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來大學給我21歲的一年教導,充實滿滿。最印象深刻的,就是Issues in Israeli Society這堂課。在Kalpan教授精闢的講解下,對以色列社會有更貼近、深入的認識。想利用下來的時間,將筆記整理好,分享給大家。當然,如果我有任何錯誤,請立即指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的主題沉重點,不過也較寫實生動。先來談談伊索匹亞的移民吧!

大家可能會有一種錯覺,以為中東國家的人,大概都是長得同一種樣子。深邃的五官、健康的體態,開口流瀉出如詩如歌的閃族語。而事實上,遲遲於1948年才正式建國的以色列,有大批的新移民為了和已在當地深根的民族爭奪資源,前前後後又引發不少戰爭,也在土地、政策不斷的變動之下,造成民族間更多的交流,也有多元的面貌。

以最簡單、通用的二分法來說,以色列移民包含源自阿拉伯國家(含阿拉伯半島、附近約旦、敘利亞、埃及等)的阿拉伯民族Sephardi,還有較晚來的歐陸白種移民,稱為Ashkenazi(包含西歐、東歐、北非以及俄國等)。根據統計,以色列七百多萬公民中,有1/4不是猶太人。以色列政府在法律、政策上較偏向猶太單一民族行事,推崇單一民族文化,更是將建架於錫安主義的國家,進而延伸到猶太教律法的施行。所以當今的阿拉伯民族,不論是面對兵役、公民護照、行車與公共場合安檢等,都引起不少憤懣。這個主題很大,或許我們該把他歸類在另一篇文章裡面。

而伊索匹亞人不被歸類為這兩種移民裡,他們和以色列的淵源,還要追究到聖經列王紀第10章、與歷代志第9章。Beta Israel,貝塔以色列,中文翻譯為「以色列之家」,在家鄉被稱為Falasha,翻譯為「陌生人、流亡者」。他們在1960年被以色列科學家在伊索匹亞考察時發現。Beta Israel遵守猶太聖經、守安息日,並過猶太重要節日逾越節、住棚節等。然而,因為沒有研讀後來出現的猶太經典,造成以色列猶太人與他們對信仰的出入,貝塔以色列人剛開始不被接受。遲遲到1973年,才有拉比認定Falasha是古以色列人子孫。關於貝坦以色列人與以色列的淵源,還有多種解釋。

第一種解釋,在聖經中紀載道:三千年前伊索匹亞(士巴、古實)女王對所羅門王的財富與智慧感到佩服,雙方交換了大批貴重禮物,並讓猶太人前往伊索匹亞定居,而有了猶太後裔。

另一種解釋,在《列王榮耀記》當中寫道所羅門王與士巴女王的兒子孟尼立克一世,來到埃僿俄比亞,成為以色列支派的後裔,甚至將伊索匹亞稱為「以色列第二」。多年後,孟尼立克一世回耶路撒冷探望父親,還一同帶走了約櫃。不過這方面的紀錄是存疑的,聖經並沒有提到約櫃失蹤這件事。

以色列對伊索匹亞的移民,一開始其實是抱持歡迎態度的。以色列政府甚至在1984-1991年間,先後發起「摩西行動」和「所羅門行動」,透過空運幫助部分伊索匹亞猶太人回國。而在行動中間,拚了命想回到以色列的伊索匹亞人拉車、走路穿越蘇丹,很多人難逃生病、飢餓、搶劫、叛亂與強姦之死。原本只屬於蘇丹與以國政府間穫許的秘密行動,使附近後知的阿拉伯國家施壓蘇丹,在行動第二年便遭中斷。然而,以色列政府仍然答應將剩下的貝塔以色列人運回國。而第二次的行動,更是因為叛軍侵入伊索匹亞首都,並強行將貝塔以色列人圍攻其內,才讓以國政府與以航合作,將機內的座椅拆除,用34架大型客機將剩下的14324位貝坦以色列人運回以國,解除危機。

近年來伊索匹亞移民最大的示威遊行,便是在2006年發生的「棄血事件」。由於以色列政府擔心伊索匹亞移民捐血帶有AIDS病原,便私下將大批伊索匹亞捐血丟棄,造成憤慨。大批宗教領袖、學生走上街頭,一同伸張權益。

引發伊索匹亞移民與以色列政府緊張關係的事件之二,還有在移民進駐以色列,以色列猶太事務局(JAFI)在當事人不知情的情況下 ,在十年間強制為大批移民注射長效期避孕針,導致移民生育率降低。雖然以色列政府在事後出面,承認有這樣種族節育的行為,仍然造成國內外對以國政府強力強硬的行事風格,又添一筆不良紀錄。

直到2010年,以色屆政府宣布不再接受伊索匹亞的新移民潮。而今年八月初,以色列政府正式關閉了對伊索比亞移民的大門。原本本著相同信仰開放移民,卻也因為人群間更多的分隔,造成更多的問題。

現在來說些無關緊要的。大家不要以為伊索匹亞移民長得都和國內人道救援相關團體雜誌裡的照片一樣…其實,她們都很漂亮。跟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很多也在軍隊中服務、一起上學。我自己在進出東耶路撒冷檢查哨的時候,就遇過幾個。

好吧!認真看完的聽眾有福了!因為會想寫這篇的動機,部分是因為被朋友帶去吃伊索匹亞美食,哈哈。

隱身在耶路撒冷巷弄間的餐廳,還要鑽進騎樓裡,在灰暗的燈光爬鐵架樓梯,只有一張海報,沒有明顯招牌。不過,光是門一打開,就能聞到很香的豆泥味,不瞞大家說,還蠻有中國菜的香味呢!

11

內部裝潢,有沒有很有趣

22

朋友叫了辣牛肉配上各式各樣的醬料,我們還點了有名的伊索匹亞啤酒

33

好喝耶!本小姐不太喝啤酒,可是昨天很快和食物一起解決

另外…整場晚餐吃下來,是沒有刀叉的,所以吃完被紅油沾得兩隻手都是,用手撥餅皮包食物,也很像是小時候在玩扮家家酒,其實我玩得還蠻開心的。女生吃東西不要怕啦!體驗不同的文化風情,只要交情夠好在朋友前醜一下,應該不會被說話吧 😛

至於衛生方面,我就不太能保證了,因為今天早上趕緊上了廁所… 而且我洗了澡兩次,都洗不掉我手上的味道,哈哈!不過久久一次,因為價錢也不是太便宜(兩份餐吃下來加上啤酒快100 NIS,還要給點小費)

44

帶醋味的灰色餅皮: 軟軟QQ的很像鬆餅,旁邊是各樣的豆泥、辣椒醬料(不怎麼辣)

Kalpan教授說,伊索匹亞人比大批俄國移民(蘇聯解體後)大概早來五年,好一點的有小型旅行車以舉家遷移,其他人則住在集體照護中心、自己租廉價旅館,有些人最後就會到他們地下營運的短時飯店。買時數,在擁擠的房間裡盥洗、睡覺,然後再次遊蕩街頭。特拉維夫中央車站,就是因為半夜有大批移民遊蕩,造成新的治安問題。

低教育水平是伊索匹亞移民現今最大的問題,雖然以國政府提供移民各樣的語言課程,還是沒有辦法彌補從傳統農業社會到大都市中的文化距離。在耶路撒冷,則可以找到伊索匹亞人的教會、社區,和小朋友的教會學校。雖然伊索匹亞人某種程度來說還比一般俄國移民容易同化,移民後甚至保留女性出外工作的文化。然而她們帶來的技術,不外乎是陶塑、編織等非必須民生用品,這也讓他們家計更為困難,因而侷限在社會底層工作。

多樣的移民造就今日如熔爐般的以色列,接下來會為大家帶來更多的介紹,你們勇敢地分享,都是我最大的支持,所有的照片、文字,都是自己用心手打、照相出來。希望可以為大家帶來更多以色列的風貌,讓大家也可以和我一起擁抱,以色列:)

部分參考資料:

Beta Israel- Wiki黑色猶太人@雅媽的家

誰是以色列人? @ Hic et ubique

Professor Kalpan 口述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