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沙特以恐怖主义威胁处决43人后,其中包括什叶派穆斯林尼米尔,伊朗人冲击打砸沙特住德黑兰使馆,沙特旋即宣布和伊朗断交,让人感觉反应过度。因为打砸使馆的并非伊朗政府,而是民众,伊朗还为此逮捕了不少参与打砸的人员,纵然伊朗官方可能对使馆保护不力,甚至有可能暗里放任打砸行为,但官方的表态还是谴责暴力冲击使馆的行为,而且还逮捕了不少打砸闹事者。伊朗也谴责了沙特杀害什叶派教士的行为(这可看作是干涉沙特内政)。因此,沙特对伊朗不满,只是“干涉内政”和“保护使馆不力”,通常处理也就是抗议(甚至“强烈抗议”),然后再看情况采取下一步动作。而沙特一步就跨到了和伊朗断交这个最后阶段,实在让人不可理解。更想不到的是,跟着一连串阿拉伯国家象巴林、阿联酋、卡塔尔、科威特、苏丹等要么也和伊朗断交要么降到关系级别或者撤回大使。这还没完,沙特进一步宣布中断与伊朗包括贸易、航空等一切联系,禁止本国人员赴伊朗旅行。沙特这么做,好像就是故意找茬把事情闹大。为什么要把事情做这么绝?​

实际上,沙特这么做并非因为使馆受冲击这一件事,而是对伊朗不满的大爆发。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道出原委,“这是对伊朗过去几年尤其是过去几个月攻击性政策的反应。伊朗政权支持恐怖主义,他们在沙特和其他一些国家建立恐怖组织。”这意思是,我已经忍了你好久了!

伊朗回应称伊朗是应叙利亚和伊拉克政府要求而派出一些军事顾问,而且也从来没在海湾等一些阿拉伯国家策划阴谋。伊朗外交部说沙特把断交作为一种策略,“继续增加地区紧张局势和冲突的政策”,想从制造危及中谋求自身利益,并“试图通过输出问题来解决其国内问题。”

沙特最近感觉好像诸事不顺,比较烦。原因都跟伊朗有关。​

首先是也门。也门的总统哈迪被胡塞武装从首都萨那赶到了南部亚丁,在南部成立临时政府,胡塞又打到亚丁,哈迪只得流亡到沙特,遥控也门国内武装抗击胡塞武装。但哈迪的力量实在太弱,完全不是胡塞的对手。于是沙特组织了多国联军对胡塞开战。从空袭开始,到直接派军队进入也门作战。听起来,美式先进武器的联军对“机枪架在毛驴上”的部落武装,胜负自然很明了。然而,面对武器兵员优势的联军,所谓“部落武装”似乎并非不堪一击,反而是在刚开始被联军的空中力量打懵了一阵后,稳住阵脚,开始对联军强力反击。不断有联军战机和直升机被击落,联军的地面部队伤亡开始增加,包括不少高级军官阵亡。甚至前些时还有报道说胡塞部队反攻入沙特,包围南部城市吉赞。这还是部落武装吗?沙特怀疑这些武装接受伊朗训练,而且伊朗也向他们提供的包括对空导弹在内的武器支援。所以联军的飞机被击落也就不奇怪了。联军在也门如此颜面扫地,这帐就要记到伊朗头上了。​

另一不顺是叙利亚。美国等西方国家一心要搞垮阿萨德政府,谴责叙利亚政府“大规模、有组织侵犯人权和基本自由的行为”。中俄等在联合国坚决顶住不让美国人象利比亚那样在叙利亚设立“禁飞区”,使美国等无法以联合国名义对叙政府军进行空中打击,从而使政府军具有对反对派武装的空中优势,再加上地面战中,政府军训练有素、号令统一,而反对派则鱼龙混杂、各自为战,与政府军作战也占不到便宜。战场形势非常明了,如无外部势力介入,反对派肯定撑不了多久。但西方国家为达到其推翻阿萨德的目的,动用一切手段对反对派进行支援,起初还遮遮掩掩说是“人道主义”援助,到“防卫性武器”,直到毫不掩饰地提供各种进攻性武器和导弹等。据披露这些援助都是由沙特、卡塔尔等海湾国家出钱送到反政府武装手上的。不仅如此,不少西方和周边阿拉伯国家“志愿人员“直接进入叙利亚加入对政府军作战。由此,叙利亚从小规模内乱,变成全国性内战。源源不断的外来武器和人员支持使反对派力量大增,在各地对政府军发动猛烈攻势,占领了包括第2二大城市阿勒颇在内的不少地区。政府军优势开始丧失,只有不断收缩防守,能控制的地区越来越少。同时,沙特等国又推动阿拉伯国家联盟终止叙利亚政府的成员资格,并采取经济制裁等措施。美国等西方国家当然“欢迎“这些措施,并也顺手加上了他们自己对阿萨德政权的制裁措施。在阿萨德政权“四面楚歌“的形势下,同为什叶派穆斯林的伊朗对其表示了坚定的支持,不仅出手给叙政府援助,也有报道称伊朗派上千人的军队和黎巴嫩真主党民兵与叙利亚军队共同作战。在战场上政府军和反对派、基地、伊斯兰国武装打成一团,各方互有攻守,局势胶着。

然而,俄罗斯的介入改变了形势。“应叙利亚政府邀请”,俄罗斯战机进驻叙利亚,帮助政府军打击“恐怖分子“。在俄罗斯的空中打击下,各路武装分子受到极大损失,叙利亚军队也在空中掩护下趁势发动进攻,一点一点收复被反对派和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控制的地区,并武装分子最为猖獗的阿勒颇的军事行动中取得重要进展,战局向有利于政府军的方向发展。​​

面对俄罗斯的介入,美国等虽然很不高兴,但却无可奈何。因为俄宣称是来打伊斯兰国的,而伊斯兰国在西方国家大搞恐怖袭击的机会,也正是人神共愤。如此一来,美国也无法反对。而且俄的行动开始得到伊拉克等周边国家的支持,连英法等也宣布要派飞机来打伊斯兰国了。在此形势下,安理会12月18日一致通过的有关叙利亚的协议,协议中只强调要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而美国等一直以来最核心的要求—阿萨德下台却并未提及。

这样的形势让沙特这些国家坐不住了。协议未要求阿萨德下台,而且美国居然也对协议投了赞成票。沙特担心美国可能会改变对阿萨德的强硬政策。在俄罗斯伊朗等的军事支持下,叙政府军很可能最终收复失地,重新有效控制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得以维持。真如此则之前支持反对派推翻阿萨德的努力就白费了。此时美国人也靠不住了,作为中东阿拉伯世界盟主的沙特必须站出来做点什么。但是,目前影响叙利亚战局的最大因素是俄罗斯,沙特没什么可以拿得住俄罗斯的,只能拿阿萨德的另一位盟友伊朗出气了。​

如此看来,为什么沙特借题发挥,把事情闹大的原因就明白了。​

但是,闹大之后,还要干什么呢?有些报道说两国可能要从操纵代理人战争变成亲自上阵刀兵相见了。可能性并非没有,但不大。首先伊朗现在并无开战的欲望。伊朗核问题刚达成协议不久,美国等对伊朗的制裁还未解除,除非沙特要打上门来,不得不战,伊朗肯定是能忍就忍。而沙特尽管已经把调门拉的很高了,但真要和伊朗这个地区大国开战也不是轻易能下得了决心的。其实,沙特来的这一出原本就不是为了要打,而是要通过制造本国和阿拉伯世界与伊朗之间的紧张向伊朗施压,以达到让伊朗穷于应付自己的问题而无暇顾及也门和叙利亚–伊朗减少了对这两个地区的介入,也就增加了沙特战略实施的胜算。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