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尼散月27日,即二战期间“华沙隔都起义”的爆发日也是以色列的犹太人大屠杀纪念日(Yom HaShoah, יום השואה),以此纪念被纳粹灭绝的600万欧洲犹太人。犹太人大屠杀夺去了当时全世界犹太人口的1/3、欧洲犹太人口的2/3,几乎将欧洲以意地绪(Yiddish)语言文化为代表的犹太文化灭绝殆尽(二战被灭绝的犹太人85%以意地绪语为母语)。这场大屠杀已经过去70多年了,与之相关的记忆却并没有远去,而是以集体记忆的形式深深印刻在了整个犹太族群的民族意识中,成了以色列国族认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与大屠杀幸存者见面(笔者通过AMCHA项目与大屠杀幸存者见面)

犹太人对大屠杀的集体记忆随着国内、国际环境的变化经历了不同的阶段。以色列1948年建国之初,作为一个崭新的犹太国家面临内忧外患:对内为了满足如潮水般涌来的新移民的生活需要必须大力发展生产建设;对外需要增强国力抵御阿拉伯国家的军事威胁,维系国家的生存。

当时从欧洲毒气室、焚尸炉死里逃生的犹太人来到这个崭新国家,一方面因着集中营地狱般的经历和战后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现实承受着巨大精神创伤;另一方面劫后余生的他们大多想要努力忘记过去,以期在新的国度里“重获新生”。而此时创建伊始的以色列国正笼罩在一片推崇强者的英雄文化之中,于是幸存者被视为曾经纳粹屠刀下默默无声待宰杀的羔羊,作为一群不受欢迎的“弱者”被排除在主流话语体系以外。

如果说当时的以色列社会还存在大屠杀的集体记忆的话,这种记忆也是政治化和仪式化的,以便为以色列建国、追讨战争赔偿建立合法性(以色列建国与更早的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发展一脉相承,有一种“以色列建在大屠杀的废墟上”的说法并不准确,大屠杀只是极大地加速了这一进程)。为此,1951年和1953年以色列分别设立了“大屠杀纪念日”以及“大屠杀纪念馆”(Yad Vashem)。

纳粹猎人(以色列首席纳粹猎人Efraim Zurof讲述他的“最后机会行动”)

1960年以色列摩萨德特工将隐姓埋名潜藏在阿根廷的纳粹刽子手艾希曼逮捕(或称“绑架”)回以色列,随后对其进行了公开审判,这成为了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艾希曼审判使大屠杀幸存者第一次有机会公开讲述自己曾经的梦魇,也让以色列年轻一代开始了解父辈难以言说的精神创伤。

此时的大屠杀记忆并没有打破整个国家记忆的神话,而只是把个人经历当作民族经历的一部分,直到20世纪80年代,个体意义上的大屠杀记忆才开始大量涌现。一方面由于以色列政府有意将当时所面临的战争冲突与大屠杀联系起来,使得大屠杀记忆泛化并还原为个体记忆;另一方面幸存者内心对待过去的心理状态也悄然发生着变化:来自欧洲的幸存者曾经努力告别破碎的过去,而如今已在以色列成功扎根并建立家庭的他们开始有勇气坦然面对过去并向自己的儿孙讲述自己的经历。

中国版“辛德勒”——原中华民国驻维也纳总领事何凤山先生于2000年受到以色列大屠杀纪念馆“国际义人”(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称号,国内有人曾因为这个时间来得太晚而指责犹太幸存者缺乏感恩之心,他们显然忽略了幸存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的心理状态。不久前以色列驻沪总领事发布的视频“谢谢上海”更是代表以色列官方和普通民众表达了对中国人民的感激。

总体而言,20世纪80年代以来,以色列大屠杀记忆渐趋多元,既有通过全民教育形成的以制度化、仪式化为基础的民族记忆,又有讲述个人经历的个体记忆,同时有关大屠杀的文艺作品、纪录片、学术研究也大量涌现。

希特勒的孩子导演(纪录片“Hitler’s Children”的以色列导演讲述部分纳粹后代背负家族罪责的重担下鲜为人知的生存状态)

以色列达尔富尔难民领袖(以色列达尔富尔难民领袖Taj讲述他的大屠杀逃亡之旅和在以色列的身份困境)

本人目前正在以色列海法大学攻读犹太人大屠杀硕士学位,在课堂上教授会带领学生从历史、政治、文化、社会、心理、神学、美学、伦理、艺术等方面来理解、探讨、反思奥斯维辛;通过各类讲座,以及到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Yad Vashem)、隔都起义者博物馆(Ghetto Fighters’ House)等地实习去了解以色列和世界各国大屠杀研究及教育的现状。而通过AMCHA组织的志愿者项目定期与八九十岁高龄的幸存者见面交流,我们也体会到了大屠杀经历给幸存者的心灵和家庭留下了怎样的烙印。

项目开设的过去四年中吸引了来自以色列、美国、德国、加拿大、英国、乌克兰、波兰、荷兰、匈牙利、罗马尼亚、比利时、希腊、哥伦比亚、南非、中国、菲律宾、柬埔寨等近20个国家的申请者,足见大屠杀研究与大屠杀教育在今天所具有的普世价值。

1752404979(特拉维夫首席拉比Israel Meir Lau在海法大学发表犹太大屠杀纪念日演讲)

中国80年代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到2014年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做法其实都与以色列极其相似,然而在铭记大屠杀的方式以及突出普世价值方面以色列还有许多值得中国借鉴的经验。而放眼世界,自从二战结束的半个多世纪以来红色高棉、卢旺达大屠杀、达尔富尔以至如今的ISIS的暴行都在提醒我们,为了杜绝反人类大屠杀暴行的重演,人类的前方还任重道远。

相关链接:

海法大学犹太人大屠杀研究博客

(本文作者 以色列海法大学硕士在读  微信:Simplicius)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