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与中国副总理刘延东日前发表声明,宣布两国开展自由贸易协议谈判

2013年7月,时任经济部长纳夫塔利班尼特在对中国展开正式访问时宣布,两国正在推动自由贸易协议谈判。班尼特访华后,中国与以色列开展了自由贸易协定联合可行性研究。去年,也看到很多关于中国驻以色列大使詹永新和以色列经济部之间自贸协议对话的报道。是不是有可能这一次,两国将达成富有成效的结果?但结果如何却一如既往的难以预测。

有一些积极的迹象显示也许这一次会成事。本月初,中国副总理宣布以色列和海合会自由贸易区谈判将继续。尽管海合会谈判早在2004年已经启动,但主要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商务部促进加快实施了该谈判。
在2015年,中国和韩国在经历了2年协商以及和澳大利亚经历了10年协商后达成并签署了自由贸易协议。除此之外,中国实质性地促进了区域性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谈判,该区域性全面经济伙伴关系是亚洲目前最大的自由贸易区。覆盖了全球超过一半的人口。

自由贸易协定打破了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壁垒,减轻对出口和进口的货物和服务的限制,包括关税、进口配额和税收等。因此,商品和服务在自由贸易区内的流动更为容易。

该协议将包括诸如商品和服务贸易自由化,例如,除了双边经济技术合作之外,还有标准化、法规的实施、对现有的进口和出口贸易壁垒的消除。该协议预计将有可能将双边贸易额提高一倍到160亿美元,还能增加两国的互相投资,以及提高GDP。

这样的自由流动一定是一件好事吗?它可以提高商品定价和服务的效率,乍一看,似乎更便宜的商品和服务对消费者有利。但中国拥有强大的生产能力和巨大的低成本优势,以色列的公司无法企及。在中国巨头进入以色列市场可能导致对中国企业更大的依赖性,并造成本地企业无法竞争,因此也无法继续生存。

然而,最近几年的情况表明,中国的需求和以色列的能力,从优势互补角度可以产生巨大的协同效应。中国市场不断追求更高的质量,而以色列在高附加值产品方面,在世界范围内,特别是在中国消费者中有良好的信誉。以色列的公司能够解决中国消费者急切寻求的高端的需求。

即使独生子女的政策发生了改变,中国人口老龄化的问题仍然存在。政策改变带来的影响需要时间才能产生效果。中国在对能为越来越多的老年人提高生活质量的产品和设备需求上越来越大。在以色列,在医疗保健领域有许多科技公司面对着一个估计拥有5亿新潜在客户的市场机会。

在以色列,本土市场并不大。对中国的出口的放宽为以色列公司开辟了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也可以为他们创造生产和出口带来更多的激励。这将带来不断增长的需求,在当地市场创造出更多的就业机会。

自由贸易协议会带来两国互利。它可以加强经济交流与合作的框架条件以及加强两国的双边贸易和经济关系以及两国经济的整体出口能力。但是,该协议的好处是否可以克服风险和潜在的缺点,将只取决于协议结束后的具体条款,预计这将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谈判过程。

———————

本文作者共三位,简介如下:

虎大为(David Hodak), 律师,Gross, Kleinhendler, Hodak, Halevy Greenberg & Co.(GKH)律师事务所领导人,领导GKH亚洲业务,并带领其事务所在中国及香港发展了合作关系。

艾力•巴拉施(Eli Barasch), 律师, 主管GKH律师事务所中国业务部,其业务自2004年起主要关注中以跨境交易。

艾迪(Adi Weitzhandler)律师, GKH律师事务所中国方面业务的律师,其拥有与中国市场合作的资深经验。艾迪能够流利进行普通话对话,曾在中国北京语言大学学习。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