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的时候和老板谈话,其实我的论文已经写的差不多了,甚至一部分已经被revise好了,但是我焦虑,心跳,然后谈完话,拿出手机,上了所有能够上的聊天工具,最近一直是这个状态,看看有什么更新,这种行为已经2年多没有了。然后我赫然发现已经12点多了。一上午就这么被我焦虑过去了。什么都没干成。

中午吃饭的时候,听了埃塞俄比亚打扫卫生阿姨的人生故事。阿姨40岁吧,来以色列十几20年,希伯来语全是工作中自学的,只会说,并不认字。她不会英语,所以我经常和她练希伯来语口语。她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儿,上个月服完兵役结婚了。她的老公一直在埃塞俄比亚,所以20多年一直是一个人在这里照顾并抚养2个女儿。

我们再说学习还是什么的,就说到早年在埃塞,女儿很小就被订婚,她是6年级。订婚以后就不可以继续上学了,因为父母不想让她们了解太多外面的世界。阿姨就直接离家出走从农村到了城市的亲戚家里,然后继续读书,父母去找过她几次,但是她坚决不回去。然后她认识了在城里长大读书的丈夫,结婚了。故事就这么简单,后来我想他们也没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不然她一个人带着2个女儿移民到以色列,而丈夫在埃塞独自照顾寡母20年。中间阿姨回埃塞不会超过5次。

第一代移民的艰辛生活可想而知,而如今女儿终于成年结婚,可以为这20年的坚持长舒一口气了吧。

所以,静下心来,相比这些生活的艰辛和磨难,我的论文根本不成为焦虑的理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故事。

下午的时候一个多年不联系的朋友在MSN 上面聊了几句,然后我哭了一脸。他说“ 有了女儿以后更加平静了”然后我哭了2个小时,不能自已。我想起看来以色列的时候一起经历的种种,失恋陪我到楼下公园痛哭的日子和他做了艰难的决定换来人生这些年的无奈。记得,我有一次说我们这么无话不谈的朋友几年以后估计也只能偶尔联系了。时间把这一切残酷都变成了现实。

然后不相关的事情是,晚上和朋友一起去市中心见朋友,因为有个Ashkenazi的最大的102岁的拉比去世,所以全国的宗教人士都从四面八方涌来参加他的葬礼,交通瘫痪。这位拉比地位崇高之超然不言而喻,他又9个孩子,4个已经去世了,活着的时候见到了自己的第6代。

因为交通瘫痪,满街都是黑帽大衣的宗教人士,我和kiki从市中心半夜1点钟步行7公里回家。倒在床上的时候已经3点钟了。 这一夜我睡的非常好。

加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故事!!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