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笔者曾撰文,提及以色列这个国家自建国以来得益于移民政策上平等、共济、互助的原则,几十年来安置了数百万的世界各地犹太后裔定居以色列。这几十年来,虽然移民众多,安置住房、就业、入学都会有很多繁琐程序,但是据笔者实地采访观察,以色列全国各地一片和谐、积极、达观,如有不满,那就是年轻人对于大城市房价上涨颇有微词。

更令世人叹服的是以色列政府对于每一个犹太人生命的尊重,对于同胞的呵护。摩萨德特工个个骁勇好战,不惜为国捐躯。他们如有一人死于敌人枪下,其他一群特工会不惜一切代价报仇雪恨。只要拉比认证哪里有犹太人,以色列政府则倾尽全力派专机将他们接到以色列。如有一个以色列士兵被俘,以色列则会释放成百上千的敌军战俘,来换回一个犹太士兵的性命。

但是,令人不解的是,同样拥有无数离散海外的同胞,华人在海外却总受到中国使领馆的另眼相待。一个旅居欧洲的北京朋友说道:“中国大使馆是对自己国家公民最不友好的大使馆。” 一个上海朋友移民加拿大,有了枫叶卡,一次丢失中国护照,到中国使领馆挂失补办,使领馆工作人员不屑一顾、不阴不阳地说道:“中国护照丢了?怎么枫叶卡不丢啊?” 还有一个朋友一家人亲自经历的事实,令他终身难忘:在某国的中国领事馆,他们因遇到护照和签证的麻烦求助领事馆之时被领事骂道:“你们这些人啊,尽给我们找麻烦!”

最近,笔者亲历了中国使领馆工作人员如何呵斥海外中国人的。不久前的一天,笔者来到中国驻加拿大某城市领事馆办理业务,深深感觉犹如回到了祖国。大厅里人满为患,五、六个窗口前都有中国公民办理各类业务,诸如公证、护照等等。笔者在那里停留了一个多小时,那一小时仿佛是重温故国旧梦。

首先,一进大厅,耳边响起了领事馆办事人员“批评教育”中国公民的声音,此起彼伏,尤以一号和五号窗口为甚。五号窗口是一个说着较为标准的普通话的女子,烫着一头波浪长发,只听她对一个前来办事的同胞呵斥道:“你怎么拿走的就怎么给我拿回来!” 听她的意思应该说的是某个材料。后来换了一个年轻男生,“波浪发”又训斥他道:“你怎么连护照号都记不住?” 我的妈呀,护照号记不住还要受批评啊?那九九乘法表记不住是不是就要遭鞭笞了呢?

一号窗口服务人员是个男的,脸庞瘦削,带有南方口音,谁到这个窗口都要做好被“批评教育”的准备。笔者站在窗口附近,只见“瘦脸庞”告诉一个客人,表格上的加拿大住址要填英文。客人没听明白,以为他说的是国内地址,胆怯地问道:“您的意思是不是要填拼音啊?” “瘦脸庞”立马没好气地说道:“噢,难道你不会写Vancouver(温哥华的英文)?难道还非要写Wen-ge-hua?”

接下来的一个客人是学针灸的,于是“瘦脸庞”居然跟他谈笑风生地聊起了针灸的治疗效果,长达好几分钟。而此时后面还排着队伍,大家每个人手持一个号。有一个中国女人等不及了,居然不顾一人一号,想来一号窗口加个塞儿,“瘦脸庞”没给她好脸,于是她赶紧退下。

笔者在填表时,眼角余光看到有一同胞就站我旁边,原来此人在盯着我填表。别人填表全是个人隐私,这怎么能随便看呢?笔者正感到奇怪呢,他问上哪里领这个表,于是笔者给他指了指橱窗底下的一叠空白表格。

终于轮到笔者来到一号窗口了。果然不出所料,所带的这个材料不行,那个材料又缺。“瘦脸庞”说,如果怕麻烦可以找公证处办理,再到领事馆认证。笔者斗胆问了一句:“这加拿大的公证处不都是公证英文材料吗?那到底是英文公证呢,还是中文公证?” “瘦脸庞”马上板起脸来,教训道:“你要是觉得英文公证更有法律权威,那你就去做英文公证!”

笔者心想,人在异国,到了领事馆真如同到了家一样,故国那熟悉的一幕幕又重现了。

原来,“瘦脸庞”推荐的公证处是一家中国人开的公证处,提供中文公证。他递给我一张名片,让笔者去这一家。后来笔者又问了门口的工作人员,他说的一样——他们只认这一家公证处,而且价格不菲。

到了领事馆出口,遇到几个中国大妈,纷纷说,这领事馆就如同中国的缩影,那一个个中国公民一副顺民的样子,面对领事馆工作人员的“批评教育”,大气不出、俯首贴耳。不过国内一个朋友很宽宏大量,说道:“我们都清楚海外对中国人最不好的就是自己人,但是使领馆那些人也可以原谅,因为他们每天接待那么多同胞,都烦了,难免会失去礼貌。” 另一朋友答道:“那日本使领馆每天会见的日本公民多不多?人家不仅能保持礼貌,而且一天鞠多少个90度的躬你都数不过来呢!”

先不说日本如何了,单是用中国和以色列比,一个国家能够人心所向,即便战火连绵、资源匮乏、四面皆敌,也能吸引世界各地犹太人纷纷回到故土定居,从零开始、白手起家;一个国家的官员则呵斥同胞、冷嘲热讽,而近二十年来一波又一波移民潮不断升温,高精尖人士乃至红二代、红三代、官二代、富二代都纷纷以移民海外为人生之重任。中国啊,你什么时候能让自己的子民来更多地爱你呢?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