杀害妇女儿童,只会削弱以色列而增强哈马斯的力量。”他说的完全正确——如果斯卡伯勒这些人继续误导观众,让他们相信以色列没有尽力保护平民的话。不能再任由事情这么发展下去了。

由于哈马斯肆无忌惮地使用人肉盾牌,以色列只有三个选择。第一个是不顾平民死活,彻底打击哈马斯。这是纳粹解决问题的方法。这也是1999年普京镇压车臣分裂分子采取的做法。如果哈马斯有足够的军事力量,这也是他们会采取的做法。然而,凡是珍爱无辜生命的人都不会做出这种选择。

第二个选择是投降。因为以色列珍爱无辜的生命,而哈马斯已保证过以色列采取的任何自卫行动都将导致无辜生命的牺牲,于是以色列就变得束手无策。哈马斯,算你狠。你利用犹太人的美德绑架了整个犹太国家。为了坚持内心的信仰,以色列只能挥白旗投降。

但问题就出在这里。哈马斯和解的条件将以色列整个国家和民众都逼上了绝路。哈马斯不想结束对加沙的占领,而以色列早在2005年就全面撤出了加沙,没有留下一个士兵、一个居民。哈马斯也不想一个巴勒斯坦国家和相邻的以色列和平共处。哈马斯宪章明确反对向以色列这个犹太国家作出任何妥协或者与之谈判,甚至提出了更为仇视的目标:犹太人大屠杀。

甘地的非暴力主义能发挥作用只是因为幸运的他面对的敌人是英国这个珍爱人类生命的国家。如果甘地的敌人是“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IS)或者哈马斯,那么他的策略只会引发一场印度教徒大屠杀。如果你觉得这种说法夸张了点,请你看看基督教徒在ISIS统治的摩苏尔的遭遇。任何珍爱生命的人都无法接受向哈马斯投降。

于是,以色列只剩下最后一个选择:在打击恐怖分子的同时竭尽全力保全无辜平民的性命。这是以色列做出的选择,也是以色列采取一切可行的措施正在做的事。以色列通过传单、电话、短信以及人道主义停火来确保平民在袭击前离开目标居民区或者其他建筑物,比世界上任何一支军队都尽职尽责。以色列军队知道,不出意料的话他们找到的很可能是诱杀陷阱和炸弹,而不是他们要寻找的恐怖分子。但这就是美德的代价。

和以色列保全平民性命所做的努力相比,哈马斯不断想出新策略精心制造平民的死亡。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射了数千枚火箭弹,为了让以色列进入加沙作战,还数次拒绝停战。随后,哈马斯反复迫使收到以色列警报而逃离的平民回到危险区域。哈马斯还从避难所和学校向以色列军队发射迫击炮,以保全自己的性命。以色列军队必须往迫击炮发射点回击,没有机会向平民发出警报,也没有时间等待。简言之,当哈马斯制造的危险大于以色列提供的保护时,巴勒斯坦平民就会丧命。

支持以色列的人都知道一个巴勒斯坦人的生命和一个以色列人的生命一样宝贵。当看到巴勒斯坦平民伤亡时,我们就像那些批评以色列的批评家一样义愤填膺。唯一的区别是我们在伸出手指指责别人之前会停下来想一想。我们记得哪一方不遗余力去避免平民伤亡,而哪一方处心积虑去制造伤亡。我们知道尽管我们希望如此,但以色列还没有发明出既可以保卫自己又可以保全哈马斯人肉盾牌的完美武器。

如果那些将平民死亡归咎于以色列的媒体人能花一点时间,好好看看前因后果,他们就会发现哈马斯才是这些恐怖活动的幕后黑手。如果这些人继续轻视这个因果关系,他们将会发现把平民之死归罪于以色列是在赞赏也因此鼓励了哈马斯的杀人策略。如果这些批评家真的认真思考过,他们会发现自己也是那些平民死亡的帮凶。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博客请点击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