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宝山43岁,祖籍山东,2007年来到以色列做建筑工人,在以色列作为外籍建筑劳工的八年半中,他辛勤工作、坚持学习希伯来语、谈过四次跨国恋爱、收获了信仰,他说自己在以色列吃了很多亏,但还是喜欢这里。2015年6月22日本人代表以色列全国工会外籍劳工部(Histadrut Leumi’s Foreign Workers Department)有幸可以采访李先生。

“中国人这么多年在这里受的委屈总得说一下,提醒一下后来人。” 李宝山说。

问:为什么要来以色列做建筑工人?

答:当时我姐夫和我侄子在这边干,他们说来这边干活,可以赚到钱。中国人在以色列做建筑工平均每月有2万谢克尔左右的工资(相当于33000人民币),在国内六七千人民币。就是因为来以色列赚得钱多,大家才会交两到三万美金到以色列来。

问:这2-3万美金是交给谁,为了什么?

答:交给出国劳务公司,这些出国劳务公司的中国人,他们跟以色列的劳务人力公司有很好的关系,以色列的劳务人力公司需要大量的建筑工人来以色列,就从以色列内务部取得可以进中国工人的批文,出国劳务的中国人就从以色列的人力公司拿到一定量的劳工签证名额,以每个名额2-3万美金的价格卖给中国工人,然后这笔钱就被中国出国劳务公司和以色列劳务人力公司的人瓜分了,他们是一伙的,出国劳务公司的中国人,就是最早一批去到以色列的中国劳工,他们当时去是不要付这笔钱的,他们自己赚了钱,就回中国怂恿我们,说赚钱快、容易,就一并和以色列人串通好,坑我们去了以色列,又赚了我们钱。我们能交的起这笔钱,大多都是借来的。所以去到以色列的第一年,其实就是在挣回这笔钱。这笔钱付的没有意义,成本就是一个劳务签证的工本费和办理的行政费而已。

问:刚来的时候容易吗?

答:刚来的时候比较吃苦,每天在工地上干十个小时,然后每天再出去干五到六个小时,个人的活。这样差不多干11个月,我还清了来时交的10万人民币。不过因为不懂英语和希伯来语,我受尽了建筑圈内当地人和中国承包人的欺负,于是我就开始拼命的学习希伯来语,是因为觉得“气愤”。

以色列建筑行业利益关系图(图:李宝山/以色列全国工会)

以色列建筑行业利益关系图(图:李宝山/以色列全国工会)

以色列建筑行业的运转系统,有一块跟中国的建筑行业非常不一样,就是以色列劳务人力公司的存在,在以色列相关法律中要求的是劳务人力公司每月以211个小时的时间量,每小时40谢克尔(相当于70人民币)付给劳工工资,是劳务人力公司雇佣了劳工,并且给劳工签发劳务签证,提供医疗保险、住宿以及工资单发放。中国的建筑行业没有劳务人力公司这一说,在中国是开发商、建筑商,把工程分包给工程承包人,承包人雇佣一批工人,工程量上去以后,钱款是从开发商、建筑商,流到工程承包人,再给钱款到工人。

以色列的开发商、建筑商与来以色列的外籍劳工没有雇佣关系,他们拿到钱款是应该拨给劳务人力公司,人力公司再发工资给工人,如此是合乎以色列法律的。但是目前以色列建筑行业的现状是混乱的,让以色列建筑圈内所有以色列人(包括本人实习的以色列全国工会)困扰的是中国工程承包人的存在,承包人的存在就导致按工程量计算的应得钱款额中的三分之二从开发商、建筑商流入中国工程承包人,只有三分之一的钱款(按时间量)流入劳务人力公司,如此中国工人从工程承包人取得的现金钱款,按照以色列法律就是非法的;根据人力公司发的工资单上的工资,通过银行汇款至工人个人银行账户上的钱款才是合法的。

那么中国工程承包人作为一个非法的实体,为什么会存在?答案很简单,因为金钱利益,以色列方面的开发商、建筑商需要中国工程承包人,需要有人可以领导工人完成工程,也可借此偷税;以色列的劳务人力公司也需要中国工程承包人,大部分情况下中国工程承包人替代了开发商、建筑商的角色,让人力公司和中国工程承包人之间建立了连带的劳动力供需关系。

问:中国建筑工人来以色列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答:最大的问题是中国人自己的问题,先来到以色列的一些中国劳工和劳务人力公司、建筑商以及开发商关系搞的好的,就能接到工程,然后钱都是他拿,领头的拿,就有了以色列的中国工程承包人,进而产生帮派,最早就是福建帮,后来有江苏帮,其他省份来的少,没有什么势力,这里有句俗话形容的好,“福建帮凶,江苏帮坏”,中国建筑工人来到以色列后首先面对的就是来自这些承包人以及帮派的欺压。七八年前福建人在特拉维夫的罗马街(Neve shana’an)上砍人,拿斧头砍人,现在他们也是在罗马街上想打人,就打人。不知多少中国劳工在这里因利益争斗,命丧黄泉。但是以色列的警察就是不怎么卖力处理中国人的事情,报了警也没用,到最后就是不了了之。

我最近经历一个事情,一个江苏人找了个福建人打了我,欠我两个多月的工资,想用武力威胁让我放手这笔钱。我去了两次警察局,都不起作用,我有这个人详细信息,有他电话,有所欠金额证明,警察局帮不了你,现在我只能通过你们工会上报法庭了。这里的中国人不怕当地警察,现实就是这些工程承包人想付钱给你就给你,不想给你就死赖。特别是有以色列身份的中国人在这里是最坏的,所有在这边能够说的通的,能起来做头的人,70%以上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在欺压中国人,只有少数是比较好的。中国领头承包卷钱逃跑的有很多,有好几个福建承包商卷钱两三百万人民币跑了,就有工人花五六千块请香港的杀手,去到福建把人杀了。

问:除了中国人自身的问题,还有呢?

答:第二个就是以色列方面的建筑商为逃税把工人的钱分成两块。一方面建筑商把钱款发给中国工程承包人,这笔钱款是现金流出,以此逃税,占了按工程量计算的应得钱款的三分之二;另一方面是流入劳务人力公司,只占到三分之一。假如以色列方面的建筑商或者中国工程承包人耍赖的话,这个钱工人就拿不到。主要就是这两方面问题,其他吃的住的都可以,环境差一点中国人也不计较,主要就是钱。

问:来以色列八年多有回去中国过吗?

答:两年前回去了一次,以色列劳务签证过了五年加4个月后,就是64个月以后,就不确定以色列内务部会再给你签多长时间,回去了一次,一开始来想着干满五年就可以回去,后来内务部又给我签了,就又回来了以色列。现在想回家探亲,签证还没下来,不知道什么情况。

问:你2007年来到以色列后,经历过什么危险吗?

答:我2008年经历过加沙战争,两次炮弹就落在我们跟前,就在我们工地上炸出一个大坑,以色列劳务人力公司当时也不让我们回去中国,让我们在那盖楼房,一拉警报,我们就跑去防空洞。

问:什么是最大的驱动因素让你选择留在这里工作?

答:信仰有关,我在这边信了耶稣基督,因为信仰,我喜欢上以色列,想要祝福犹太人,要为他们做一些事情,结果我们为犹太人做事,我们从心里祝福犹太人,结果我们得到的伤害更大。

问:为什么说伤害更大?

答:因为源头上坑我们的全是以色列人,不给我们钱的是以色列人。所有的开发商、建筑商都是以色列人。有钱他们也不给,他们说是他们拿到钱,钱款的源头在他们那。以色列的建筑商拿到钱,不往下给,有的时候都不往劳务人力公司那打钱。

问:可以谈谈你是怎么信主的吗?

答:可以,我留在这里是因为喜欢以色列,喜欢是因为信仰,我信主快有八年了,一开始对信仰是朦朦胧胧的,是因为学习希伯来语的缘故才去到教会,是特拉维夫华人教会。当时在罗马街买了本希伯来语的小册子,但是上面发音标注不准,我就去找那些路上放学的以色列小学生给我念,还有工地里的阿拉伯人给我念,然后自己改小册子上的注音,学了有七八个月。后来工地转到特拉维夫海边,有当地人看我非常愿意学希伯来语,就介绍我去上业余的希伯来语初级课程,结果我一个中国人不会英语,只会汉语,仅有的一点点基础是从那小册子学来的,课堂上用英语授课,很多东西我完全听不懂。不过那时候我经常去特拉维夫买东西,就听说在特拉维夫教会有教希伯来语的,我就去到教会。每次去先学希伯来语40多分钟,学完了,就有教会的主日学课程。教会的人就问我要不要学习圣经,我当时觉得来以色列有那么好的双休日休息,下班就不用上班,学就学吧,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然后就慢慢的在教会学了“新生命”,还没学完的时候,牧师就说我可以去受水礼,我就去受洗了。一开始对救恩也不是太清晰,可是看到教会里面那些长老、牧师以及那些灵命好的基督徒,看到他们的爱心,觉得挺感动的,就信主了,之后又继续在教会接受了很多的培训,觉得能够在这里做传福音的工作,留在这里挺好的。我有试着跟以色列女人谈恋爱结婚,但是没成功,我想留在这里,想留在这里必须要有身份,找以色列女人结婚一个途径。

问:如果可以给未来可能会来以色列的中国建筑工人一些建议,你会想跟他们说什么?

答:一定不要来。来了一定会吃亏,这里的建筑业的现状是个黑洞。

以色列全国工会对建筑行业的干预局限图(图:沈意岚/以色列全国工会)

以色列全国工会对建筑行业的干预局限图(图:沈意岚/以色列全国工会)

本人所在实习的以色列全国工会尝试让更多的中国建筑工人加入工会,工会与所有以色列的劳务人力公司都签订了合同。可是仅仅如此是远远不够的,如果问题出在以色列的建筑商和开发商方面,我们无能为力,对于应对中国工程承包人这个实体的存在,以工会目前的实力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如果工人工资顺利流入任何以色列劳务人力公司,就都没有问题,工会可以给予监管和控制,但是如果工人工资,滞留在建筑商和开发商或者中国承包人手中,工会就没办法。

虽然所有的中国工人,是先与以色列劳务人力公司建立雇佣关系,这也是唯一能够让中国工人通过劳务签证来到以色列工作的渠道,可是由于中国工程承包人的存在与其强大的干预力,目前大多以色列劳务人力公司不是把工人派给建筑商,而是派给中国工程承包人。以色列劳务人力公司早已被中国工程承包人所侵蚀,人力公司软弱且被动。以色列劳务人力公司对中国工人不具实质影响力,具体有以下几个方面原因:

  • 中国工程承包人可以用好几家人力公司的工人;
  • 中国工人与不同人力公司频繁雇佣关系变动,工人平均每两个月换一家人力公司;
  • 中国工人想要按工程量拿工资,不止满足于每月从人力公司按小时拿取的工资。

“以色列劳务人力公司按小时给钱只是一个法律的摆设。另外三分之二从中国工程承包人拿的都是黑钱。这块的法律是个黑洞。人力公司就是给到每月211个小时的钱,平均每日干7到8小时左右,剩下时间你干不干活,都无所谓。没有法律约束以色列方面的建筑商和开发商。中国人能在这里明目张胆搞黑社会,不是以色列法律漏洞促使而成,是什么?”——李宝山

“以色列方面的建筑商和开发商是需求方,他们不能雇佣工人,能雇佣工人的是劳务人力公司。以色列的建筑商和开发商就像是一个非营利组织需要志愿者,在考虑这些志愿者从哪里来?工人从哪里来?从人力公司那里来。非营利组织没有志愿者,就什么都不是。建筑商没有工人就什么都干不了,自己干不了,所以需要中国工程承包人。”——沈意岚(Ilan Shenkar),以色列全国工会外籍劳工部负责人

“开发商、建筑商、和中国承包人在以色列相关法律里现在是个空白,中国人在以色列是弱势群体,劳工热线(Kav LaOved – Worker’s Hotline)一家西方国家资助的以色列外籍劳工保护非营利组织,雇佣了好几位中国人,在那边做翻译,其实专门是坑中国工人的,他们好几个翻译还在外面承包着工程,工人去找劳工热线,不但不起保护作用,还会被坑,所以现在很多人都不去找劳工热线了。”——李宝山

“为什么需要更多的中国工人来以色列,就是要让以色列的建筑人力市场有一大堆中国工人,人力公司就可以降低工人的工资,只要人一多,总有中国工人愿意干。劳务人力公司尝试用这种逻辑说服以色列内务部。”——沈意岚(Ilan Shenkar),以色列全国工会外籍劳工部负责人

“如果以色列建筑商、开发商不给足中国劳工钱,会引起以色列社会动乱,很多中国劳工现在都会希伯来语了,这些年又有了钱,有了钱就有力气。”——李宝山

李宝山先生是以色列全国工会的一位工会成员。以色列全国工会是1934年雅勃廷斯基(Ze’ev Jabotinsky)倡导的修正主义运动下建立的劳工保护组织。本公会致力于保护劳工权益,维护劳工工作利益,为劳工提供法律咨询与建议。

如果需要与以色列全国工会联系,请邮件至ilans@histadrut.net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