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这是艺术家禺心为INNONATION特别制作的掐丝唐卡作品:THE ISRAEL NATIONAL SYMBOL 以色列国徽。

而以色列国徽背后的故事却鲜为人知!

以色列国徽由3部分组成,分别是位于中央的七只烛台、位于两侧的橄榄枝、以及位于底部的希伯来语书写的“以色列”。

下面让我们来回顾以色列国徽诞生的过程。

征集方案

常见的犹太标志。

常见的犹太标志。

以色列在1948年5月仓促建国,当时国旗国歌以及国徽等标志都还没确定,随后就爆发了第一次中东战争。战争形势危机也无暇估计这些事情,所以只是向社会公开征集方案。在设计国徽方案的过程中,人们开始寻找能够代表“复活”的犹太国家的标志,并且为了避免模仿欧洲国家的标志,人们开始把目光集中在古代以色列王国时期的各种标志。最重要的是,这个标志可以体现犹太复国主义的理想——在曾经的家园重现从前的辉煌。

方案1

艺术家Oteh Walisch和W. Struski提出的方案。

艺术家Oteh Walisch和W. Struski提出的方案。

临时政府收到了几百份提案,最终公布了3份提案。第一份提案是由艺术家Oteh Walisch和W. Struski

共同设计完成的,选择的是圣殿中的七只烛台作为图案。七只烛台毫无疑问是非常古老的犹太象征,同时也象征着古代以色列王国的辉煌时代。烛台上面7个五角星,这一标志赫茨尔曾经打算应用在国旗上面,象征着在这个新的犹太国度里每个居民在工作日工作7个小时,正如赫茨尔在《犹太国》一书所写的那样。不过这个设计最终没能通过,虽然大部分的评审都接受七只烛台作为国徽元素的一部分,但是对于其他部分则产生较大分歧,有些评审认为应该加入蜡烛或“犹大之狮”之类的元素。

方案2

艺术家Itamar David和Yerachmiel Schechter提出的方案。

艺术家Itamar David和Yerachmiel Schechter提出的方案。

在上一个方案被拒绝之后,委员会又公布了一个新的方案,这是由艺术家Itamar David和Yerachmiel Schechter共同设计的。图案由位于中心的七只烛台,位于上方及周围的7颗星星,位于底部的铭文“שלום על ישראל”(和平降临在以色列),以及周围的棕榈叶和羊角作为装饰。七只烛台采用的是古代犹太会堂里的设计,而底部的铭文源自诗篇,棕榈叶和羊角都是仪式用品。但是在最终投票的时候,委员会认为没有把握好传统性与现代性的平衡,于是没有通过委员会的最终评审。

方案3

Maxim Shamir和Gavriel Shamir提出的方案。

Maxim Shamir和Gavriel Shamir提出的方案。

上一个方案被否定之后,Maxim Shamir和Gavriel Shamir提交了他们的设计方案:中间是简化版的七只烛台,每只烛台上面有一颗星星,而两侧被对称的橄榄枝所保卫。其中烛台代表古老与辉煌,而橄榄枝则代表犹太人民对于和平的热爱,同时橄榄枝也是非常美观的装饰元素,而选择简化版的烛台则是想要增添整个标志的现代性。

变更

提图斯凯旋门中的壁画。

提图斯凯旋门中的壁画。

Shamir兄弟提出的“简化版七只烛台”的方案并没有马上得到通过,评审员们对简化版的烛台所代表的现代性感觉不满。评审员建议Shamir兄弟按照交通部长David Remez的提议,把简化版的七只烛台换成提图斯凯旋门中的样式。这样七只烛台的标志不仅代表了过去的辉煌,还能够代表现状甚至未来。公元70年,罗马皇帝提图斯皇帝镇压犹太人,将耶路撒冷圣殿中的烛台掠夺到了罗马,凯旋门中的壁画记录了这一场面。而选择提图斯凯旋门中的七只烛台代表了一种理念:被罗马人所掠夺的烛台又从新回到了复活的犹太国家。提图斯凯旋门本来是犹太人战败、被羞辱的象征,如今却成为犹太人新的国家的荣耀的象征,这一标志连接了犹太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最终确定

最终的以色列国徽方案。

最终的以色列国徽方案。

Shamir兄弟根据评审的意见修改了烛台部分,并通过了评审委员会,并且由评审委员会提交给临时政府进行最终投票。临时政府又吸收了之前的一些设计元素,最终投票通过了当前所使用的这个方案:两侧的橄榄枝代表对和平的向往,中间的七只烛台象征着辉煌的过去与重返家园,同时暗含了犹太人流散的结束(罗马人的驱逐是犹太人大流散时期的开始),“以色列”的国名铭文宣布了这个新的国家的名字,同时也是之前“和平降临在以色列”的设计理念的保留,而代表赫茨尔愿望的7颗星星被去掉了。

深层内涵

撒加利亚书所描绘的先知撒加利亚所看到的景象。

撒加利亚书所描绘的先知撒加利亚所看到的景象。

其实以色列国徽在设计和选择的过程中体现出了一种“世俗”与“宗教”理念上的对抗。一些人希望国徽可以体现国家的社会以及民主属性,而另一些人希望能够国徽可以包含过去的辉煌以及同神的连结。表面上看是世俗派胜利了,因为最终带有宗教属性的羊角及棕榈叶没能进入国徽的设计之中,取而代之的是橄榄叶。不过这种组合也不是Shamir兄弟创造的,在圣经中的《撒加利亚书》就曾经描绘过这样的场景,最终完成了世俗与宗教两种理念的平衡。

——————

关注微信订阅号:以色列创新(zhongyichuangxin)INNONATION将为你带来最权威、全面的以色列高科技公司数据,最新中以跨国投资案例,帮助中国企业和投资方自由高效的连接以色列科技和创新生态系统。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