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几天内,我们很多人将会大嚼逾越节无酵饼matzo,吃味道其实挺甜的苦菜maror,还会在逾越节第一晚的节日家宴上喝四杯葡萄酒。这四杯酒尽管敌不过普珥节要一直喝到“你无法分辨对错”的酒量,但仍然是排名非常靠前的“喝得烂醉”的大饮,所以,结合美味佳肴,最好再配上欢快的家庭氛围,总之我们就能期待着一个美好的节日晚宴了。

在逾越节,我们庆贺从法老王的奴役中解放出来获得自由。我们被命令在每一年都要纪念逾越节,提示自己不要忘了上帝把我们从奴役中拯救出来。这是一个有价值的教训,因为如果没有认知到过去就无法看重当前。

然而,法老王并没有在逾越节的故事中死去,即使现在他也没死。他比过去用更隐蔽更狡猾的方式来操作,可这仍然带来强大的危害。

十二世纪伟大的学者迈蒙尼德,在给他儿子的一封信中写道:“我的儿子,你应该知道,埃及法老王实际上是指邪恶的天性。”遗憾的是邪恶的天性是我们全都具备的品质。事实上,从我们运行社会的方式,人们日益增长的自我中心,和彼此疏远甚至残忍地互相对待的现状来判断的话,仿佛法老至今都在占着上风。

好莱坞影片中讲述法老最终失败了,既然如此,在生活中法老会同样失败。但是他不会束手就擒。因为在当今时代,我们需要逃离的可不是一个法老,要知道有多少人就有多少法老,这是由于法老们其实就在我们的内心中,所以我们需要找到一个新的战术。

在十八世纪一本特别的书籍《以利米勒的愉悦》中写道:“法老,他被称作‘邪恶的天性’,正是他让一个人僵硬着脖子。”意思是人的傲慢固执。这种傲慢甚至让我们彼此更加分离,使我们变得越来越像法老。

然而说我们有着邪恶天性这是什么意思?这指的是我们彼此危害对方。没有对象你无法成为邪恶者。邪恶必须通过承受的对象才能呈现出来。如果我们是彻头彻尾的邪恶者,但是当我们静静地坐在家里没有伤害到任何人任何东西的时候,没有人能认为我们是邪恶的,这时即便我们自己去审视,也无法将检验到自己的罪恶。我们邪恶的目标大部分情况下总是其他的人。我们互相展现的邪恶实在太多了,这让我们感到世界更像埃及沙漠而不是流满牛奶和蜂蜜的沃土,如果不是法老我们可以拥有那样的沃土。

逃离这个法老我们能到哪里去?我们能运用的新战术是什么?事实真相是你不需要逃离内心的法老。相反,你要转向其他人!

法老,这个邪恶的天性,导致我们对彼此的恶感,我们将通过发展对彼此的善意而打败它。如果我们不具备这样的意愿,这不代表我们就无法拥有它,就得认为彼此向善是一个天真的想法。这只是表明我们需要更加努力地尝试,让越来越多的人来加入这种努力,直到我们开发出这种善意。

逾越不仅仅是穿越分裂开的海洋从一个地方到达另一个地方。逾越指的是越过一种思想状态到另一种思想状态。它越过毫无理由的仇恨到达我们之间无边的团结。这是我们当今必须实现的走出埃及的任务。谨记埃及人在埃及如何对待我们的戒律甚至在今天仍然那样的重要,因为如果我们遗忘的话,我们就会忘记我们仍然还在和我们内心中的法老作战。

因此在这个让所有人汇聚一堂的重大场合中,让我们不要错过机会,真正越过恶意走向善意。让我们共同努力去做,只有这样我们才会更容易的实现。让我们决定在这个逾越节上,把过去所有的仇恨堆成一大摞,它会如同西奈山一般高,而我们全都要攀登到它的上面,相聚在山峰上。

逾越节快乐!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