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有一家犹太咖啡馆。谁要是想了解自杀的种种可能性应该到这家咖啡厅瞧瞧。人们的交谈围绕两大话题:怎样去上海或怎样自杀。”

——某德国犹太人写于1938年“水晶之夜”之后

image001

70多年前中国制造的女鞋(photo: Christoph Kreutzmüller)

在以色列海法大学做犹太大屠杀研究期间,我有幸到德国柏林犹太博物馆新永久展厅短期实习。此前,我恰好在《犹太人对迫害的回应:1938-1940》(Jewish Responses to Persecution: 1938–1940. ed. by Jürgen Matthäus, Alexandra Garbarini, Plymouth: AltaMira Press, 2010)一书中读到一封特殊的信,上述引文即出于此。

这封信写于1938年“水晶之夜”发生后不久,信中内容充满了德国犹太人特别是柏林犹太人面对纳粹空前绝后的反犹浪潮的绝望。德国实习临行前,我心里不禁在想:上海曾是2万德裔犹太人的避难所,不知是否可以在柏林犹太博物馆找到与上海有关的资料。抵达柏林以后,经过一番搜索,我兴奋的发现原来博物馆拥有大量上海犹太人的档案资料。现在我就把这背后的一些故事分享给大家。

image003密尔犹太经学院的学生在上海(犹太大屠杀纪念馆Yad Vashem)

在1938年11月反犹暴乱“水晶之夜”以后、大屠杀开始之前,超过11.5万犹太人逃离了第三帝国。每人可携带不超过20公斤的行李和10帝国马克,多数难民通过各类渠道逃到了欧洲邻国、美国和英国托管的巴勒斯坦地区。太平洋战争爆发前的上海因其特殊的政治局势成为全世界唯一不需要签证甚至护照即可入境的地区,近2万犹太难民几经波折最终在上海落脚——上海成为了犹太人逃脱纳粹屠犹惊涛骇浪名副其实的“诺亚方舟”。正如前面信中描述的那样,当时许多犹太人在为选择去上海还是自杀而痛苦挣扎。这种挣扎是极为现实的——德国犹太政治领袖担心被纳粹当局掠夺得一贫如洗的犹太难民去到兵荒马乱中的上海将无法维生,而部分犹太宗教人士则担心在遥远的东方犹太人将难以维系传统的信仰生活。然而事实上,勇气加上运气往往可彻底改变人的命运:立陶宛密尔经学院的大约400位师生几经周折获得了日本驻考纳斯总领事杉原千亩的救命签证最终来到了上海。后来我们得知,密尔经学院成为了二战之后唯一完整幸存的欧洲犹太经学院。而中华民国驻维也纳总领事何凤山先生也不顾上级的压力和纳粹的威胁为犹太人发放了数千张签证,使他们得以及时逃离纳粹德国的魔掌。

image011 3
出入上海隔都的通行证(柏林犹太博物馆馆藏)

image005 2
日军于珍珠港事变第二天占领上海,旭日旗与纳粹党旗交相辉映(Leo Baek Institute)

涌入上海滩的犹太难民潮从1938年“水晶之夜”一直持续到了太平洋战争爆发。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的第二天,日军便占领了上海。此后,由于纳粹当局对日施压,上海犹太难民的处境日益恶化。1941至1945年约2.3万上海“无国籍”犹太人被限制居住在上海虹口区摩西会堂附近的“无国籍难民限定区”。难民出入“隔都”必须随身携带上图所示的通行证。与欧洲犹太人不同,二战期间上海隔都的犹太人不必佩戴充满歧视意味的黄色“大卫之星”,而是佩戴标有汉字“通”的红色金属胸章。犹太难民因个人原因暂时离开虹口隔都进入上海其它地区必须随时佩戴这个胸章,否则一经发现会被日本当局立即撤销出入许可。

image009

“大卫之星”(柏林犹太博物馆馆藏);上海隔都胸章(柏林犹太博物馆馆藏)

在欧洲文化中黄色被赋予了疾病、瘟疫、不详等多种负面寓意,红色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却一直是吉祥的象征。中国人喜欢说,圆滑的人比有棱角的人更容易活下来。然而,上海犹太人之所以幸存并不是因为他们更圆滑,而是因为他们冒险选择了一条更不寻常的道路。

image0101940年中国制造的女鞋(柏林犹太博物馆馆藏)

博物馆有大量上海隔都的档案资料,大多展现了犹太难民流亡生活之艰辛,然而也有许多藏品让人勾起愉悦的回忆,例如上图中的一双女鞋。这双高跟女鞋制造于1940年,鞋跟上印着“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考虑到民国时期千万中国妇女的双脚刚刚从“三寸金莲”的陋习中解放出来,这双精致的缀花高跟女鞋在当时想必也是摩登时尚非比寻常。

上海犹太难民大多曾属于城市中产阶层,其中不乏男性专业人士,而他们许多人的命运令人叹息——不管是来自柏林的律师,还是来自维也纳的医生,流亡上海意味着他们职业生涯的终结。由于语言和文化的障碍,许多三四十岁的男性来到上海之后家庭角色反转成为了“家庭主男”。而他们的太太们往往凭借良好的英文和工作上的灵活性成为了挑起家庭重担、养家糊口的主力。上海隔都的天空下,每个人的生活都十分苦涩,而这些肩负起家庭和工作重担的犹太女性更是艰辛。这双女鞋可能并不是一双日常穿着的鞋子,而更可能是节日聚会的闪亮装备。岁月流逝,即便70年过去了这双鞋子依旧被精心保存,想必这背后也会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美好回忆。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即便在最痛苦最黑暗的时刻,我们依旧可以跳舞。

亚伦相信上海犹太难民的历史对当今世界仍有借鉴意义。这段历史值得西方世界反思:二战最黑暗的时刻,西方自由世界紧缩移民政策,拒绝接纳犹太移民,一个曾经完整的世界被彻底撕裂成两部分——一个世界犹太人不能居住,而另一个世界犹太人不能进入——这种袖手旁观使得大量有望幸存的犹太人最终还是惨死在了纳粹屠刀之下。欧洲600万犹太人被杀戮的历史也因此成为了西方文明乃至人类文明永远抹不去的耻辱。当下世界难民危机愈演愈烈,愿悲剧不再重演。

本文最初以英文和德文发布在柏林犹太博物馆官方博客,图片的使用以及文字翻译得到许可,原文链接:

(英文原文链接)(德文原文链接)

相关链接:

以色列海法大学犹太人大屠杀研究博客

耶路撒冷犹太大屠杀纪念馆中文小百科

犹太人大屠杀维基百科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