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段落《出埃及记27:20 – 3-:10》

翻译 利维
编校 邹云鹏,天佑(Amit)

人靠衣装

正如马克·吐温说的那样:“人靠衣装”,衣着可以表明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和社交角色,甚至可以影响到我们的自我意识。本周的经文(Parshat Tetzaveh)向我们描绘了犹太祭司们在帐幕执行他们宗教仪礼时的衣着,根据《弥德拉熙》的说法,祭司们的衣着所能给以色列人带来的赎罪效果等同于牺牲献祭。

赎罪之声

《弥德拉熙》继续解释说,祭司衣着的每一件穿戴物品代表不同的赎罪,他穿着长袍对应所赎的罪是lashon hara(所谓恶舌,即带着不正当动机的言语),恶舌让我们每个人受到伤害也铸成了罪。

一个人口出恶言原本没法弥补,但妥拉给了他一个赎罪的方式,怎么赎罪?靠祭司袍子周围的底边上的铃铛,正如经文里写的那样:“一个金铃铛一个石榴,一个金铃铛一个石榴,在袍子周围的底边上。亚伦供职的时候要穿这袍子。他进圣所到耶和华面前,以及出来的时候,袍上的响声必被听见,使他不至于死亡。”【出埃及记28:34-35】“圣者,愿他被祝福,袍上铃铛的响声也即赎罪之声。”(Vayikra Raba, Parsha 10,6)

《弥德拉熙》声称一个人口出恶言本没法弥补,可能源于两个原因:其一是多数人内心深处往往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言语伤害到了其他人,其二是人们并不清楚他们的言语可能冒犯到哪些人,恶言的一个鲜明特征是: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你没办法控制言语的传播。

尽管《弥德拉熙》声称一个人口出恶言本没法弥补,但它立刻就给出相反的观点,也即恶言是可以被救赎的。为了解决这一自相矛盾,我们必须深入理解祭司袍子上的铃响和言语的联系。让我们再仔细了解经文里对祭司长袍的描述:

“你要做以弗得的外袍,颜色全是蓝的。袍上要为头留一领口,口的周围织出领边来,彷佛铠甲的领口,免得破裂。袍子周围底边上,要用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做石榴,在袍子周围的石榴中间要有金铃铛。一个金铃铛一个石榴,一个金铃铛一个石榴,在袍子周围的底边上。亚伦供职的时候要穿这袍子。他进圣所到耶和华面前,以及出来的时候,袍上的响声必被听见,使他不至于死亡。”【出埃及记28:31-35】

袍子有头(ראש),有唇(שפה),嘴(פה)的词根反复出现,就像一个人的嘴一样,长袍也会发出声音。

我想说的是,我们的言语是双刃剑,它可以伤害别人,也可以祝福别人。正是言语的能力让我们成为独一无二的人,也使我们每个人成为上帝形象的投射。根据我的竭力理解,《弥德拉熙》声称一个人口出恶言没法弥补,是因为过去发生的永远没法改变,因此,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并不仅仅在于慎言,更在于积极表达正能量的言语。伤人的言语没办法抹去,但积极正面的对话永远不会太迟。为了治愈因恶言给这个世界带来的不协,祭司让美妙的宣讲、智慧的双目以及铃铛发出的和谐声响,伴随他在帐幕执行宗教仪礼。

言语污染和言语净化

“无非是说说而已”、“几句话干嘛当回事”,我们总是默认觉得言语无关紧要,可在我眼里,这是错误的假设。言语是我们表达自我人格的重要方式,它有很强的治愈能力(比方说在心理学上),也是一件强而有力的工具。言语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有很强大的破坏力,摧毁人与人之间的融洽,它也可以有很强大的修复力,重建人与人之间的信任。

言语可以带给我们兴奋、提升、爱还有亲密关系,当然,也可以表达粗鄙、嘲讽和蔑视。我们无法看见自己说出的话,但我们的言语比其他任何东西,都更能影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同时言语也像某种媒介,能传导我们彼此的经验,以及我们的情绪。改善我们的谈吐,就能从某种意义上改善我们周围的世界。言语环境就像空气环境,空气质量对我们很重要,因此我们总是不遗余力地去净化我们的空气,同样,我们也必须努力改善我们的言语环境,像净化空气一样,拒绝语言暴力和言语污染,从而净化我们的言语环境。

关于作者

拉比雅科夫•纳根

拉比雅科夫•纳根(1967年–)是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犹太哲学博士,Otniel(俄陀聂)塔木德学校的教师。他有很多关于犹太精神、律法、哲学及塔木德等方面的论著。他积极与基督教、佛教及穆斯林的导师进行深度的交流。同时,他还研究东方哲学和理论,认为犹太教中也包含东方文化的因素。

22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锡安号角”的主要发起人是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他来自以色列,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