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创业圈人士深深感受到扩大公司规模的责任,而与很多批评声音不同,这些创业者们其实正在为之努力。

问问任何一个关注以色列经济的人,他们都会告诉你一个对以色列的批评:以色列对于世界科技设备公司来说是非常好的研发中心,但是并不能发展出具有规模的公司。大型科技跨国公司在以色列收购公司并没有坏处,但是以色列经济迅速发展,这种情况会带来深远的影响。2009年的一份经济报告指出所有雇员人数在450人以上的以色列高科技公司中只有1%雇佣以色列25%的高科技技术人员,而90%的高科技公司,包括孵化器和初创公司,雇佣以色列高科技技术人员的比例只占45%(《国土报》报道)。

1998年一家创立只有两年的以色列初创公司Mirabilis以4.07亿美元的高价被AOL收购,随后引发数年关于初创公司的激烈辩论。四名Mirabilis的创立者开发了ICQ即时通信程序,即在线聊天的前身,然后将公司出售,挣了不少钱。这次收购吸引了每个有望出售公司的科技创业家的眼球。各类网站随之兴起,各大科技跨国公司也挂起阵阵收购之风。这也成为了一些批评声音的来源,以色列科技公司陷入了创立-收购的无尽循环,但是很少评论强调公司规模建设。以色列公司创建者及投资商收入颇丰,但是国家需要可持续的经济繁荣却成为了问题。

在去年12月举行的OurCrowd全球投资峰会上, OurCrowd投资主管伊兰•奇柯托夫斯基(Elan Zivotofsky)向以色列风投及金融界重量级人物组成的专家小组提问。奇柯托夫斯基在过去几年内审查了以色列数千家初创公司。这些重量级人物包括以色列传奇创业家、天使投资人、DiskOnKey USB(2006年以16亿美元被SanDisk收购)专利发明人多夫•莫兰(Dov Moran),面对批评他毫不理会,并就以色列扩大公司规模能力这一点与大家分享了他对此抱有希望的观点。

罗娜•塞盖夫-盖尔(Rona Segev-Gal),Varonis Systems的投资者及董事会成员(提供软件平台,允许创业公司了解、分析、转移未结构化的数据),指出以色列创业家态度正有所转变,更加着重将可持续发展的公司规模扩大。她指出“创业公司能有被合并收购的机会很棒,对于创建者和投资者来说具有很大的诱惑性,卖掉公司挣到大钱就拍拍屁股走人。而继续冒风险是非常有意识的决定”。

兰•罗森(Len Rosen)曾参与以色列Given Imaging(胶囊内镜制造商)并购、Mobileye(驾驶安全科技公司,创下以色列公司在美国IPO的最高纪录)、Varonis及其他公司。罗森说到“最佳的可能结果即扩大公司规模,这对于国家长久经济安全及科技经济长久发展是有益的。扩大公司规模更加重要,而这正在发生。”

以色列对风投圈也有巨大的吸引力,投资者挣得的钱就是最好的证明。德勤发布的2014年全球风险投资信心调查报告显示,以色列在全球风投资本、私人股本和资本增长方面的投资信心排名中位列第二。2014年以色列公司被收购和上市规模也达到历年最高的150亿,外国投资商对此非常满意(普华永道消息)。事实上,只有三个国家能够大量产出上市公司,即美国(拥有世界最大国内生产总值),中国(拥有最多人口)以及加拿大(拥有较大经济体和人口)。而以色列是一个小国,人口仅有800万,并且深陷复杂的地理政治冲突中。

如果你认为浮动在公开市场上的股票是标志着公司规模的里程碑,那么很难说以色列没有扩大公司规模。在经过数年的努力成功创建公司后,上市乃是创业家、风投机构以及其他商业伙伴丰收之日,首次公开募股也有其他功能。当一家公司上市之后,整体来说从私人资源得到资金和贷款更加容易,股票收益可以吸引和留住重要员工,作为上市公司也能有更高的知名度。例如,去年9月成功让Rewalk Robotics上市的拉里•杰辛斯基(Larry Jasinski)对专家团说:“我们作为一家以色列公司很高兴能够将建立公司及产业作为一项使命,但是从全球范围角度来说,首次公开募股仅是开始。”

也许扩大公司规模的欲望是资本主义的特质加上民族骄傲感。这对以色列人的创新精神并没有影响。以色列创新系统在全球研发投入及科学研究排名中均位列第一(IMD 2013数据)。不管原因是什么,辩论的中心点无疑已经从“在以色列能诞生大规模公司吗”转移到“有多少大公司?有多常见?有多大?”。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