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年5月,历史悠久的犹太民族结束了颠沛流离的历史,在巴勒斯坦建立了自己的国家—以色列国。对这个刚刚建立的犹太小国,当时的中华民国领袖蒋介石并未太在意,倒是在河北小城西柏坡的中共领导人,尽管忙于酝酿与国民党的大决战,对这一发生在千里之外中东地区的事件非常关注。新华社不仅发表了多篇有关以色列建国及其与阿拉伯联军作战的报道,还评论称以色列建国是“犹太民族实现了他们长期正义的复国愿望”。

一年多以后的十月,同样历史悠久的中华民族也摆脱了任人欺凌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状态,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1950年1月以色列​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中东地区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的国家。

本来两国可顺理成章地很快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然而,朝鲜战争爆发后,正在与新中国商谈建交的以色列开始担忧此时与这个和“联合国军”作战的国家建交是否明智,再加上顾忌美国的反对,中止了与中国的建交谈判。此后,随着越来越多的阿拉伯国家承认新中国,以及以色列在与阿拉伯人的战争中迅速扩大对巴勒斯坦土地的占领,北京也开始转变对以色列的态度,不仅彻底中断了与以色列的建交进程,而且开始将以色列视为“美帝国主义在中东的代理人”,并从维护与中国同属“第三世界“的阿拉伯国家利益出发,强烈批评以色列的“侵略扩张政策”,谴责“犹太复国主义者镇压和驱赶巴勒斯坦人,造成无数巴勒斯坦人流离失所”。在当时,一提起“犹太复国主义”,给人的感觉基本和“法西斯“没有两样。与此同时,中以两国的官方和民间联系几乎完全中断。

这种情况持续到七十年代末开始逐渐改变。​

这一时期,中国开始“更灵活、更务实”的外交。中以民间贸易、科技、文化等交往开始逐渐恢复并迅速扩大,而官方交往因要考虑到与以色列敌对的阿拉伯国家的感受而相对滞后。1977年,埃及总统萨达特历史性地访问了以色列,并随后在美国的调解下实现了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作为阿拉伯最具影响力的国家之一,埃及的举动使阿以和解迈开了第一步。其他阿拉伯虽然同声谴责埃及背叛了阿拉伯利益,纷纷与埃及断交,但没过多长时间又相继复交。他们从数次与以色列交战而惨败的经历中明白,如果不能“消灭”以色列,就只能与之谈判来实现和平。因此,这时的阿拉伯世界已经对其它“友好国家”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完全有承受能力了。在此形势下,中以官方接触也逐渐频繁,两国外交官在联合国等多个国际场合会谈会面,并通过中以两国分别设立的民间机构“中国国际旅行社特拉维夫办事处”和“以色列科学和人文学院驻北京联络处”进行官方交往,中断多年的中以建交历程重新开启。

为实现关系正常化,北京开始调整对以色列的外交方针,以前媒体常见的谴责犹太复国主义的言论慢慢消失了,在阿以、巴以冲突问题上,不是只批评以色列一方诉诸武力,而是要求各方都要“互相释放善意”,也不是只强调阿拉伯一方的利益,而是提到要照顾“巴以双方”的合理利益和关切。中国和以色列建交没有象和许多其它国家那样有台湾问题参杂其中,因为以色列在未与北京建立外交关系这段时间里,始终未与“中华民国”建交,并且还积极支持恢复北京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这点看,以色列还真是很够意思的。

1992年1月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以色列国签署建交联合公报,两国正式建立了大使级外交关系。以色列这个最早承认北京的中东国家,由于种种原因,却成了中东最后一个与北京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

中以建交后,这两个隔绝已久、但各自都对对方很有需求的国家在经贸、科技、文化、教育、军事等许多方面交往迅猛发展。

两国贸易从1992年的5千万美元,迅速增加到2015年的114亿美元。虽然其中大部分是中国对以出口(86亿美元),以色列对中国出口还不到30亿美元,不过这也正好说明两国贸易还大有潜力可挖。因为,像以色列这样只有区区800万人口的小国,又是科技强国,与中国这样市场广大的发展中国家开展贸易,理应是贸易顺差才对。

其它方面如农业科技,以色列独创的滴灌技术已在中国不少地方使用,大大提高了水资源的利用效率。而以色列的治沙经验也为中国的荒漠治理和湿地保持提供了良方。

教育,以色列各知名大学如以色列理工学院海法大学等大学都积极扩大在华招收本科和研究生。而李嘉诚出资、由广东汕头大学与以色列理工学院合作成立的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更是开启了中以高等教育合作的新模式。​

旅游,以色列以悠久的民族历史和文化以及三大宗教汇聚地而闻名于世,一直是令中国游客非常向往的目的地,而以官方也一直在努力采取措施吸引中国游客的到来。最近以色列宣布将推出给中国人发放10年长期签证,这对促进中国商务旅行和自由行游客前往以色列起到相当大的作用。此外,今年4月28日,海南航空开通了北京–特拉维夫航线,为往返中国以色列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中以人员往来将更加方便。​

但是,与蓬勃发展的经济、人文等交流相比,中以两国政治关系发展好像不温不火。这体现出在阿拉伯世界(包括巴勒斯坦)与以色列相互敌视的背景下,作为与这两个敌对双方“都是朋友”的北京,在和以色列发展关系(尤其是政治方面)时需要顾及阿拉伯世界的看法,尽可能不因与以的合作而刺激阿拉伯世界。

从中国官方对以色列独立日的态度上可以感觉到这一点。今年5月12日,是以色列独立68周年纪念日。本想看看以色列庆祝国庆的情况,但搜遍国内媒体,仅发现一条新华社的只有一句话的报道:以色列庆祝第68个独立日。少数网站的新闻里还附了一张以色列民众观看独立日焰火表演的照片。就这么点报道,也太简单了吧。于是来找以色列媒体的消息。当然看到独立日庆祝的报道就多多了,如领导人讲话、航空表演等等。《以色列时报》的一则新闻报道了以色列在联合国搞的庆祝活动:以驻联合国大使在纽约联合国总部播放庆祝以色列独立的电视片,片中有不少国家驻联合国大使出现,并祝贺以色列“生日快乐“,但没有提及片中有中国大使的祝贺。还有,看以驻中国大使馆网站新闻,使馆在北京搞的独立日招待会上,中方的出席人员似乎都是民间人士,没有官方代表(照道理应该会有官员出席才对)。上面现象让人感觉北京似乎刻意对以方的独立日活动保持低调。当今时代,虽然阿拉伯国家已经认识到消灭以色列已绝无可能,但许多国家仍不能从心底接受在巴勒斯坦这块土地上出现一个犹太国家的事实。​尤其在出现巴以冲突时,这种情绪就更加强烈。因此,阿拉伯国家(除埃及和约旦外)以及大部分穆斯林国家仍然拒绝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甚至某些国家还拒绝护照上有以色列签证或入境章的其它国家人员进入本国。面临这种形势,北京在与以色列发展关系时(尤其是政治方面),总要瞻前顾后、小心翼翼也就不足为奇了。​

与官方的谨慎小心的态度不同,中国民间对以色列的态度却鲜明而直接的多,但同时也是两极分化、对立严重。很多人毫不掩饰对以色列和犹太民族的喜爱,将巴以冲突归咎于巴方无休止地发动各种形式的恐怖袭击,尤其是针对平民的,对巴勒斯坦当局,尤其是哈马斯支持纵容恐怖行为极为不齿,对以政府采取打击和防范恐怖活动的措施,包括修建隔离墙和进入巴勒斯坦控制区搜捕、清除“恐怖分子”等,表示支持或理解。然而同样也有不少人认为巴以冲突的根源是以色列不断占领巴勒斯坦土地,使大批巴勒斯坦人无家可归,并以打击“恐怖”为名,对加沙实行封锁,使那里人民生活极度困难,而且,以色列在打击“恐怖分子”的行动中,常常大开杀戒、滥杀无辜,如以军对加沙轰炸,就杀害了大批无辜平民。巴勒斯坦人面对以色列强大军事优势,只能绝望地以“恐怖手段”进行抗争。两种观点针锋相对,网络中经常可以两方观点的激烈交锋。​

其实,无论当局的谨慎态度还是民间的激烈论战,最核心的问题就因为巴以矛盾长期无法有效解决。如果双方不能达成真正和解,暴力冲突必然不会停止,以色列与阿拉伯世界的对立也将长期存在。而在中国,民间对以色列的两种截然不同观点的碰撞也会持续下去。政府方面,大力推进经贸关系、小心谨慎处理政治关系的做法恐怕也一时难有大的改变。这种情况对于两个建交已经二十多年的国家来说,实在是有些不同寻常。从这个意义上看,中以两国虽已有正式的外交关系,但还需要不少时间才能实现真正的“关系正常化”。只不过,要实现这个目标,中以双方的努力并不是最关键的,更重要的是要解决其它的“外部障碍”。

———–

相关阅读:

中以民间交往:多一些时间 多一点宽容

与欧洲关系陷入僵局 以色列放眼亚洲

投资专家:中以关系蜜月期将会持续很长时间

开拓中国旅游市场 以色列还需做什么?

以色列球星加盟广州富力——中以体育交往的里程碑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