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塔尼亚胡总理17日别出心裁地把内阁会议搬到了距首都耶路撒冷200多公里的戈兰高地上来开,并宣称以色列“永远不会撤出戈兰高地“。这一行为立即招来了国际社会的一致批评。

阿拉伯国家的强烈反应自然不必说。阿拉伯联盟秘书长阿拉比谴责内塔尼亚胡此举是一项厚颜无耻违反国际法的“升级”行为。叙利亚政府重申对戈兰高地的主权,并表示一定会收回这块被以色列占领的土地。

德国外交部发表声明说,以色列单方面决定是违反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准则的,“任何国家都无权以这样的方式侵吞另一国的领土“。

连最大盟友美国也不赞成以色列做法。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科比说,美国民主共和两党都坚持的立场是,这些土地不属于以色列,它们的归属应通过谈判解决,这一立场没有改变。​

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以色列会改变立场吗?恐怕很难。不仅来自利库德的内塔尼亚胡,这位以强硬著称的总理不会,以色列任何执政党大概都不会。​​

内塔尼亚胡很清楚他这样做会在国际上产生什么样的反应,他就是要这样做,目的一是为了显示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实际控制,二是为了给正在进行的叙利亚内战各方谈判中有关戈兰高地归属的问题施加影响。​内塔尼亚胡在内阁会议期间,给美国国务卿克里打电话,要求叙利亚和平谈判必须要考虑以色列的安全利益,必须让黎巴嫩真主党、伊朗和伊斯兰国恐怖势力远离戈兰高地地区。言下之意就是,在叙利亚目前乱象丛生的情况下,唯有以色列控制戈兰高地,才能保证这里的和平与安宁。

在以色列看来,戈兰高地这块可以俯瞰国土的战略要地,如同悬在头顶的一把刀,以色列必须要把它牢牢握在自己手里方可安睡。另外,戈兰高地还有一个重要作用是这里降水量充沛,以色列国内使用的40%的水源都来自这里。​而在巴勒斯坦这片沙石遍地的地区,对水源的控制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以色列在1967年的“六日战争”从叙利亚手中夺取了戈兰高地,占据了其中1200平方公里的土地(约整个戈兰高地的三分之二),并逐步往那里移民,设立行政管理机构,以色列国会也于1981年正式通过立法,正式法律上将戈兰高地并入以色列。可以看出以色列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打算日后要撤出戈兰高地。

以色列非常清楚占领戈兰高地是违反国际法的。它执意要顶着各种国际压力而我行我素,是来源于以色列人强烈的生存危机感。以色列从诞生第一天起,就被一心要除之而后快的阿拉伯邻居所包围,不得不通过战斗来保卫自己生存的权利,而且周围的阿拉伯国家在人口数量、地域面积上对以色列具有压倒性优势。为自保,这个犹太国家在认为自己的生存受到威胁时,会毫不犹豫地采取一切它认为必要的手段,哪怕这些手段在世人看来是“违反国际法的”、“蛮横的“甚至是“残暴的“。正因为如此,以色列从建国至今60多年的成长历程,一直都与来自国际社会对以色列的批评、抗议和谴责之声相伴。这样的外部环境倒练就了以色列人对各种国际压力的超强承受力。以色列政府对待国际压力的通常做法就是你说你的,我做我的—只要它认为自己的做法是维护国家的生存所必需的。

当然,以色列对来自国际社会并非一概漠然视之。联合国安理会的242号决议要求以色列撤出“六日战争“中占领的西奈半岛、加沙地带、耶路撒冷东区、约旦河西岸以及戈兰高地这些阿拉伯领土。以色列先后将西奈半岛还给埃及,把加沙和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交给巴勒斯坦管理,但对于交还耶路撒冷东区和戈兰高地,以色列则坚决不答应。耶路撒冷作为以色列“统一而不可分割的首都”,对这个犹太国家具有政治和宗教上的标志意义,故以色列必定会坚持对耶路撒冷全区的控制;而对戈兰高地的占领,则具有确保以色列生存的现实的军事和经济意义,任何放弃戈兰高地的提议对以色列来说都是无法想象的。

然而,对戈兰高地的占领毕竟是“违反国际法”的。在国际社会的一致反对下,以色列能否实现永久占领戈兰高地的期望前景难料,但以目前形势看,阿拉伯国家想让以色列交出戈兰高地也实在很难乐观。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