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把创新拔尖人才培养作为创新型国家建设的重要战略,积累了丰富经验,取得显著成效。他们的主要做法是:

1、建立超常教育体系,早选苗子。以色列“天才和超常教育”项目始于1958年,1973年创办第一个天才教育中心。1975年,以色列教育部成立“天才和超常教育司”,统一指导和监督国家“天才教育计划”的实施,开发研制了一系列评估工具,并被世界很多国家采用。他们从小学2年级起,根据“家长和学生自愿、任课教师推荐”的原则,对超常学生进行智商和学习认知能力的选拔测试。包括三个步骤:首先按同年龄组的15%进行地区性选拔,然后再按照同年龄组5%进行筛选,最后按照3%选拔“天才学生”。超常班不与升学挂钩,充分尊重学生的兴趣和意愿,重点培养学生的意志力、认知能力、创新思维和运用多学科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

00(以色列公立小学超常儿童班)

以色列政府为此每年拨款2000万谢克尔(约合500万美元),建立了以大学教师为主的300人专兼职教师队伍,并成立了“专家指导委员会”。“天才和超常教育”采取三种方式:一是在全国主要城市的7所小学和22所指定中学开办97个课后“特殊班”,开展基本知识和认知能力的“强化培训”。二是在全国设立57个地区培训中心,学生从不同科目中选出2门课程,在专家指导下进行强化学习。三是在地区中心学校内开办特殊项目班。2015年,以色列有8万多名中小学生参加测试,选拔出“天才和超常”学生1.2万人,目前在学3.5万人。“天才和超常教育”为以色列高层次创新领军队伍的建设提供了充沛人才资源。目前,以色列高校和研究机构几乎所有领军人物,70%以上的军队将领,每年5000度家新创高新技术企业和纳斯达克高科技上市公司的创办者几乎都曾通过该项目的选拔和培训。

2、开办大学“精英班”,快出人才。开办“精英班”,加速培养精英人才是以色列高校的一大特色。一是高中生短训班。教育部资助的“全国导师计划”在魏茨曼科学院、兹欧德学院等为智商150以上的中学生开办“神童课后班”,由高校教师授课,每月授课10小时,重点强化独立学习能力和创新精神培养。巴依兰大学每年从全国11年级学生中选拔1800名数学成绩优异者举办暑期班,由大学教师实施专项培养,提前上完大学数学课程,为其科研能力的培养打下扎实基础。特拉维夫大学开办的阿尔法(Alpha)班和“少年大学班”,选拔智力超常学生进行基础科学强化培训。2008年,以色列前总统佩雷斯倡导开办“未来科学家”计划,依托7所研究型大学,每年招生600名超常儿童,开展基础知识和跨学科思维训练,培养目标是:未来10年内80%的学生成为科学家、工程师和高级研究员,15年内30%的学生开办自己的高新科技企业。

22(200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博弈论发明人之一、希伯来大学Robert J. Aumann教授,古稀之年仍把激励年轻一代的创新精神作为己任)

二是高校与军队合办“精英班”。以色列国防部情报局与海法大学合办的“百合花计划”(Havatzalot Program)每年从超常高中生中精选25人(智商140以上),利用3年时间集中开展经济学、数学、计算机和中东研究等专业训练,毕业后到以色列情报部队服役6年,不少毕业生成为以色列军队高级将领和商界精英。1979年希伯来大学与以色列国防部国防科技局合办特比昂(Talpiont)班,每年从全国超常高中生中选拔50名学生(智商145以上),密集培训2-3年,主攻物理、数学和计算机,强化创新精神和能力培养,特别是训练对复杂问题找出跨行业解决方案和从事多元工作的能力。毕业生获得希伯来大学本科学位后在军队服役6年,并继续深造。目前,该项目650多名毕业生不仅是以国防军8200电子战精英部队的主力,而且很多成为以色列顶尖科学家和成功企业家。哈佛大学理论物理领军人物亚伯拉罕•劳碧(Abraham Loeb),希伯来大学2010年数学菲尔茨奖获得者埃隆•林登斯特劳斯(Elon Lindenstrauss),全球网络安全软件巨头Check Point的创新人马雷斯(Marius Nacht)等都是这个项目的毕业生。

3、国际化培养博士生,保证质量。培养具有国际水准的博士生是以色列高层次创新人才队伍建设的人才基础。以色列67所高等院校只有7所大学具有颁发博士学位的资格,每年在读博士生1.05万人。90%的博士生导师来自欧美国家,或曾在欧美高校任教。为确保视野开阔、知识前沿,博士生导师必须与国际学术界建立密切联系,每年多次参加国际学术会议,不少人还在国际学术组织中兼职。

33(2009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魏茨曼科学院的Ada E. Yonath在给青少年学生讲解的发明历程和科研经验)

以色列博士的科研项目大都与其他国家相互合作,发表的学术论文三分之一以上都是与外国同行合作完成。以色列大学规定博士生毕业论文须在国际性学术刊物发表,成果鉴定和论文评审须由具有国际水平的教授或国际学术机构进行。博士生须大量参加国际学术活动,了解并掌握本学科的全球前沿信息,大学还要求博士生每周必须参加几次学科交叉、内容丰富、信息前沿的研讨会,同时还设有专项经费供博士生参加境外学术活动。

4、科研成果快速转化,激励成才。以色列大学催生创新人才和高水平科研成果,也得益于自身卓有成效的成果转化机制。大学校园附近都成立高科技产业的科技和工业园,政府为其信贷、税收等采取优惠政策,大学与企业相互配合,密切合作,对师生研究出来的新成果进行快速开发或投产。生产规模达到一定程度时,便迁出工业园,进行扩大化生产。魏茨曼科学院所属的魏茨曼科学工业园,特拉维夫大学与特拉维夫市合办的阿蒂迪母科学园,希伯来大学所属霍次维姆科学园等都成为以色列国家高科技产业的摇篮。

以色列高校和科研组织普遍设立负责科研成果工业化和商业化的独资公司,帮助学生和科研人员申请专利、转移成果。转移公司卖的是“金点子”,很多成果尚处于“半成品”时,转移公司就提前介入,帮助师生申请、保有和转让专利,寻找投资和研发伙伴,开展合作“孵化”,保证了师生全身心投入科研,无须为自己的成果寻找投资和市场。成果转化的收入由大学、研究人员和转移公司按4:4:2比例分配,研发人员获得40%的转移利润。拥有专利的师生可以随时实现商用化转移,并获得相应报酬。特拉维夫大学通过科技专业公司近5年来扶持250名毕业生创立204家高新科技企业,平均每家企业吸引风投175万美元,位列全球创业高校前10名。2015年10月,希伯来大学科技转移公司(Yissum)创立农业创新基金,首批融资600万美元,每年投资5个早期研究项目,帮助年轻研究人员开办初创企业开发前沿产品并商业化。该校药学院玛塔•维斯道克教授(Marta Weinstock-Rosh)发明了老年痴呆症抑制特特效药,每年获瑞士药厂专利许可费50万美元。这样的例子在以色列大学不胜枚举,不少师生和科研人员通过技术转移获取了财富,大大激励了创新积极性。

以色列创新拔尖人才培养的成功经验,具有一定的启示和借鉴意义。

一是人才培养与科研创新有机整合。资源整合、统一规划、各有侧重,是以色列创新人才培养的显著特点。以政府成立部际科技委员会,政府各部门设立首席科学家职位。高校科研和人才培养主要由教育部首席科学家办公室和高教委主管,科技、经济、农业等积极参与,通力合作,构筑促进产学研合作的科技教育计划体系。此外,建立全国性创新人才培养和成才的有效导向机制,促进产学研密切合作,加快科技成果转化,是以色列科研创新和人才培养双丰收的秘诀。

二是既要大众教育也要精英培养。以色列早已普及了从学前到高中的16年义务教育,高中入学率达到90%以上。但是,他们几十年来始终把“精英教育”作为选拔、培养创新拔尖人才的重要举措,常抓不懈,真正做到了“万众创新”,为创新型国家建设做出巨大贡献。2015年,以色列全国高新技术产业仅有2万名工程师和5万从业人员,却创造了250多亿美元的出口额,占全国年出口额的50%。

三是瞄准国家需要和世界潮流构筑创新高地。紧密结合国家需要,紧跟国际科研前沿是以色列高校科研育人的成功经验。2013年,以色列总理府为保护重要基础设施免受侵害,启动了“网络精英培养”国家法案,选择有天赋的大中学生参与研究,打造“数字天穹”。为振兴钻石业,以政府最近还制定了新一代钻石大师培训计划等。2010年,以色列高教委和财政部出台“集优计划中心计划”(I CORE),目的是占领尖端科技前沿,吸引培养、培养高科技领军人才。从2011到2015年,以色列高教委投入1.25美元(实际投入是3倍),在7所研究型大学建立了30个集优中心,每个中心负责一个独特的研究领域。截止2015年底,已吸引了300多名世界级科学家和学者,2000多名博士和博士后参与研究。这些极具特色的和针对性的高精尖人才培训计划成为以色列最直接、高效的人才来源。(摄影 姜言东)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