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提比利亚后我们便沿着约旦河(The Jordan river)一路往南行驶。

死海别死

约旦河是中东一条重要河流,灌溉着以色列、巴勒斯坦和约旦地区大部分农作物,也是当地居民生活饮用水主要来源,南北两端连接着死海和加利利海。约旦河与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没有波澜壮阔,没有激流涌岸,只是一条很平坦很狭窄的河流,干旱的八月甚至有些地段已经断流。

途中我们经过了耶稣在约旦河的受洗地和《旧约》死海古卷发现地昆姆兰(Qumran),并分别作短暂停留。在约旦河耶稣受洗地,几乎以世界所有国家语言刻写的一块块碑文树立成排,格外显眼,由此也可见基督教影响之深远。碑文均为《马太福音》第 3.13 内容:“···,耶稣受了洗,随即从水里上来。天忽然为他开了,他就看见神的灵仿佛鸽子降下,落在他身上。从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 ”

一路上都是沙漠与荒丘。让人赞叹的是犹太人在这片沙漠与荒丘中凭着自己的勤劳和智慧种植出了一片片狭窄但却绿油油的椰枣树;他们没有因自身的军事优势就去抢占阿拉伯人赖以生存的良田沃野,而是靠着顽强的毅力去和沙漠争夺土地。

是啊,与人争则不如与沙漠争,毕竟巴勒斯坦这块土地上需要播撒的不是战争的鲜血,更需要的是农业灌溉的股股暖流!行走在这里让我认识到,以色列人在沙漠拓展种植的奋斗要比任何军事占领都更有意义!

但同样让人扎眼的是一路上连绵不断的铁丝网,导游告诉我们这是西岸地区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隔离墙。

经过弯弯曲曲的长距离下坡后,我们终于看到了此行的主要目的地,中东地区闻名全世界的自然景观——死海。但凡来以色列或约旦旅游或商务的人估计没有一个抵制得住死海的诱惑。我记忆中应该是在小学四年级的语文课本上就介绍过死海的神奇,来此一漂一浮一游的欲望种子或许在那时就已经埋下了。

死海很大,从南往北汽车行驶了将近半个多小时,隔岸就是约旦摩崖山。死海海拔低于海平面四百多米,盐分是普通海水的六倍多,已完全达到了饱和状态。正因为水中含盐量高,死海才能创造一种奇迹:人躺在水面上可以读书、喝咖啡,而不会沉下去;但也因盐分太高,所以任何生物都无法在此生存,故名死海。有了阿以冲突以后,死海被以色列和约旦各占一半,成了军事分界线,这样就让死海变得更死了!

下午到达死海后已经四点多了,试试水温,估计有将近四十度,这种环境下漂浮是不可能让人有享受的体验的。于是我和叔叔决定今天先在周边走走,明天一早起来再到死海寻找漂浮的感觉。在这种沙漠地带,又恰逢一年最热的季节,哪怕是早上六点漂在海上仍是水温烫人。但不管怎样,我们总算浮起来了,也学着死海经典照片模样,躺在海水上拿本杂志悠闲阅读着!

其实躺在死海海水上并不悠闲,你的整个脑袋得一直仰着,毕竟不像垫在枕头上,脖子一会儿就酸痛了。站起来时你得特别小心,收腿过程中由于受到强劲浮力的作用,身体很容易歪倒倾斜,一旦海水进入耳朵、眼睛或鼻子里,那滋味可够让人喝上一壶了,决不亚于最辣的辣椒水的刺激!

叔叔到此却陷入了另外一番深思:同是约旦河两端,为什么加利利海是淡水而死海却是世界上盐分浓度最高的碱水?这难道不是上帝安排的神迹吗?《圣经》故事中的一幕幕仿佛让其在此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死海很荒凉,没有居民,只有几栋纯粹是招待游客的酒店;可以说,来到这里,除了去海上一漂,是没有其它任何值得留恋的事物或活动了。尽管如此,它每年还是吸引着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游客来此一游!

让人担忧的是,目前死海海面正以每年将近一米的速度在下降。这种速度是惊人的,如不引起重视并及时加以治理,要不了多久,死海就将只剩下一片盐碱地了。或许只有叙利亚、以色列、约旦共同治理,才能阻止死海的这种下降速度,也唯有共同和平治理,才能让死海更具活力,更具吸引力!

死海别死!我的内心在呼唤着,犹如呼唤和平一样!

犹太精神——马萨达

马萨达,让我震撼!

就在死海旁边,平地上突起的一座高原!两千年前这里是荒漠中的一颗明珠——希律王的休闲同时也是避难宫殿。如今,这里是犹太精神的象征,是犹太青少年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马萨达作为一座避难宫殿,选址非常有独到眼光。整个高原东面几乎垂直下降四百米,西面离最近的山坡也有一百多米的垂直距离,,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易守难攻。山顶有长 800 多米,宽 500 米的大平地,非常适合防御展开。公元 70 年代犹太人起义反抗罗马统治时,有大约一千名犹太人就是在此坚守抵抗了整整三年,最后在城墙即将攻破时九百六十人集体自杀,宁死也不做罗马人的奴隶!何等壮烈,何等自傲!这不由让我想起我们的狼牙山五壮士。

我和叔叔起初还挺有雄心壮志,和导游提出不坐缆车而要沿着那蜿蜒曲折的蛇形山路徒步登顶。导游最终还是说服我们乘缆车了。参观完才知道我们太天真了,在这种酷暑天徒步上去不中暑才怪呢!光是在山顶上走一圈已是让人浑身虚脱般的感觉!

犹太民族就是有这样一种宁死不屈的精神。历史上他们曾一次次为了不被奴役而进行千里甚至万里大迁徙,而每次迁移定居后又总是能凭借自身的勤劳和智慧创造出一片辉煌的业绩来。当然,也正是因为其宁死也不愿被奴役的反抗精神,在其自身不够强大时便很容易遭到更强大力量的杀戮和高压统治。

越走就是越是佩服当年犹太人的顽强,越参观就越是佩服犹太人的智慧。按常理,被围困于此,不要说三年就是三个月,单单是粮食水源问题就无法解决,不要一兵一卒,就会被困死、饿死、渴死于此。但犹太人却做到了坚守三年,这不能不说是奇迹!

当然,也有人说马萨达历史事件恰好是反映出了犹太人的好斗、残忍、不通人性!我想持有这种观点的人或许是不懂得什么叫爱国、什么叫舍生取义吧!

我是把他们当作英雄来敬仰的!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