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所读圣经段落是《创世记28:10 – 32:3》。

作者 拉比雅科夫•纳根(以色列)
翻译 Dan
编校 邹云鹏,天佑(Amit)

在前往迦南的旅途中,一天晚上,雅各伯梦见一条顶端直通天堂的梯子,而神圣的天使以此上下。这梦令雅各伯完成了一场神性上的顿悟:“而雅各伯从睡梦中醒来说道:“上主真的在这个地方——而我,我却不知道。”

无意识的生活

拉熙(见文后注1)将这句话“而我,我却不知道”如此理解:“若我知道,我必不在这圣地睡眠。”拉熙发现了这句话的简要意思。雅各伯没有意识到上主在那个地方。这个解读的含义在于,正如雅各伯浑然不觉,上主却在那里,同样,上主也以类似的方式存在于其他不同的地方,而我们,也一样,浑然不觉。这里的挑战是去学会识别出上主的临在,以及如雅各伯从他睡眠中惊醒一样,从麻木中进行神性上的觉醒。雅各伯的故事教导我们,通向觉悟的门与当下的神性实相相连。

我不了解ego(小我)

有一个观点认为,小我是立于我们凡人与对上主的认识之间的障碍。然而,我更愿意这样去读这个句子:“上主的确在这,而我不知道。”(《创世记28:16》)我不知道如何寻找到上主是因为我不知道“我”是谁。要实现对自有永有的上主的临在的辨认必须深入地探究自己的生活:我内心世界,我的生活经历,我的家庭,我独有的能力,我的失望,令我愉悦的事情以及我最爱的事情。

找到真意以及神性生活的关键只能在我的个人生活中发现。当我真正认识我自己,当我调谐自己,当我真的,真的作为我自己时我会,同样的,发现我自身与上主相连的地方。一些不能认清他所有的小我的人没有机会认清栖居于他之中的神性,同时如Rav Kook 加的一点,他必然也无法认清在他人之中的神性:“而既然没有‘我’,那么也没有‘他’以及其他众多,自然也没有‘你’。”(orot hakodesh神圣之灯,卷三,140页)。

在“我”和“小我”之间有一个重要的差别。前者是我们必须发展培养的自性 ,而后者必须被抛弃掉。然而,在这一念中却暗藏危机。人总是倾向于自欺,好使得自己能够大胆地表现自己的缺点,展露小我,而恰恰正是此时人需要舍弃小我。

在寻求自性中规避谬误的基本步骤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寻求自性的旅程即人生旅程。这并不是为了圣化我当下状态,而是为了一点点地,慢慢地深入探求。

其次,其顺序一定遵循这句箴言:“避开邪恶并行善”(圣咏34:15)第一阶段就是要将人自恶习劣性中解放出来,破除小我及其根源的欲望。这一阶段是为人能够进入第二阶段——揭开,展现并培养清净自性之音。

再次,则是消除我们之前提到的潜在的危险——怎样地向内聚焦会导致出现小我的执着——人必须将向内在的神性聚焦与外在实践结合,要着眼于为他者的服务。
最后,人必须认清诸心性中每一特性,以使人不昧于此。

上主栖居于我灵魂深处的信仰教导我,在我内心中存在着一种潜藏的超然连接。我与根源的连接能够使我看见在他人心中所拥有着的那同样的火花。在我看见我与上主,《妥拉》和我的同胞相谐的独一特性时,在我看见我那由其他无数枝条中生出的根茎所生的独一的枝时,这一刻,我知晓,我已触及到本质。

另一方面,小我在自我,物质世界与超然世界中创造出了一条识别的鸿沟。当我忿怒时,无论出于嫉妒或者傲慢,这鸿沟都为我显示出了此刻我与世界之间的距离,以及小我依然将我紧紧束缚。

当我深深看到我的这个愤怒本身时,我就能意识到愤怒并不是我(只是我的某种表现)。从这个超越的视角去看我的情绪,我就能立于我的情绪之外,而不是任由其占据我的全部,我相信这里存在着自性,那正是我渴望到达的领域 。

【译者注】

1. 拉熙 (Rashi) – 所罗门•本•依撒克,是法国11世纪著名的犹太圣经解读者。

关于作者

拉比雅科夫•纳根

拉比雅科夫•纳根(1967年–)是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犹太哲学博士,Otniel(俄陀聂)塔木德学校的教师。他有很多关于犹太精神、律法、哲学及塔木德等方面的论著。他积极与基督教、佛教及穆斯林的导师进行深度的交流。同时,他还研究东方哲学和理论,认为犹太教中也包含东方文化的因素。

22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

关于博主: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来自以色列,他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是“锡安号角”的主要发起人。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