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6年的特拉维夫,如果打开一个科技类博客,或参加一场跟创新相关的会议,你很难不遇到某个新成立的初创企业加速器。没有恰当的行业标准,很难确定现在有多少这样的加速器,更不用说对他们的质量进行评估或评级。一些专家说大概有70个,其他人表示,算上工业中心和联合办公空间,这样的加速器超过120个。笔者认为,实际数目在40到50之间。令人难以相信的是,尽管在今天的以色列,加速器是早期阶段的初创企业生态系统的主要利益相关者,五年前完全不见他们的踪影。

需要区别加速器和政府出资的孵化器。孵化器在以色列起步更早,为促进以色列发展成为今天的“创业的国度”起到了关键作用。以色列经济部首席科学家办公室于1991年成立并管理科技孵化器计划。该计划的主要目标是把那些对于私人投资来说太过冒险的创新技术理念,转变为切实可行的初创企业。这些初创企业在经历孵化期后,理应能向私营部门融资,并实现独立经营。该计划的其他目标包括促进周边和少数族群地区的研发活力、为风险资本家等私营部门创造投资机会、向行业转移研究机构的技术以及营造以色列的创业文化等。以色列现有24个技术孵化器。

以色列的孵化器由政府出资、私人运营,一般集中在生物技术、医疗设备、清洁技术或以产品为中心的企业。而加速器针对的行业则更广泛,既可以是私人出资,也可以是政府出资;既可以是股权模式,也可以是非营利模式。加速器通常运营为期3到6个月的短期项目,每期面向若干学员企业,为他们提供指导和教育,毕业时高调举办公开活动或演示日。

全球首批加速器YCombinator和TechStars大约于2005到2006年间在硅谷成立,这也是迄今最成功的加速器。他们的成功激发以色列设立首批加速器,2010到2011年间迎来了第一届学员企业。以色列早期风险投资机构Genesis Partners成立了The Junction加速器。该公司致力于支持创业社区,鼓励以色列创新,这是其中一项努力。在以色列国防军情报部门的8200精英技术部队成立的8200 EISP加速器项目中,前8200部队成员为早期阶段的初创企业提供免费指导。非营利组织Gvahim致力于帮助高技能移民在以色列发挥其专业潜能,成立的TheHive在特拉维夫和阿什杜德各运营一个加速器项目。微软成立的Microsoft Azure Accelerator是以色列最受认可的加速器,自2012年成立起便在全球进行工作部署。

继微软之后成立的大多数加速器项目都是由大公司发起,这些公司寻求颠覆性技术或突破性创新,如IBM设立的阿尔法地带(Alphazone)、花旗项目、TechStars运营的巴克莱银行项目、三星项目、Orange公司项目、英特尔的Ingenuity Partners项目、美国在线服务设立的Nautilus项目以及雅虎和Plus Ventures联合设立的Sigma Labs项目。

其他加速器项目试图将数字化创新带到各行各业。可口可乐和特纳广播公司设立了TheBridege项目,以色列航空公司设立、Vertical Engine运营的Cockpit项目,Terra Venture公司设立的CreateTLV项目为个人和Bosch、Visa和EDP等跨国企业提供对接联系以成立科技企业。

股权营利性加速器包括Upwest Labs和Elevator。Upwest Labs带领以色列初创企业前往硅谷融资并开拓市场。

其他非政府组织旨在推动所关注领域的创新。成立了Braininnovations加速器的Israel Brain Technologies是一家非营利组织,旨在联合大脑科技领域的医生、创新和研究人员、企业家和投资者。EcoMotion加速器由以色列总理办公室下属的“能源选择计划”办公室和以色列交通创新研究院联合成立,聚焦智能交通领域。以色列教育技术中心设立的MindCET加速器意欲实现教育技术领域的创新。TechforGood Rally加速器和Social 8200加速器则关注社会创业领域。

外国加速器正在加入这场角逐:针对金融科技的TechStars正在特拉维夫为巴克莱银行加速器项目招募第二批学员企业,全球最大创业加速器MassChallenge也于今年7月在耶路撒冷推出首个加速器项目。

以色列各城市不甘示弱,有的成立或支持自有加速器项目,如耶路撒冷的Siftech加速器、荷兹利亚的HAC加速器和阿什杜德的TheHive Ashdod加速器;有的投资建设联合办公空间,以便鼓励年轻创业人员并促进他们之间的交流,如特拉维夫的TheLibrary、Modi’in市的Mesh、Raanana市的Hubanana和雷霍沃特的Streets等。

各院校建有创业中心,如特拉维夫大学的StartTau、以色列赫兹利亚跨学科研究中心的Zell、申卡学院的ACT、以色列理工学院的BizTec、耶路撒冷阿兹列里工程学院的AtoBe、特拉维夫-雅法学院的HaMitham/StartHub、本古里安大学的Inno Negev、里雄莱锡安管理学院的Novus和耶路撒冷贝扎雷艺术与设计学院的Baba等等。

有的加速器项目关注这样一些群体:他们要么就业机会更少,要么融资更难。比如TheHive在特拉维夫和阿什杜德运营的两个加速器项目关注国际企业家(如新移民和归国公民)。越来越多的加速器项目针对阿拉伯人,最知名的位于以色列最大阿拉伯城镇拿撒勒,包括拿撒勒企业孵化器中心和非营利教育机构PresenTense运营的NaserahTech项目等。其他加速器则关注女性企业家(如Yazamiot)或极端正统犹太教徒创立的初创企业(如KamaTech)。

尽管成立加速器的步伐在加快,但仍有必要衡量一下这种模型对生态系统的普遍影响,及其特别对初创企业生命的作用。这是在大肆宣传意义深远的长期发展吗?不断增加投入能鼓励行业集中并提高质量吗?就像他们孵化的初创企业,加速器也在不断探求、不断验证可行的规模商业模式。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