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我有幸在牛津参加了由拉斐尔•吕宋先生组织的小型聚会。拉斐尔•吕宋是犹太人,出生在利比亚,现在是利比亚犹太社区的杰出领袖。看见专家的时候我一般会请他们谈论一下中东问题。于是在拉斐尔讲话之后,我也向他提出了这类问题——希望他就两国解决巴以冲突的可能性和影响谈谈他的看法。他的回答令我相当惊讶。

他没有谈到经常被提及的难民、边界纠纷和国防安全的问题。相反,他的看法比较乐观,但不知为何很合理。他的主要观点是:

两国共同解决巴以冲突的影响将是巨大的,因为如果阿拉伯人和犹太人最后能合作,世界上就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了。

日前,看了以色列和约旦签订的150亿美元的能源协议的细节条约以后,我想到了吕宋先生的话——它清晰地提醒我们,虽然以色列和犹太人总认为以色列的邻国只会对他们造成威胁,但实际上这些邻国是一笔可观的资产。

考虑到这一点,让我们暂时抛开和平进程的情感包袱,纯粹地关注以色列经济。为了和巴勒斯坦共存,以色列要做出许多整改。毫无疑问,这些整改需要一大笔金钱。不可避免要拆除大量驻军点和军事设备,同时制定复杂的人员和设备疏散方案(更不用说接下来的移民补偿)。负担这些昂贵费用对以色列来说不容易。这里我要提醒读者,从加沙撤军会牵涉许多约旦河西岸定居者,他们必须进行迁移,大约需要10亿美元。尽管美国和欧盟各国政府必然会竭尽全力在资金方面帮助以色列从约旦河西岸撤离,但费用对以色列来说还是难以承受的。我们把这些费用划分为“和平所需的经济成本”。

现在我们来谈一下“和平的经济效益”。

以色列和一些世界上最富有、最具野心、发展最快的国家相邻,然而以色列仍然没有利用这一优越的地理位置。当然,以色列和它的一些在外交上联系不密切的邻邦已经进行了很多的秘密交易。这些交易往往通过中介进行。众所周知,以色列和沙特的商业机构在美国的牵线搭桥下进行贸易往来。举个相似的例子,根据《国土报》报道,以色列在意大利的帮助下为迪拜海岸人工岛上的屋顶盖瓦。然而,只要巴勒斯坦问题没有得到和平、公正的解决,以色列和中东地区的其他国家不可能建立正常的贸易关系。

如果以色列可以和巴勒斯坦永久和平相处,阿拉伯国家有可能不再孤立以色列,小心翼翼地与其开始外交和贸易关系。而阿拉伯世界敞开大门和以色列进行贸易,影响将是非常惊人的:海湾国家拥有石油和资金,渴望真正创新,以色列的初创企业可在这些雄心勃勃的城市壮大繁荣。以色列农业和生态产业发达,用科技解决了国内的粮食和资源需求,还可为阿拉伯国家约3亿人口提供食物、水和能源。以色列甚至可以将自己的安全及反恐技术卖给中东地区的各国政府——和贝尔谢巴和海法一样,迪拜和多哈地区也遭受着恐怖主义的威胁,政府保护平民迫在眉睫。

如我所说,这与政治无关,和有没有和平进程的情绪起伏无关。你不需要成为一个左派才能获得新的市场。实现与巴勒斯坦和平共处之后这个市场自然而然就会出现,并为以色列经济带来潜在的巨大的收益。收益的形式除了直接获得资金还有许多其他方式。如此一来对于整个地区的经济当然也是有帮助的。你可能会觉得以色列与邻国友好共存太过理想主义甚至是一个幻想,但我要提醒你,阿拉伯联盟在过去曾提出在以两国方案解决巴以冲突之后帮助以色列与整个阿拉伯世界的国家建立外交关系。此外,尽管还存在很多外交、经济和文化障碍,以色列和它的一些原来很疏远的邻国之间秘密的贸易往来表明阿拉伯国家对以色列的商品和服务有良性需求。即使有以色列人不同意与阿拉伯国家合作的方式,但我们都承认,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建立更紧密的贸易联系对各方都是有益的。虽然两方冲突不能单靠经济上的来往解决,但需要强调,持久的和平必然会给双方带来福利。

在西方国家,提到“中东”人们会想到两个完全不同的形象,第一个是充满血腥的战争,另一个是拥有巨额的财富。公正和平地以两国方案解决冲突,有助于使以色列的形象从第一种向第二种转变。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