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比读经】Shemot- 反叛的犹太信仰

圣经段落《出埃及记 1:1 – 6:1》

作者 拉比博士Nathan Lopes Cardozo
翻译 Dan
编校 邹云鹏,天佑(Amit)

一名伟大领袖需要具备良好的知识,丰富的经验,以及无畏的勇气等。往往只有少数人才拥有这些品质,而能够充分发挥这些优良品质的人甚至更少。

当我们了解到众师之师摩西的功绩时,我们会发现他承担了一个极具挑战性的工作,完成了一项人类历史上惊人的壮举:将几百万奴隶从反犹独裁下解放出来,将他们变成上主的民族,并承担起人类历史中最艰难的任务。

很多人认为要完成这样的任务,这位领袖需要接受最良好的教育,生活于最虔诚的环境,保持在神圣的洁净中,并从未受到异端思想的影响。然而我们回顾大先知的生平,我们将发现一个与我们的猜测完全不同的故事。

当大先知第一次离开法老的宫殿时,看见一名埃及人和一名希伯来奴隶打架,他毫不犹豫地打死了埃及人,并将他埋在土里。鉴于他在埃及宫廷中居住了那么久,这是第一次从宫殿中出来,我们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他出入埃及宫廷,受法老的私人教师教导,还可能是未来的储君。来自埃及文化的他,在第一眼看见埃及人时,应当对埃及人有强烈的认同感——但为什么他却杀了他?

然而《妥拉》如此描述:“他出去,去他的兄弟那里”(《出埃及记》2:11),可见他知道自己的犹太人血统。“他左右观看,见没有人,就把埃及人打死了,藏在沙土里”(《出埃及记》2:12)。这里以寓言的形式,描述了他的心理状态。他夹在两个世界中间。他接受埃及的文化和教育,但他却有另外的一颗心,一颗犹太之心。“他四下张望”,他知道他站在两个世界的交界口,“没有人”,没有人为他做决定,他将自己决定自己的路途。因此,他杀死了埃及人,将之埋在沙中——他结束了自己的埃及王子的身份,将它埋葬在埃及的国土之下,此后以希伯来人作为对自己身份的认同。

正是这个决定让这个世界走向发生了大改变。犹太人将神引入他们生活的中心,并肩负起无比的责任。大先知想必已经认识到,他解决了他的矛盾,也顺手葬送了他的未来。他不再拥有作为埃及储君的机会,还将作为一名流民,通缉犯,一名奴隶之子,受到埃及人的敌视与轻蔑。

真正的英雄是那些面对不能拒绝的恶劣环境时,在对其清楚的情况下坦然接受其后果的人。但绝大多数的英雄行为,都被遗忘,也在于被遗忘。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上主在烈焰的荆棘中召见了他,并将他视作未来的犹太人领袖。如果他是在温和的犹太环境下成长,接受最好的犹太教育,抵御一切来自外部的信息,那么,他就不是他了。他会留在法老的宫殿,成为储君,也将不再通过自己的力量转动寰宇。

令人惊讶的是,他并不是在一个正统而美好的环境中出生长大的。他生活在充斥着偶像崇拜,自我崇拜,道德虚无的社会中。正是如此才造就了他这样的伟大战士。因为他深刻地明白其间的虚假,并要推翻这荒谬的一切。这让他成为一个民族的领导者,同那一切相抗争。

犹太信仰的一个重要的教育意义,就是教导学生如何去抗争。犹太信仰是在其中而建立。亚伯拉罕是第一个抗争者,他打碎了父亲的神像,其后是他的儿子,是大先知,是以色列子民。

常常令人忽视的是,圣律《妥拉》的一个意义就是抗议。它抗议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的愚昧。在它出现的时代,它抗议被视作令人愉悦的偶像崇拜,抗议令人欢愉的个人崇拜,抗议道德虚无,抗议傲慢自满,抗议仿效,抗议对精神的否认。它毫不妥协,即使它可能面临孤立与嘲笑。

今天,我们的教育似乎已经失去了这方面的意义。我们教导孩子服从,顺应,教导他们宗教领袖是伟人,是全知的代言人。我们教他们仿效,而这,却和我们信仰所愿意表达的内容完全相反,越来越远。

倘若,我们的教师仍然照本宣科,而不是对这世界的平庸大加抨击,我们就将丧失越来越多优秀的年轻人,他们将流于平庸,迷失在这世界的平庸之中。

犹太信仰的本质是异议。异议带来变数,变数带来畅通与持久。而这,也是世界发展的力量。

记住,要做到这一点的关键因素,是反叛犹太信仰。

关于作者

拉比博士Nathan Lopes Cardozo

拉比博士Nathan Lopes Cardozo为全球五十多个犹太研究机构做讲座和授课。 除了教犹太人以外, Rabbi Lopes Cardozo 也经常教非犹太人社团,包括向基督教领袖传授犹太根源的知识等。

000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

关于博主: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来自以色列,他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是“锡安号角”的主要发起人。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