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比读经】Vayeshev(居住)

参读《创世记37:1 – 40:23》

作者 拉比雅科夫•纳根(以色列)
翻译 Dan
编校 邹云鹏,天佑(Amit)

每个人都是天使

本篇《圣经》妥拉讲述了尤瑟夫和他兄弟的故事。雅各派遣尤瑟夫去检查他的兄弟的工作,却促成一项永远地改变了他个人生活和犹太人历史的使命。尤瑟夫在寻找他的兄弟时遇到了困难,但在他的旅途中他遇到了一个对他提供帮助的匿名者。

这时一个人看见尤瑟夫在旷野中游荡,于是这个人问他:“你在找什么?”他回答说:“我在找我哥哥们。请告诉我他们在哪里牧羊?”那人说:“他们从这里离开了,我听他们说‘我们去多坍吧。于是尤瑟夫顺着哥哥的路在多坍找到了他们”。(《创世记37:15-17》)

为什么妥拉会注意这件事?究竟是什么让和一个匿名者的互动也值得关注?在《弥德拉熙•大创世记》(《Parsha84:23》)中教导说,这个人其实是个天使。弥德拉熙教导说,在人生的重大关头上,上主会通过派遣天使去干预来实现计划。在这段弥德拉熙中提出了一种存在主义的观点:“上主召唤他为指引者,在浑然不觉的情况下,让他落入他们手中……这整个故事不是白忙一场,而是要我们知道‘一切都在上主的计划之内’(《箴言书19:21》)。”

根据这段论述,这个天使并不是形而上学中的论述之物,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在不知不觉中就扮演了上主派遣的使者的角色。(《Rambam Bereshit37:15》)

圣意,而非巧合,引导着宇宙。这洞悉力可以赋予我们所有人生大事以意义。如果我们的人生完全建立于巧合之上,我们就会迅速迷失于沮丧中,并一直有着这样的思维模式:“如果我已经做了……”或者“如果……没发生过,那么……”。另一方面,认为上主倾听我和我的需求、并赋予我价值和意义可以帮我融入生活的挑战,并坦然接受它们。这种人生观可以让我们以读一篇故事一样的态度审视我们的生活,并找到其中的意义,提出关键性的问题。

这种人生观促使我们每一个人问出下面这个问题:“我有多少次遇见上主的信使?”就我个人而言,我感觉在每次人生的重大关头时,我都遇见了上主的信使。从我回归以色列开始,到寻找我的灵魂伴侣以及工作地点,再到上升到内在神性世界的运动,在每一次,我都蒙福地遇见了上主的使者。

神迹与行为

是否相信,我们人生故事并不是机会搭建而成,而是由上主的手以及我们个人的选择而塑成?难道在这世上举起上主的地位是在削弱人的地位的基础上的吗?若我的生活中很多事情不取决于我,而我对此没有控制能力,那么我又是谁?

在乌利尔•西蒙教授的《寻求和平》一书中,他设了专门的篇章讨论这些问题。他很详尽地阐述了尤瑟夫和他哥哥的故事是何以表明“圣意和处罚不仅不是矛盾的两边,它们甚至有时会互相支持”(58页)。在生活中充满了“神迹”,那一刻我们经历了神圣的介入,但是没有人的行为参与的神迹没有任何意义。例如,上主可以让人相遇,但是在相遇后发生什么则由我们决定。

上主挑战我们,让我们进入某个特定的时刻,但合适道路的选择权在我们手中。上主和人在引导事情的发生上是合作关系。在我眼中,上主引导着我的生活,我的选择与行为的意义,而不是破坏它们。

在巧合与圣意的平衡下,在人的行为和神圣助佑之间的问题,也出现在雅各的生活中。他在生活中常常面临难题,并且在大部分情况下,是随机时刻遇见的:比如,他在他兄弟以扫之后从母亲的子宫中出来。在这个情况下,他被迫去购买长子权,以骗得父亲的祝福,并因此离家二十年。正如“一个钉子”那首歌唱的一样,正如一场战争的失败是由于马掌上缺一个钉子,雅各也面临着类似的情况,而他的那个钉子则是他仅仅出生稍晚的这个现实。

然而,正如我们在上个诵经篇所看见的,在那个故事中雅各和天使搏斗,而这出于无论任何一件事都要尽到全力的拼搏。这与他不变的精神相连,而通过这件事他获得了他作为以色列的身份,作为他拼搏的报答——:“因为他同神同人相斗,都获得了胜利。”(《创世记32 :29》)

关于作者

拉比雅科夫•纳根

拉比雅科夫•纳根(1967年–)是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犹太哲学博士,Otniel(俄陀聂)塔木德学校的教师。他有很多关于犹太精神、律法、哲学及塔木德等方面的论著。他积极与基督教、佛教及穆斯林的导师进行深度的交流。同时,他还研究东方哲学和理论,认为犹太教中也包含东方文化的因素。

22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

关于博主: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来自以色列,他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是“锡安号角”的主要发起人。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