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3日,在一周春假之时,一个人飞往向往多年的以色列,准备在耶路撒冷度过一周时间。早先曾有若干朋友表示有兴趣同去,但临到订机票之时一个个都退缩了,总是找这样那样的理由——其实如果我决心不是很强的话,我也可以给自己找一万个理由不去,但是我只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很充足的理由去,那就是有生之年要去寻找耶稣的足迹,而且越早越好,事不宜迟。

为什么要去寻找耶稣的足迹?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我们从事人文科学研究或者音乐、绘画、戏剧艺术,几乎处处渗透着《圣经》的影响。欧美经典文学作品,对于《圣经》的引经据典比比皆是,以至于我们当年初学英美文学,有美国教授说首先就要熟知《圣经》;而欧洲绘画、雕塑、音乐、建筑更是一部活生生的《圣经》画卷。第二,从西方现代文明的辉煌成就看,基督教是起到相当的作用的,虽然凡事都有正反两面,但是正面作用之大我们有目共睹。美国怎么由清教徒建立起来的?西方宪政制度怎么建立起来的?西方推崇的契约精神受到什么精神和道义支柱的支撑?普世价值,如自由、平等、博爱、民主、法治,又是源自何处?若和基督教的关系摆脱得一干二净,恐怕还很难。

正因为如此,我才觉得这世上让我崇拜的活人没有——以前所谓的人间“神佛”其实都是和我们一样有着七情六欲的人而已,我们希望有完美无缺的精神典范,殊不知我们都是造神运动的同谋而已,但是耶稣短短一生,由四大福音书朴实无华的笔墨记载的却是一个完美无瑕的人,他也有人性的脆弱和疑惑,但最终还是走向了圆满。

人与人的差别太大,每个人人生中的着重点也千差万别。同样有5000元,有的人先拿着去买了首饰、皮包,有的人则去澳门豪赌,有的人则去香港购物,有的人则大吃大喝、微信直播,而有的人却去寻找灵性之旅。不久前一个朋友随一群人去印度和尼泊尔朝圣,更有无以计数的欧美游客前往耶路撒冷朝圣,目的是净化自己的灵魂。他们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是走在凡人之上的凡人,是人类中知性与智慧的层次更高的一类人。我们活着究竟为了什么?对于功名利禄的追求由不得你,但是对于灵性的追求,你要多少,可以得到多少。世间万物我们都难以把握操控,但唯有一样任由自己左右,那就是对于精神境界的提升。比如选择吃肉还是吃素,那一念之差,完全在于自己。

如果你想追寻圣人的足迹,那就开始计划自己的灵性之旅吧。人在中国,那就先着手印度和尼泊尔,寻找佛陀的足迹。如果人在欧美,那就先酝酿耶路撒冷等地,重温耶稣短暂的一生经历的所有重大事件的地点。我不建议报旅行社,因为那会走马观花,使你无法决定在你喜爱的地点的逗留时间。比如此次耶路撒冷之旅,我就三次来到圣墓大教堂——据信这里是耶稣最后钉死在十字架、陈尸和复活的地方,虽然考古学家有所争议,但是这个地点的象征意义大于考证的意义。

出门在外是锻炼自己胆识的最佳机会。一个人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外国,有一门或多门外语好是很大的便利——不仅要求你什么都会表达,更要求你什么都能轻而易举听懂,无论是机场广播里的紧急通知,还是各种口音的海关官员的问话,还是一个公交车司机的喊话。出门在外,更需要应变能力和主动、外向的性格,否则,一个不好意思的心态,恐怕会导致你耽误一个航班的重大损失。无论乘坐巴士、找路、换钱、点餐、购物,要会厚着脸皮到处问人,哪怕他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冷面杀手式的人物。性格决定命运——我曾是一个在国内都不好意思问路的内向之人,但是周游世界的历程改变了我的这一性格缺陷,以至于凡是跟我出行的亲友在旅行过程中都对我有很大依赖性。

一个人旅行,如果是为了探索历史人文,那么不要贪图酒店的舒适和豪华,因为你每天晚上回到酒店无非就是睡个觉而已,每天几乎16个小时都在外面奔波。所以,酒店只要功能齐全、卫生洁净、安全可靠,简约、狭小一些没有问题,但是地理位置一定要便利。在耶路撒冷,很多星级酒店都在较为偏僻的地段,而我入住的只有7个客房的小客栈却在耶路撒冷的王府井中心地带,到主要历史景点都可以20分钟内步行到达。

我在网上预订的这家小酒店,经营者是一个俄罗斯犹太老太太。我听见她和工作人员说着俄语,于是我也跟她用俄语攀谈起来,她惊讶不已,问我如何会说俄语。老太太的希伯来文也比较流利,但是明显她的俄语最流利。在以色列,俄语几乎是这个国家第二大语言,因为处处听见说着俄语的服务人员,他们都是在犹太《回归法》下从俄罗斯和原独联体国家移民到以色列的犹太后裔。后来,我遇到阿拉伯人又跟人说了几句阿拉伯语,也博得阿拉伯人的欢迎。总之,人多学几门外语,哪怕不能进行深度的会话,能做到寒暄也可,因为说着不常被外国人掌握的语言,如俄语、阿拉伯语、希伯来语,是很快与人打破隔阂的捷径。当然,英语要做到很精通,那是必须的。

出门在外,不跟当地人聊天交友,就无法了解当地的社会状况——人们在想什么,担心什么,抱怨什么,希冀什么?光上网搜索还不行,要深入当地百姓,搜集第一手资料。这个过程也是锻炼和提高自己异国他乡迅速社交的技能。我在耶路撒冷短短几天,便很快结识了好几个很有故事的人物。第一个便是来到耶路撒冷不到十分钟便邂逅的街头画家诺尔曼。我问他的作品多少钱,仅仅一个“一百谢克尔”三个单词,我就知道他的母语是美国、加拿大英语。果不其然,诺尔曼是加拿大犹太人,1948年生于安大略省尼亚加拉大瀑布附近的圣凯瑟琳市,1967年移居以色列至今。现在已经退休,以卖画消遣。我们聊起了世界各地犹太人的复国热潮,聊起了以色列的《回归法》和加拿大对于双重国籍政策的逐步开放。不出两天,我又在圣墓花园结识了美国人辛迪女士,她则是退休后卖掉美国房产随丈夫移居以色列从事教会的义工活动。

由于耶路撒冷中国人的稀少,走在街头会十分显眼,时不时会吸引来好奇的目光。路过一家快餐厅,犹太人小伙计热情地将我拦住,让我品尝他们做的素丸子。我怕有猫腻,尝完了就要钱,但是他们坚持我品尝。他俩还开玩笑,一个说另一个生在香港。我问:“真的吗?”二人开怀大笑起来,这么一个浅显的笑话就能让二人开心不已,我很羡慕。之后我在这里买了一个以色列饼卷素菜,十分可口,价格公道,约合人民币30元多一点。我提出给他们照一张相,他们竟然热情地邀请我到柜台里面照相,我怕影响食品卫生,就没进去。

短短几日,大部分人都是热情友好的,当然,后来也遭遇到了难惹的刁民,主要都出现在旅游景点附近。我相信中国旅游景点一样会有类似的刁民。少数刁民不会影响这个国家人民给我留下的美好印象。海外游历,时时会有计划赶不上变化的情况,所以总会有意外的开支,这时候就是考验和磨练一个人对于金钱的态度的时候了。著名作家李彦有一句名言我十分赏识:人生中最能舍弃的就是金钱。是的,当出门在外旅行中,有人跟你磨磨叽叽、别别扭扭,无非就是为了多挣你一二十美元乃至一两百美元而已,只要不算过分,那就给他。他多拿了那二三十美元会高兴地、卖力地为你服务,而你少了那二三十美元也穷不到哪儿去。我此次在耶路撒冷就遇到一个紧急情况,我想到了作家李彦的那句名言,做出了果断的决定,结果犹太老太太很诚挚地对我说:“你比别人眼界都宽!”

海外游历能让一个人眼界和头脑更开阔,心胸更豁达,情感更深邃;它会给人后面的人生带来你预想不到的积极影响。我过去的海外游历还不够,但是仅有的不到20个国家的游历已经让我内心越来越丰富、睿智,对于未来越来越少的胆怯和担忧,看问题越来越能跳出固有的框框,更能辩证地,加以比较地看待事物的全貌。感谢这个世界,她本身就有那么多的财富等着我们去探索,但是这些财富不是手到擒来的,而需要我们去探秘,去亲历。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