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笼罩着此时的以色列。街道上多了冷清,少了汽车鸣笛声;咖啡店依然开着,却安静了许多;而我们办公楼附近的小公园里仍不时传来小孩子阵阵清脆爽朗、无忧无虑的笑声。

以色列上下密切关注着电视、广播和网络新闻的最新消息。几天前,我们还在担心着哈马斯射向以色列各地的火箭弹,并惊叹于铁穹防御系统对火箭弹拦截的成功率。现在我们几近疯狂地关注着靠近加沙边界的居民以及加沙地带内数千名以色列士兵,特别是危险重重的前线。

哈马斯那些被我们称为“进攻地道”的长而复杂的地下通道,其实早就存在并且不断地被我们发现。这些通道需要数月甚至几年时间才能完成,从离边界一英里左右的加沙密集居民区下方穿过,到达以色列境内。有些地道有好几个出口,而有些地道的出口就在以色列的民宅和餐厅内。

艾希科尔地区委员会负责人哈伊姆•伊林(Haim Yellin)最近站在一条数月前发现的地道前告诉以色列时报,该区域的很多居民都为可能会发生的地道袭击感到惊恐万分,有的甚至在晚上一闭上眼睛就以为自己听到了铁铲挖地时发出的刺耳声。现在我们知道那不是幻听,居民听到的就是切切实实的铁铲挖地的声音。

事实证明,即使以色列有切确的情报知道该在何地进行轰炸,空袭也无法摧毁这些地下通道。因此,只能依靠士兵徒步进入加沙居民区,冒着遭遇地雷、隐藏爆炸物和狙击手攻击等危险,挨家挨户搜查才能找到地下通道的出入口。许多士兵在这过程中被杀害或者受伤。从哈马斯占领加沙地带至今,这次护刃行动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此前两次重大冲突导致的死亡人数。此前冲突分别发生在2008至2009年和2012年。

越来越多的的地道被发现——5条、8条、13条、15条。这都是哈马斯投入了大量的时间、金钱和精力,用混凝土和仇恨建成的。但我们仍未找出全部的地下通道,无法消除威胁。日前,哈马斯恐怖分子在他们的一条“进攻地道”出现时被发现。但是并非所有出口都能被及时发现。以色列加强了边界地道的军队部署以寻找地道出口并保护当地居民,而我们已有士兵被出现在地道的哈马斯恐怖分子枪杀。

在这个人人皆兵的弹丸之国,大多数孩子都应征入伍,还有很多人在服预备役。所有消息都牵动着每一个以色列家庭。这也是为什么除了关注电视、广播和网络上的新闻,我们的手机也寸步不离身,它们响起的时候会担心,不响的时候也担心。

新闻报道着严峻的现实。但还好现在以色列相对团结,我们的士兵也士气高昂。在看到哈马斯战斗至死的作战方针后,我们因为共同的恐惧和面临的危险而团结起来。在一场记者招待会上,记者向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总理提问的内容不是关于以色列深陷冲突的争议,而是他怎么能够接受埃及上周二的停战协议,因为那意味着哈马斯将继续使用那些可怕的地道。(他回应说,他估计哈马斯会拒绝该停战协议,并且他将坚决使用军事力量和外交手段消除哈马斯的地道威胁。)

内塔尼亚胡表示以色列正在“为家园而战”,这话听起来绝没有半点煽情的意味。他说哈马斯盼着特拉维夫变成“废墟”,看看哈马斯发来的火箭弹就知道,这的确是事实。内塔尼亚胡说哈马斯为地道投入了“数年的精力和大量的金钱”,旨在“实施大型恐怖袭击和绑架”,他们计划针对“幼儿园、餐厅”的袭击将会是“灾难性的”。这些都是真的,无须怀疑。

加沙方面表示,哈马斯恐怖分子和他们的指挥官在过去两周时间里未曾露面。他们已经转入了地下活动,只会在以色列国防军进入地道时出现,试图杀害我们的士兵。加沙方面发言人一边向全世界扬言加沙的平民伤亡是以色列攻打加沙导致的,另一边又在警告加沙民众不要理会以色列疏散平民的要求。

很多情况下,在冲突发生之时,以色列会想着“世界”是如何报道和理解这些事件的。我们很痛苦,因为我们被误解了。国际社会没有意识到这是我们面对侵略的自卫行为,我们并不是侵略者。国际社会也没有看到真主党(在黎巴嫩南部)和哈马斯(10年前在约旦河西岸,现在在加沙)不顾当地居民的生命安全,将他们作为恐怖活动的人肉盾牌。

我们现在也感到很沮丧,但这些问题已不是我们的焦点所在。因为我们发现,和以色列战斗的是一群穆斯林极端分子。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们都誓死要置我们于死地,把快乐建立在我们的痛苦之上,对加沙所遭受的一切无动于衷。

尽管新闻报道很残酷,但目前哈马斯是失败大于成功。哈马斯竭尽所能企图破解以色列铁穹防御系统,但原本打算将以色列大部分地区炸成碎石的火箭弹总体来说没有多大效果。

但是哈马斯还有太多其他可伤害我们的手段,并且他们一直在寻找机会,企图对我们造成致命的打击。因此,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取得胜利。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