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除了计算机硬件及软件产品外,以色列公司也开始向国外市场出口医疗产品。高科技开始涉足医疗领域,据估计全球市场医疗保健需求将达到7400亿美元,而年轻的初创公司将抓住这一机会。

Verita投创合伙人列维•沙皮罗(Levi Shapiro)表示,“大型生命科学研究公司和小型研发创新科技公司之间存在差异。”日前沙皮罗在耶路撒冷带领举办了移动医疗论坛。

“大公司在管理和执行方面非常出色,而小公司则灵活、高度专业化。”不同于收购刚起步初创公司的互联网巨头(也许这些公司不久前也只是初创公司),医疗保健及医药企业并不与刚起步的公司接触。“他们的操作模式不同。”沙皮罗说。制药公司、医生及保险公司一般都不愿意冒险,而初创公司却不是。“但这也是机会所在。”沙皮罗表示。以下数据可证明这一点。

IVC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以色列初创公司在2015年第一个季度共募资9.94亿美元,生命科学企业获得了其中22%的投资金额。去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以色列医疗公司数量达到了9家。Macrocure近日股价翻倍,这是一家成功研发了先进创伤护理技术的初创公司,目前正在等待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的审批。Lumenis上周获得大笔投资,香港XIO基金向这家医药激光公司投资5.1亿美元。

除此之外,三星近日向Earlysense投资1000万美元,这家公司主要研发依靠微小设备跟踪病人心脏及呼吸功能的系统。以色列Pitango风投基金与日本金融企业集团Mitsui & Co也投资该公司。

三星电子首席执行官尹富根出席了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EarlySense电子产品用户体验秀。

投资公司对以色列医疗公司不断增长的兴趣源于老龄人口的增加,特别是日本和中国,沙皮罗表示。22%的日本人口已超过65岁,由麦肯锡提供的报告显示,到2050年日本老龄人口将达到40%。报告发布人称,“预付治疗造成医疗成本不断增加,而医疗系统的投资机制却无法应对。”

在中国,随着年轻一代离开农村奔向城市,老年人无法留在子女身边养老。除此之外,独生子女政策也将导致大部分父母无法依靠子女养老。赵耀辉教授在近期的一份报告中表示,“目前这并不能形成威胁,但是未来肯定是一个潜在的危机。”1950年,中国的平均寿命为40岁左右,而今天中国人的平均寿命为70岁。该报告总结,“这预示着人将活得更久”。这些不断变化的人口数字为医药及医疗技术公司、保险公司提供了绝好的商机。考虑到中国不断向以色列公司投资,沙皮罗表示投资趋势没有理由不向生命科学领域发展。

200多家以色列医药医疗公司中,很多公司正在研发优化老龄人口生活的技术。Telesofia成功研发了向病人演示如何服用药物的可定制视频平台。MediSafe为旗下手机应用集资600万美元,该应用提醒病人何时及如何服用药物,并在剂量出错时向病人家属和医护人员发出警报。是否遵照医嘱已成为社会关注问题,特别是在美国。据估计,50%的病人并未按医嘱服用药物,这一问题造成美国医疗保健系统每年多花费1000至3000亿美元。

除了个人产品外,以色列初创公司也研发世界一流的医疗保健模型。20年前,以色列是经合组织成员国中第一个使用电子医疗记录的国家,目前以色列已研发先进的电子医疗整合平台,经合组织称,这“设立了完美的国际标准”。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