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起点

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以两国就开始尝试军事上的合作,虽然那时两国还没有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中国在以色列寻求无法从美国和苏联得到的武装和技术,据《亚洲时报》报道,在这段时间以色列向中国提供了价值40亿美元的武装设备。以色列是继俄罗斯之后中国第二大武器供应国,中国在以色列购买了一系列军事装备及技术,包括通讯卫星等等。这种军事上的合作和贸易也软化了中国对以色列的强硬政策。同样,对于以色列来说中国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军事工业市场。所以以色列开始限制同台湾地区的贸易,而将中心转移到同中国大陆方面的联系。

最初的尝试

中以两国工程师合影。

中以两国工程师合影。

经两国秘密安排,在1979年的夏天,一个以色列军品公司代表团访问北京,成员包括以色列航空工业公司(IAI)的总经理加布里埃尔·吉德尔、战斗机设计师Y·斯派克特等。尽管这次访问的具体内容没有公开,但之后关于中以军品贸易的消息便不断出现在欧美媒体上。1983年7月,法国《法兰西周刊》称,约有200名以色列顾问在中国工作,协助中国改造老旧的苏式武器。

间接合作

79式坦克。

79式坦克。

20世纪80年代,中以军主要以间接形式完成:双方利用国际展会作为洽谈契机,然后经由第三国完成交易。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教授理查德·比青格称,以色列专注于提供中国暂时无法生产的武器,如当时很时兴的激光制导炮弹、电子火控系统、夜视仪、反坦克导弹等。1984年10月1日,中国在北京举行35周年国庆阅兵,新亮相的79式主战坦克被认为采用了以色列军事工业公司(IMI)研制的105毫米线膛炮,在对抗苏联坦克时拥有射程和威力上的优势。

以色列代表团访华

霹雳-8近程格斗导弹。被称为中国版的“怪蛇。

霹雳-8近程格斗导弹。被称为中国版的“怪蛇。

1987年,中以之间的最大一笔军贸拉开序幕,一个以色列小型代表团访华,向中国空军推销怪蛇-3空对空格斗导弹,该弹曾在1982年的贝卡谷地空战中崭露头角,击落了至少50架叙利亚的苏制战机。当年底,双方达成技术转让协议,中国除购买数百枚导弹成品外,还在IAI公司的帮助下发展本国新一代空空导弹。据英国《空中力量》杂志分析,从1991年开始,中国版怪蛇-3——霹雳-8导弹交付部队,它的年产量高达600枚以上,迄今仍是中国空军的骨干装备。

费尔康事件

费尔康预警机。

费尔康预警机。

20世纪90年代,以色列向中国提供了导弹、激光以及飞行器相关技术。1997年,IAI公司宣布将向中国出售性能超过美国E-3A的“费尔康”预警机。从那时起,美国便不断向以色列施加压力,并且在1999年11月,美国国会和政府均表达反对立场,以色列总理巴拉克被迫在2000年7月的美以首脑会谈上宣布取消该项目,并向中国支付3.5亿美元赔偿金。

美国阻挠

哈比无人机。

哈比无人机。

在“费尔康事件”后,美国逐步增大了对以压力,要求后者停止向中国出售一切进攻性武器。2000年底,美以联合成立专门负责评估对华军品出口情况的委员会,该委员会不仅破坏了以色列为中国升级“哈比”反雷达无人机的业务,还阻挠了IAI公司向中国出售AMOS小型通信卫星的计划,一度导致IAI在华业务全面萎缩。

以色列向中国提供技术

IAI研发的战斗机。

IAI研发的战斗机。

在美国国会美中关系委员会的报告中,以色列被称作中国复杂军事技术的主要供应者。以色列在向中国供应了用于海军YF-12A、YJ-62和YJ-92巡航导弹的目标拦截和火控的设备、雷达系统、机载雷达、光学和通信设备、无人机和航空练习器、坦克热像仪,中国空军飞机装备了以色列的“怪蛇-3”空空导弹(1500枚)并发展了霹雳8、霹雳8Ⅰ、霹雳8Ⅱ、和霹雳9空空导弹。另外以色列还帮助中国研制“红旗-9”/FT-2000地空导弹。

中以两国领导人相互访问

中央军委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与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甘茨会面。

中央军委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与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甘茨会面。

1999年10月19日,中国国防部部长迟浩田赴以同以色列总理兼国防部长埃胡德·巴拉克会面,并签署了价值10亿美元的军用飞机订单,这是中以两国建交以来数额最大的一笔订单。自此,中以两国军方高层互相访问越发频繁,2011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员吴胜利正式访问以色列。同年6月,埃胡德·巴拉克访问中国,这是以色列国防部长在10年以来首次访华。随后,同年8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对以色列进行为期三天的正式访问。中以两军总参谋长经常互访,两国经常保持各级军事交流,包括情报界和海军之间的交流。

——————

关注微信订阅号:以色列创新(zhongyichuangxin)INNONATION将为你带来最权威、全面的以色列高科技公司数据,最新中以跨国投资案例,帮助中国企业和投资方自由高效的连接以色列科技和创新生态系统。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