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香港-特拉维夫,以下经历发生在香港转机期间。

在飞机上遇到Dan,他说嘿女孩儿你怎么跑以色列读书啊,这里可是丛林!

同一排的混血姐姐Chava长得美,从菲律宾往全世界贩卖毛巾。她说别听Dan的,他们private banker看哪儿都像丛林,我倒觉得以色列比菲律宾有信仰得多。我全家都在以色列呢!

一男一女都那么笃定,我只好呵呵:好啊好啊,我就喜欢未知。

就这样我飞来了以色列,在被以航检查了三次之后。

说起来,为什么以航会检查我三次,一开始我也不明白。反正香港机场的港产小哥用相当粗糙的普通话告诉我,想拿以航登机牌,先得和以色列人“聊聊天儿”。

和我聊天的女孩很壮,但个子比我还小(我才1米5啊老天),眼睛里放着肃杀的光,感觉很冷静。

– 嗨,你好
– 你好啊
– 为什么去以色列
– 读MBA
– 问你个私人问题
– 哦
– 钱从哪儿来
– 学校给奖学金了
– 恭喜你
– ……

– 箱子在哪儿打包的
– 家里……
– 一直自己拿着吗
– 没人动过
– 确定?
– 确定!
– (啥也不说盯着我看)

– 带武器了吗(啊?)
– 上海机场把我的剪刀搜走了,所以现在没武器了(忍不住自己哈哈干笑两声,结果她没笑)

– 你去过不少国家(翻翻护照)
– 还好吧
– 韩国好玩吗
– 一般吧,购物还行
– 去马来西亚也是旅游吗
– 工作去的,电影踩点,可惜项目没成
– 马来西亚有人知道你来以色列吗
– 没有
– 项目不成,朋友都没的做吗
– 本来也不熟啊……

幸好这是百分百的事实。当时我完全没想到马来西亚(穆斯林为主)和以色列不对付这件事。

10分钟以后,肃杀女孩总算在我的行李上贴上透明胶,然后提醒我到了登机口还有一次安检。这时候我身后排了少说20个人,我忍不住好奇:你们每个人都要这样详细地审一遍?

答案是:这架飞机三百人,人人都要审,一个一个审。

好吧,算你狠。

拿着登机牌,我一路小跑到了登机口,主动问一个白衬衫以色列男人要求检查行李。结果他看了我的透明胶,告诉我可以直接登机。半小时后,登机咯!

这时候狗血的事情发生了。

两个以色列人冲到队伍的旁边,其中一个指着我,用希伯来语和另外一个人说了几句。另外一个人也冲过来,盯着我看,又盯着我行李看,然后一脸铁青地用英语咆哮道:你知道吗?你的行李没安检!

啊?????

顿时整个登机口的乘客都看着我!

一个瘦女孩冲上来想拿走我的行李,我赶紧声明说白衬衫说过了我不需要安检。她嘟囔着回了我一句:我不知道什么白衬衫,但人人都会犯错,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检查行李!

于是瘦女孩拿行李,铁青男看护照。这一次他直接告诉我,护照上的马来西亚签证让他很不舒服。我正想详细解释,又有人冲过来跟他说,我的行李有问题。

What?!

于是我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铁青男交给制服男,待审。制服男也不让我下楼,而是和我肩并肩地站在登机口旁边等啊等。我们一边等一边聊天,不知怎的就聊到了香港天气好热啊夜生活好多啊,然后就听他幽怨地说,夜生活有什么用,房价低才是正解!我几年前在塞浦路斯轮岗,住的可是海边别墅,如今在香港,只能和几个臭男人挤鸽子笼!我忍不住大笑,又被铁青脸瞪了一眼。

总算下楼了,制服男带我走了员工通道,经过货运电梯、垃圾站,最后来到一个很小的办公室,一个8平方的空间竟然还拉帘子?

没想到第三次审查反而最简单。他们担心我的电脑不是自己的,于是我笃悠悠开机证明。他们担心学校offer不是真的,我找邮件给他们过目。

看他们个个面色凝重,我忍不住想缓和下气氛,于是开玩笑说你们拿走我电脑这么久,会不会是给我装芯片了啊?结果不说还好,一说他们全都跳起来了!连忙摆手说绝对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然后就像送瘟神一样地把我送走了……握手,祝福,员工通道,登机,Shalom(希伯来语“你好”),紧接着就遇到了Chava和Dan。

这就是以色列丛林给我留下的最初的印象了。少了点规则,多了些碰撞。说话直接,行动灵活。可能会出现各种问题,但总会有解决之道。我隐约地感觉到,在这里你可以选择做猴子,也可以选择做大象,但大概也许可能没机会做萌萌哒。

——–
Holo
更多文章,请关注我的公众微信号【好奇以色列】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