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传统,《妥拉》被分为固定的段落,一共五十四个,每个安息日都有对应的段落,按照这种分法一个希伯来纪年循环吟诵一次《妥拉》,每个固定段落有自己的名字,大多取该篇目第一句话的句首,类似“关雎”这种中国古代诗文命名法,如之前我们已经见过的太初篇与诺亚篇就是很好的例子。这种分段法所分出的每个诵经篇章被称作Parashat Ha-shavua,简称parasha)。

Chayei Sara(撒拉的生命)
《圣经·创世记》23:1到25:18

作者 拉比Shraga Simmons (以色列)
翻译 Dan
审校 邹云鹏 & Amit(天佑)

《妥拉》章节“Chayei Sarah”,其字面意思是“莎拉(撒拉)的生命”。奇怪的是,本段落的具体内容却没有讨论莎拉的生命,而是描写了她的去世与葬礼。而且故事并没有终结于此,相反,它继续叙述,直至圣祖亚伯拉罕的去世。如果本篇目完全在讨论死亡,那么它怎能被冠名为“生命”?

生命就如一艘船,而一艘船往往在经历它的处女行时接受风雨的洗礼。我们满怀期待盼望这艘船会经历一段平安圆满的旅行,但在许多年后,这艘饱经风霜的船回到码头时,又发生了什么呢?那聚光灯,拥簇者,欢庆酒,又在哪里呢?

犹太教内有一种说法认为这正是值得庆祝的时刻。因为这一刻证明了这艘船的成就与价值。这正解释了,为何《妥拉》以莎拉和亚伯拉罕的去世作为对他们生命所拥有的巨大价值的庆祝。

孩子的成长可以用数月的时期来衡量,而一名成年人,其成长却需要以为时数年的阶段来衡量。因为我们不会期望一个十岁的孩子做出如他五岁时的行为,但却期望一个四十岁的人做出三十五岁时做的事情。

在描述亚伯拉罕的生命时,《妥拉》如此叙述道:“这是亚伯拉罕一生的年岁的日子”。《妥拉》通过以日比年来告诉我们,大部分人的成长是以年来计算的,但亚伯拉罕和莎拉的成长是按日来计算的。他们每日都在成长,他们充实地度过每一天。

作为亚伯拉罕和莎拉的效法者,我们继承了他们的神性遗产。他们生命中的每一刻都过得充实而有意义。愿他们的先例能激励我们效法如是。

关于作者

00

拉比Shraga Simmons

拉比Shraga Simmons 同时也是记者以及电影制作人,1961年在美国出生,他从事犹太成人教育事业以及与支持以色列有关的项目。他写的书展示了西方媒体在报道以巴冲突方面的媒体偏见。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

关于博主: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来自以色列,他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是“锡安号角”的主要发起人。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