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人被强行赶出世世代代居住的家园,沦为难民。”  在众多的误区中,这是最严重的一个。在这句话中有两个严重的错误,“被强行赶出” 100%错,“世世代代居住的家园” 起码95%错。

巴勒斯坦难民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在国际上有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一种说法是巴勒斯坦人被阿拉伯方面忽悠走的,另一种说法是被以色列强行赶走的。由于历史原因,许多中国人认定第二个说法。但随着中国外交政策的调整,我们终于有机会讨论第一种说法是否正确。中国人只要全面认真阅读相关资料(多渠道、多文种),多数人会认同第一种说法占有很大的比重。限于本文的篇幅,不可能列出第一种说法的全部论据,在此只给出1948年4月26日海法市英国警察局的一份报告。这份报告是向上级汇报自从犹太人向阿拉伯人发出呼吁后的海法市面状况。此前,阿拉伯领导人曾号召阿拉伯人撤离自己的家园,犹太方面呼吁阿拉伯人不要听信阿拉伯领导人的误导、不要离开自己的家园。下边是这份报告的影印件,取自Joan Peters 所著 《From Time Immemorial》一书的第416页,该书引自 Carl Herman Voss the 所著的 《Palestine Problem Today》一书,后者取自解密后的英国档案。

18-1

其中画有横线部分的译文是:

犹太人向阿拉伯人发出呼吁,要阿拉伯人的店铺继续营业,生意照常进行,以便解救处于窘境中的阿拉伯人。但阿拉伯方面的撤离仍然继续,昨天标有“Z”字样的各类车辆运送了多批阿拉伯人去阿卡。路上到处是拥挤的携带个人物品的撤离人群。在昨天的阿拉伯领导人会议上,阿拉伯领导人再次重申他们先前的决定,即要求全体阿拉伯人都必须撤离。今早他们拨出一项专款,并提供10辆载重量为3吨的军用卡车,帮助尽快撤离

从这个报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是谁忽悠了阿拉伯人,使他们沦为巴勒斯坦难民。人们或许要问,阿拉伯方面为什么会犯这么严重的错误。其实,回忆一下巴勒斯坦人的近代史,他们从来就没有不犯严重错误的时候。远的不说,就说最近二十年,阿拉法特曾公开支持萨达姆吞并科威特,中国人可能实在不能理解阿拉法特为什么会犯这种“小儿科”错误。阿拉法特在2000年9月发动全民大起义,结果什么也没得到,反而失去了很多。再看犹太方面,从建国前的“犹太办事处”到后来的以色列政府,在大政方针上从未犯过错误。是犹太人的智商比阿拉伯人高?绝对不是。那么究竟是什么?答案很简单,犹太人从一开始,建立的就是一个民主政府,国家的每项重大方针都经过内部的反复辩论甚至争吵,不是个别人说了算。特别是以色列的开国元勋本-古里安高瞻远瞩、又无私奉献,从建国一开始就把握住军队一定要国家化,各个不同的政治派别绝对不能拥有各自的武装。为了达到军队国家化的目的,本-古里安曾做过一次至今仍有很大争议的决断。在以色列独立战争期间,犹太人的处境极为险恶,眼看全面被歼。这时一艘满载军火的船只抵港,这军火犹如救命水。不料,犹太内部的两个军事派别“伊茨尔”和“哈加纳”为了争夺这船军火吵了起来。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本-古里安下令沉掉了这艘船,结果两派谁也没得到这船军火。本-古里安看到了不同派别各自拥有武装的巨大祸害,他下决心解散所有军事派别,收缴他们的武器,然后整编成统一的国家军队。这军队不属于任何政党和派别。如果本-古里安没有个人牺牲精神,如果工党没有自我牺牲的精神,绝对做不到军队国家化。此后,以色列走上了一条正确的建国之路,政党之争只局限在议会里争吵,绝不能真刀真枪地开打起来。再看看巴勒斯坦方面,如今派别林立,各自占山为王,都有自己的武装,单单法塔赫与哈马斯两家就打得一塌糊涂。

现在让我们回到本文的主题,谈谈“世世代代居住的家园”为什么起码95%错。同样,只要全面阅读相关资料、或对广大巴勒斯坦人的家庭进行调查,就会发现绝大多数家庭(起码80%)原本都是上世纪前半叶来自周边国家的打工仔。随着上个世纪前半叶犹太人对本地区的开发,吸引了大批阿拉伯劳工涌入。在上文<追逐犹太人的追星族历史,巴勒斯坦人的近代史> 中有详细的数字。下边再补充一些数据。当年在距特拉维夫不远的一些地区有许多名为“埃及村”、“叙利亚村”、“也门村”等阿拉伯移民村落,在以色列建国前,这里聚居大量从这些国家来的劳工家庭。下边列出该地区一些埃及村落的人口变化状况:

村名 人口(1922年) 人口(1944年)
Bei Girga 389 940
Julis 481 1,030
Zamuka 967 2,380
Harbiyya 1,037 2,240
Yibneh 1,791 5,420
Qubeba 519 1,720
Qestina 406 890

下边是该地区一些叙利亚人和外约旦人村落的人口变化

村名 人口(1922年) 人口(1944年)
Bet Dajan 1,689 3,840
Jaljulyya 123 740
Yehudiyya 2,437 5,650
Yazur 1,284 4,030
Sawalma 70 800
Salameh 1,187 6,730
Safariyya 1,306 3,070
Saqiyya 427 1,100
Faja 164 1,200

以上数据取自 Joan Peters 所著 《From Time Immemorial 》一书第 266 页,该书取自 《Economic Review》,“Problem of Aliyah and Absorption”, 第28卷,7-9期,1975年。

从以上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在22年的时间里,特拉维夫周边的阿拉伯人口增加了好多倍,甚至近10倍。客观地说,现代巴勒斯坦人起码80%以上是移民,在巴勒斯坦难民中有至少95%以上是移民,难民中的移民之所以是95%而不是80%,这是因为真正世世代代居住的巴勒斯坦人很少逃离。

如果说 “巴勒斯坦人应有权返回自己的家园”。按照这一思路,似乎曾在北京和上海打工的打工仔们也应该有权回到这两个城市获得城市户口。

 

摘自《犹太七色光》一书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