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的科技公司被跨国企业收购似乎已经成了大势所趋。就在不久前,以色列Hapoalim银行总裁在演讲中对这一趋势表示否定。他和很多以色列民众一样,呼吁以色列这个“创业的国度”应该发展自己的本土企业巨头,而不应该只是为了转手卖个好价钱而努力。

在这场争论中,我还没决定要站在哪一边。因为我看到每次企业被收购后,创始人并没有因此而闲下来享受战果,而是马上投入培育新一轮的优秀创业企业。然而,二月份吉文成像公司(Given Imaging)被爱尔兰的柯惠公司以6.5亿美元收购时,这无论对于我本人,还是对以色列来说,都是一个标志性事件。

我是在1997年开始和吉文成像公司接触。当时我被泛亚特兰大犹太联盟(Jewish Federation of Greater Atlanta)派到以色列海法附近的约克尼穆(Yokneam)探讨合作事宜。在那里,我被带去参观了由IDB和拉斐尔共同所有的RDC孵化器,还见到了创始人加比•伊旦(Gabi Iddan)。他和投资者们看到了吉文成像公司当时开发的Pillcam胶囊在改变胃肠道诊断方式上蕴含的巨大潜力,这让我想当吃惊。

在我担任美国-以色列商会(AICC)东南地区负责人期间,我们经常问自己一个问题,“什么时候开始参与以色列初创企业的发展才算是过早呢?”我们经常拿吉文成像公司作参考,因为如果我们不在公司的起步阶段就参与的话,通常这些公司是不会想到要来亚特兰大设立公司总部的。只有在公司初期建设阶段就参与其中结果才会有所不同,才能引导这些企业来到这里,利用这里丰富的医疗技术人才资源,较低的商业成本以及亚特兰大为他们在此运营提供的其他有利条件,使他们成功进入美国市场。

因此吉文成像公司已经不再是一家独立的以色列公司。我们理解柯惠公司为什么让研发和生产中心继续留在约克尼穆,同时将以色列看做是开发新产品的佳地。公司在亚特兰大的运作将会继续,虽然一些核心管理部门已经被移除,但是母公司可能调遣公司内部的一些人员加入吉文成像的团队。

早在收购之前,从吉文成像出去的员工就已经在其他公司担任了领导角色。大卫•哈奈特,公司的第一位美国员工,现在是亚特兰大商会生命科学部门的副总监,以色列是他的主要工作对象。马克•吉利斯在离开公司之后成立了EndoChoice公司,通过和Peer Medical 公司合并准备开展革命性的研发。吉文成像公司前首席运营官凯文•露比以及副总裁约拉姆•阿舍利现在再次和马克一起共事。吉文成像北美地区前总监克里斯•罗兰目前是Medigus公司的总裁。吉文公司成立时的总裁加比•梅龙继续投资以色列医疗器械行业的初创公司,并将亚特兰大视作公司在美国运作的落脚点。

在今年6月11日举行的年度鹰之星获奖晚会上,美国-以色列商会将表彰吉文成像公司独立运营的最后一位总裁,霍米•沙米尔(Homi Shamir),给他颁发“汤姆・格拉泽领导力奖。”吉文成像公司将又一次被由我创立并经营了将近22年的组织授予奖章,让我也感触良多。

我们周围有几家以色列企业被跨国公司收购,其中Accord Networks被宝利通公司收购,Scitex Vision被惠普公司收购。而反过来在几年前,以色列的企业Verint也收购了亚特兰大的威斯系统公司。

吉文成像-柯惠公司的未来我们拭目以待。让我们祝愿他们能够继续从以色列的技术中获利,而那些曾经为这个优秀的企业付出的人也能够打造出更多的优秀企业。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