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力量的崛起通常会引发和当今超级大国的紧张关系,美国和中国也不例外。

上周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峰会上,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中国主席习近平提到了双方在部分领域取得的进展,如网络安全和气候变化,但绕开了更具争议的话题,如南中国海岛屿问题以及对人权的发声。

当中美两国正在小心翼翼维持这段紧张的关系时,以色列和中国正爱得你侬我侬。中以两国利益发生碰撞的几率更小,都致力于推动双边关系的发展,而历史和文化的密切联系对两国外交起到了润滑作用。

表面看来,以色列和中国毫无共同之处。两国在地理位置上相差十万八千里,领土面积也相差甚远(以色列总人口约为中国首都北京的三分之一),还有着数千年的文化分歧和不同政治体系。但如果犹太人和中国人想找到彼此的共同之处,那有很多,而他们也的确这么做了。

以色列和中国都视自己为古老的国家,这是严肃看待历史的中国人之间达成的重要共识。事实上,两国在文化上的价值观有着诸多相似的地方,如重视家庭和教育、讲究职业道德以及对学习的热情。

古代犹太和中国思想家甚至不约而同形成了相同的金科玉律。犹太圣哲希勒尔在《塔木德》里说,“你自己憎恨的行为,不要施加到你同伴身上”(《安息日》31:1),据说整本《托拉》都可以用这句话概括,而这和孔子所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出一辙。

此外,中国从未有过反犹历史。来自波斯和伊拉克的犹太人至少自10世纪以来就开始在中国居住,没有遭受任何迫害。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约两万欧洲犹太人为逃离纳粹毒手前往上海避难。而如今随着欧洲对犹太人的仇视日渐升级,中国的态度让以色列有了喘息的机会。

以色列和中国肯定也存在分歧,通过革命建立政权的新中国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期间站在了阿拉伯国家的阵营。但在过去几年来,中以两国政府和非政府组织不断促成合作,建立了史无前例的联系。

面临着挑战不断加剧的国际环境和地区地缘政治重组,以色列深知必须加强与中国的合作关系,因为后者对以色列的安全至关重要。此外,中国巨大的市场也是一个明显诱因。

在中东发生剧变期间,中国已经意识到以色列是为数不多政权稳定和可靠的中东国家之一,在设法满足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时需要以色列的帮助。随着中国着力于对工业基地的转型升级,转变基于出口的经济增长模式,其对以色列的科技创新和创造力倍感兴趣。

结果是两国之间的贸易和投资屡创新高,合作关系实现飞跃,政府间的合作交流升级至一年两度的副外长级对话,双方甚至还同意开展自由贸易协议谈判。

从阿里巴巴到复星到平安再到百度,中国企业正在不断投资以色列技术,为以色列提供资金、创造成千上万个工作岗位和进入世界最大消费者市场的机会。中国光明食品(集团)有限公司甚至还在去年收购了以色列标志性企业食品与奶制品公司Tnuva。

所有这些政治和经济合作都促使中以对彼此文化的兴趣变得更加浓厚。学术交换和旅游正在蓬勃发展。学习中文的以色列人越来越多,而中国也对犹太文化的各个方面越来越感兴趣。

我最近在接受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一档全球金融节目访问时,一位中国记者还问我“所有以色列人都对彼此负责”(出处: Midrash Safra on Vayikra)是什么意思。

中国在中东地区的政治和能源利益及其与阿拉伯世界广泛的合作关系,显示出中国在中东地区的谨慎和兼顾态度。中国和伊朗有着融洽的合作关系,但不是建立在厌恶以色列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中国想进一步加强与波斯湾地区的合作以及保证其西边领土安全的愿望上。

为了保证中以两国的“恋情”能够长久,双方必须坚持着眼于相同的文化传统以及共同的利益。在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上周举办的国庆招待会上,以色列总统鲁文•瑞夫林也强调了上述几点,称中以关系是“纪念和尊敬最古老传统的友谊,但也研发了最先进的技术和创造了最现代的经济发展模式。”

希望有人能把他的演讲翻译成中文。

(本文英文版首发于犹太通讯社JTA)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