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比读经】Vayigash

圣经段落《创世记44:8 – 47:27》

作者 拉比以撒•根茨伯格(以色列)
翻译 Dan
编校 天佑(Amit)

在本周的妥拉中,约瑟兄弟的故事在兄弟相认中达到高潮。约瑟无法抑制他的眼泪,他对兄弟们说:“我是约瑟啊!我们的父亲还活着吗?”(《创世记45:3》)在几段经文以后,我们读到他吻了他的兄弟们并抱着他们哭。总而言之,妥拉中,哭泣这个词在约瑟身上用了七次,其使用度远超过其他任何一个《圣经》人物。

作为埃及的贤相,虔诚的义士,他在《圣经》中以大智慧著称。人们普遍对他有着这样的第一印象:一个如此英明的人,应该是严肃而克己的。但此处我们却能看见他细腻而深切的情感。一般情况下,他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合理的宣泄出来,但他绝不是冷血或是无情的人。这里的哭泣除却压抑已久的情绪,是否还有着其他更深沉的含义?

在开始默想之前,我们应当追溯妥拉中其他描写哭泣的地方,作为一个合适的开始,以对其进行分析。妥拉中第一次提及哭泣是在夏甲,撒拉的侍女,受到亚伯拉罕放逐之后。她将孩子放在灌木丛下离开了,好不亲眼看见孩子死去——此时她的儿子干渴将死。她坐在远处嚎啕大哭,这里的哭泣来自她心底的绝望与沮丧。

第二次是亚伯拉罕为撒拉之死而哭。这显然是应当的,这是出于对亡者的尊敬,以及自己情感上的弥补。

第三次则是以扫听见以色列冒充他领走了祝福后的痛哭。这哭泣中夹杂着绝望和抑郁。

第四次则是雅各遇见拉结时的哭泣。这是以色列在刚刚经过死亡与磨难后,第一次遇到一个与自己灵魂如此接近的一个人——自己家庭的一员时,亲近之心中所有的惊喜。

第五次则是以扫和雅各重聚时二者相拥而泣,这是兄弟二人分别多年后的第一次团聚。但我们却不知道这里以扫的泪水是否完全出自纯粹的真心。

第六次则是以撒为雅各去约瑟而哭泣。雅各的父亲知道约瑟仍在世,但他不能透露这些秘密。这是出自同情的另一种哭泣,为他人的悲伤而哭。

现在我们已经看到了四种不同的哭泣:绝望的哭泣,举哀的哭泣,亲近的哭泣以及同情的哭泣。但这里的哭泣绝不是这四种中的一种。相反,这是他共情的表现:“约瑟爱弟之情发动,就急忙寻找可哭之地,进入自己的屋里,哭了一场 “(《创世记43:30》)。这样的共情也使得敏感的人落泪,但绝不会引起铁石心肠的人哭泣。

但这里我们需要将之与自怜区别。自怜是被动的情感,它夸大自己的不幸,以自我为中心。而同情则是积极的情感,它能使个人给世界带来良好的影响。

目前为止,我们已经了解到悲伤的消极性,然而,悲伤也可以是积极的。在《圣经》中就多次提及它的正面影响,其中也不乏来自个人的情感因素。在《圣经》中,大卫王就常常提及他所流下的眼泪。悲伤除却消极的抑郁,也包含积极的悲叹。这种悲伤来自于我们得知我们与上主距离有多么遥远。这种类型的伤心绝不是郁闷与绝望,它净化我们的内心,引起我们的忏悔并使我们更加趋于美善。

令人惊异的是这种伤心并不和我们的喜悦相矛盾。如《光辉之书》所说:“我的心一边在下雨,一边却是艳阳。”内心可以并有能力同时承受这两种情感。其结果是,一个人可以在悲伤中忏悔,并同时为上主的同在感到舒心。

共驻于我们内心的喜悦和泪水,令我们对我们自己的情绪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为何明明是喜悦的时刻,泪水却湿润了眼眶?这种泪水出现于心再不能抑制住感情的时刻,出现于我们察觉到某些超过我们自身的事物,那如此美丽以至于令我们哭泣的事物出现的时刻。或许这样的泪水是反映了喜悦和向往,或是在面对自身与纯净美丽的距离时所隐藏着的些许忧伤?

我们很难对此下一个足够准确的定论,因为它们来自灵魂至高处超越意识层面的自然流溢;那是“归一”(Yehida, יחידה),此处所有的对立面化解为一。事实上,归一的数义值等于“哭泣”的数义值(37)。而在第二十三句中,“生”——灵魂的第二层超越意识的层面——的数义,等于“愉悦”的数义。因此我们得知,哭泣的根源高于快乐的根源。

圣贤教导我们,当约瑟为其他每一个兄弟哭泣时,他是在为两座圣殿注定要在便雅悯的领地上建立并被毁灭而哭泣;而便雅悯则是为日后会幕将注定于约瑟后裔的领地上建设并被毁坏而哭泣。他们的哭泣所流露的是深切的悲痛。然而,这哭泣也与遥远未来所埋藏的秘密的本质相连。

这段文字记录自《光辉之书》,它解释道,约瑟亲吻了他所有的兄弟并哭泣,乃是为日后十个支系散落并流放于天涯海角而哭泣。然而,《光辉之书》解释说,虽然约瑟和便雅悯哭泣,他们的兄弟们却没有哭。约瑟与便雅悯和另外十个兄弟在此间形成差异,是因为他们二人堪受神圣启示的火花,而他们的兄弟却不配。自此我们得知,有时哭泣是由神圣启示的火花那样高的层面所引出的。同样,《光辉之书》描述说,当拉比阿奇瓦听到《雅歌》中之隐藏着的秘密时,“他泪如雨下”。

这类泪水描述了哭泣中至高的层面——圣法至深处秘密的启示与来自灵魂之根——灵魂中“至一”层面的启示。这类的哭泣预示着我们时代即临的拯救,正如耶利米亚所预言的那样:

”看啊,我自北境引领他们,从地极召集他们;他们中有盲者,有跛足,有孕妇,有产妇;聚集成一大群,回到这里。他们将哭泣,祈祷,而我将带领他们来到溪水边,踏上不会跌倒的坦途;因为我是以色列的父亲,爱甫拉因是我的长子“(《耶利米亚书》31:8)。

拉比介绍

11

拉比以撒•根茨伯格(1944年出生于美国,1964到以色列)在1969年开始讲课。至今已经编写了超过80本书,涉及生活和科学等各方面。同时,这位拉比也创作了很多旋律。

他对科学,哲学,音乐等领域的精通使他能够把妥拉智慧连接到属于当代文化的课题,比如科学,心理学,艺术,医疗等。他每本书都是从深奥的角度来解读这些话题,并且用妥拉内在的智慧之光来理解它们。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

关于博主: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来自以色列,他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是“锡安号角”的主要发起人。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