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所读圣经段落是《创世记25:19 – 28:9》。我们将听拉比纳根谈谈犹太人应有的同情心。

作者 拉比雅科夫•纳根(以色列)
翻译 Dan
编校 邹云鹏,天佑(Amit)

《光辉之书》(见脚注1)对于雅各受到的惩罚原因的解释让我们知道这件事并不单纯。雅各受罚并不是因为他有偷窃或者撒谎的罪行——“你的兄弟带着谎言而来,带着你的祝福而去。”(《创世记27:35》)——但更是因为他怠慢父亲的感受——“以撒就大大地战兢”(《创世记27:33》)。《光辉之书》写道:“因为雅各令父亲陷入如此恐惧中,他也受到了来自约瑟的惩罚,当他听见‘我们捡了这个’时,也陷入了同样的恐惧中”。(《创世记37:32》)(《光辉之书》,轶事篇Toledot 144b)

《光辉之书》解释说拉结也因类似的原因而死。当雅各携家带口从拉班家逃离时,拉结偷走了她父亲的特拉芬(一种神像)。拉班追上雅各家并要求归还特拉芬。雅各不知道拉结偷走了神像,并坚信自己清白,宣誓说,若在他的家产中任何地方找到这特拉芬,那被发现偷窃之人“不得存活”(《创世记31:32》)。我们可以设想拉结的死亡由雅各的诅咒引起,但《光辉之书》给出了另一个解释:

而即使拉结这么做(偷走特拉芬)是为了结束她父亲的偶像崇拜,她也受罚使得她无法看着便雅悯长大,或者甚至和他一起待一小时也不行,因为她令她的父亲痛苦,即使是出于好的目的。

 

–《光辉之书》,他生活篇Vayeitze 164b

《光辉之书》始终使用着这种方法:甚至令一名偶像崇拜者伤心也是受罚的原因。正如雅各因偷走祝福而受罚,拉结也因偷窃而受罚,即使她有一个好的动机(见原作者注解)。要给他人良好感受的教导再次出现在下一代人当中。《光辉之书》描述说,在波提乏家降临到约瑟头上的麻烦也是一种惩罚,惩罚他对他父亲的感受视而不见,当雅各在为丧子而哀痛时,约瑟却在“卷头发”,在埃及享受王子般的生活(《光辉之书》,他生活篇Vayeitze 189b ,弥德拉熙)。

《光辉之书》内的观点认为体谅他人的感受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正合适用于训导当今的时代精神。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人不仅要增加他们自己的智力和学识,也要增加他们的情感知觉能力。

《光辉之书》对人的感情世界非常重视,里面记录了许多关于这方面的对话,比如一个典型的例子:某个拉比去问另一个拉比一个问题,而所记载的另一个拉比的反应只是“坐下并哭泣了一小时”(《光辉之书》,神谕篇Pinchas 218b )。西方老套的传统教导男人禁欲,大男子主义,以及约束自己对感性,但犹太男子却被教导要有同情心。

【译者注】

1.《光辉之书》是卡巴拉(犹太秘传)的代表性理论著作,使其真正地进入了犹太人的视野。卡巴拉是传统犹太教典籍的重要部分之一,用来解释永恒而神秘的造物主与短暂有限的宇宙之间的关系,在犹太思维和理论体系中具有深厚的根基。在大约12世纪末和13世纪初,《光辉之书》作为其代表性的理论著作,真正地进入了犹太人的视野。卡巴拉对犹太精神有巨大影响,比如掀起哈西德主义的出现。同时,它也影响到犹太教的其他方面,包括律法、服装、传统、圣经解读,以及祷告内容等。

然而,千百年来这却始终是一门极挑学生的学问。起初研习卡巴拉的只是犹太人,而且每个时代只会传授那些智慧水平高度发展的个人,对于没有准备好学习它的普通民众,它一直是处于有目的的隐藏的状态。但自20世纪和21世纪以来,随着国际社会对宗教神秘学的研究兴趣蓬勃发展,卡巴拉也开始进一步得到更广泛的关注,现在很多的非犹太人也在研习卡巴拉。

2. 原作者注解:我不否认我认为拉结乐受到的惩罚超出了她所应受的范围。在后面的部分里,《光辉之书》写道:“正义应该受到严格标注监督(《光辉之书》,他送篇Vayishlach 175a)”。然而,在紧接着的另一篇文本里面,它提出她令父亲遭遇痛苦不是令她死亡的原因,只是时间如此而已。拉结伤害了她父亲,因此在生儿子的时候死去,而没有和自己的儿子培养出深厚的关系。

关于作者

拉比雅科夫•纳根

拉比雅科夫•纳根(1967年–)是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犹太哲学博士,Otniel(俄陀聂)塔木德学校的教师。他有很多关于犹太精神、律法、哲学及塔木德等方面的论著。他积极与基督教、佛教及穆斯林的导师进行深度的交流。同时,他还研究东方哲学和理论,认为犹太教中也包含东方文化的因素。

22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

关于博主: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来自以色列,他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是“锡安号角”的主要发起人。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