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特拉维夫已经很炎热了。我跟林元龙师傅约好三点在沈意岚(Ilan)的办公室见面。师傅提前十分钟就到了。来以色列几个月我也入乡随俗,习惯迟到;而师傅已经来了五年多。

五年多前通过朋友介绍,林师傅来到以色列成为一名寿司师傅。这里待遇相对当时国内好很多,师傅也觉得挺好。问起他为什么要出国,他笑了笑,说出国前不久跟女朋友分手了,生活也不太如意,恰好朋友介绍了这边的工作,干脆就出国吧。

1.pic_hd

林师傅和Ilan的合影, Kaplan大楼

师傅老家在福建福州,夏季同样酷热,不过绿荫遍地。五年多来他一次家也没有回过;他又笑了一下。家里有父母兄妹,当然挂念,不过也习惯了一个人在外打拼的生活。

尽管在特拉维夫的市中心(Disengolf附近)生活工作了好几年,师傅的当地朋友却非常少。最熟悉的一个叫Moris,在特拉维夫大学学习中文,为人热心诚恳。偶尔他们会去喝咖啡或者聚餐,Moris向师傅请教一些中文,偶尔充当师傅的翻译。还有一个一起工作的以色列女孩子,有几次邀请师傅去她家过节。“她的家很温馨,”师傅挺了挺腰,“中国人的家庭也是温馨的,但是感觉就是不一样。“师傅想了想又补充,”他们一家人的感情更紧密,大家都互相关心。“不过因为工作太忙,上次去那个以色列女孩子家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

平常师傅大多跟老乡接触,他们同样都在餐馆工作。平时工作强度很大,每天工作10到16小时,每周有一天休假。每个月平均380小时的工作时间,最多有420小时。问及师傅觉得这样的生活怎么样,他的回答则是典型的“没办法,工作嘛”。

后来师傅很关切地问我,在学校有没有受到过歧视。我说几乎没有。但是师傅却说,在工作的地方有时候会感觉到不被尊重。最大的不平等,就是他们会剥削外来人员的福利。其实师傅所说的歧视,不是肤浅的聊天时的歧视,而是对于外来人员这样一个身份的不认可。尽管以色列法律上规定外籍劳工与本地劳工享有相同的待遇,实际上却并非如此。而问题的根源,林师傅说,主要是外籍劳工对自身权利的了解不到位,维权意识不足;同时与他们打交道的中介也会因为自身利益隐瞒一部分重要的信息,中饱私囊。师傅说,自己没有给自己的权利足够的尊重,就不能期待别人的尊重。而师傅主动来找我们,就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福建人是最注重权利的,林师傅自豪地说,这里最早因为权利问题找律师打官司的就是我们福建人。

林师傅的工作签证也要到期了。师傅也希望可以在这里留得更久一些,不过没有特别可行的法子。回国后师傅打算在家乡开个寿司餐厅。如果有机会路过福清,倒是挺想进去坐坐。

(以色列全工会旨在帮助外籍劳工处理劳务问题,若有需要可邮件联系ilans@histadrut.net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