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周前,有一场辩论正在进行,关于美国副总统 乔.拜登是否真的曾对以色列已故总理果而达. 梅厄说过这样的话“对于犹太人以色列是唯一安全的地方” 。

耶路撒冷邮报曾报道过他所说的:“诸位,没有其他去处,你从骨子里明白这点。 … 无论你有多好客, 无论你多么重要, 无论你多么投入, 无论你多么融入美国…对你而言这世上只有一个担保…那就是以色列国。”

围绕此传言以及随之报道的他的另一段讲话引发了一场激烈的辩论。在报道中他说道:“我只是想向你确认…(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对于以色列的安全持有完全相同的信奉。”抑或暗示美籍犹太人应该搭下一班飞机离境去以色列。

副总统乔·拜登和他的上司,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已经不只一次地被控告反以色列,甚至反犹太人。无论在他们脑中是否属实,我知道是否反犹太人的选择权并不在他们手里。也许这听上去很牵强,但我相信我们应该逐渐明白,引发反犹太主义还是击碎反犹太主义我们犹太人自己才是真正的决定者。

作为一个全家几乎都在大屠杀中丧生的犹太人,没有比这更让我痛恨的就是,看到另一代人也要面临相同考验。因此我认为我们应该勇敢坚强,决不允许自满和恐惧阻碍我们面对镜中的自己,看到新的光在照耀着我们。

很明显,犹太人达成的大量学术,文化,科学界的成就,并不能缓解与日俱增的对于犹太人的憎恨。这场辩论的焦点是在道义上论证犹太人的正确性——无论是有关以色列针对巴勒斯坦的行动,还是犹太人被认定控制了巴勒斯坦人的居地。因此解决反犹太主义的方法应该涉及到我们实施以及塑造的道德标准。

在犹太人对世界的一切贡献中,唯一受世界拥戴的礼物,从来没有实现过,那就是“爱邻如己”的宗旨。在圣殿毁灭之前,我们悠久历史里的某个时期,我们曾维持了一个社会,广义上成功地贯彻着这个宗旨。

在西奈山下当我们誓言成为“一个人一颗心”,我们才“正式”成为一个民族。也就是说,只有我们实践运用了“爱邻如己”的宗旨,我们才值得拥有“民族”的称呼。在成为一个民族之后,我们很快会被赋予成为“为了各民族的一束光”的 承诺。让我们成为一个民族的团结,以及成为各民族的一束光的承诺,这两者之间的紧密关联并不是巧合。我们需要带给世界的恰恰就是这个团结。

各民族没有接收到他们所期待的我们带来的光,这就是他们愤怒的原因。如果不传播团结 (因为我们并未拥有它), 我们就在“制造”反犹太主义。

看看联合国谴责以色列的案例数目与谴责所有其他国家的案例总数对比,说明了以色列在世界上得到了越来越多不成比例的关注。但以色列很独特,而且犹太人普遍地表现出彼此冲突,不和谐和疏远,因此他们无法建立一个统一的社会。

所以当全世界在沉沦于社会,政治和国际冲突时,应该成为团结榜样的这个民族,其行为却恰好相反。

因此,我们必须开始从事团结工作。我们也许不知道怎么做,但我们需要的只是努力去团结,而非企图互相践踏,以向世界展示他们所期待的来自我们的榜样。

一旦我们开始从事团结工作,我们就必须将其与世界分享,就算这团结还没有完善。这将会成为履行“为了各民族的一束光”的承诺的开端。

我们不需要否认或隐藏我们之间的差异。所有我们需要的只是展现我们可以超越差异之上去团结! 我们需要展示我们的独一性使我们成为社会不可或缺的部分,因为我们是为了共同的利益来运用它的。虽然每个人都不同,但我们全都围绕着同样的愿望团结起来,将我们独特的能力奉献给我们的社区,我们的国家和世界。当我们学着在我们之间如何彼此连接,我们将会建立起世界需要的榜样——即通过一个积极的连接方式来重建社会。

纵观我们民族的历史,我们的先知恳求我们去团结。我深信现在我们必须至少要付出努力, 好让我们在这段历史章节中不会成为在劫难逃的一个民族,而是成为喜悦和幸福的民族,不仅仅是为了我们自己,也是为了整个世界。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