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内之兽 【拉比读经】 Vayikra (他呼叫)

圣经段落《利未记1:1 – 6:7 》

作者 拉比雅科夫•纳根 (以色列)
翻译 利维
编校 邹云鹏,天佑(Amit)

如果我将你比作某种动物,你多半会觉得受到了冒犯。但实际上,即便一个人不相信人类是从猴子进化过来的,也可能认识到我们并非在每一方面都与动物不同。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有兽性(动物性、肉体性)的一面。

《光辉之书》中最古老和最重要的一部分Sifra D’tzinuta,解释说人由神性和兽性组成。Sifra D’tzinuta还补充道,这两者实际上是互补关系,上帝创造了人,使其融合了神性和兽性,这两种力量没有任何一方可以绝对压倒另一方。因此,人们必须努力在两者之间找到平衡与和谐。

让我们更深地理解Sifra D’tzinuta里的那些句子。《光辉之书》的那部分内容以创世的第六天作为开篇,也即人类和其他活物都被创造之时,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这样成了”(《创世记》1:24)。

在这里,Sifra D’tzinuta认为,人类和动物都共有一种生命力(“nefesh chaya”)。Sifra D’tzinuta总结说:“《诗篇》36:6里讲:‘人民、牲畜,你都救护’,一方受限于另一方之内,兽之性在人之内”。换言之,人之本质在于动物,让我们继续试着去理解这背后更深的涵义。

正如《利未记》里讲的那样,犹太人通过献祭来敬拜上帝。要正确地理解犹太教的献祭仪式,我们首先要了解的是,献祭代表是人类自己。实际上,这个过程本质上是一个人将他自己作为一种祭品奉献给上帝。在希伯来语里,这种连接是通过文字来隐现出来的:“献祭”的希伯来语“korban”与“亲近”的希伯来语“kirva”共享同一个词根。这也就意味着,献祭本身是一种能够让人与上帝更加亲近的过程。

《妥拉》里讲:“你们中间若有人献供物给神,要从牛群羊群中,献牲畜为供物”(《利未记》1:2)。经文指出,供物是从“你们中间有人”献出的,但之后经文又说,供物是从“牛群羊群”里献出的。Sifra D’tzinuta以此貌似矛盾之处推断:“动物是在人类之内”,意即人所献祭的牲畜实际上可以在他自身寻见。

实际上,我们献祭在上帝面前的乃是我们自身的兽性一面。因此,圣殿里的敬拜不仅源于知识和精神上的驱动,还源于我们内在就隐含的肉体上的驱动,如人们远足到耶路撒冷的圣殿中朝圣,身体的洁净以及吃掉祭品。

人类是被按照神的形象创造的,藉由这种相似性,我们接纳了这样两种内在的特性:神性与兽性。我们不仅拥有面向上帝的虔敬灵魂,而且也拥有动物一般的肉体生命力。

这也就引发一个问题:如果说兽性的肉体生命力是人类自然本质的一部分,那么我们产生罪恶的可能性又是从何而来?Sifra D’tzinuta如此解释:“初发的罪恶(原罪)蔓延到左边”。意即罪恶是失衡的结果,当作为兽性的肉体驱动力超越自身的合理受限,平衡即被打破,因为神性与兽性两种内驱力是需要平衡的互补伙伴关系。

自我们降生起始,所有的创造性活动,都需要我们的身体和精神能力的结合,缺一不可,而我们所有的创造性表现——舞蹈、雕刻、绘画、写作,或《妥拉》学习,都是藉由我们肉体驱动下的灵性活动。因此,我们内在的兽性、动物性、肉体性的一面,并不是消极的力量,而是能够与我们精神上的灵性产生平衡的不可忽略的力量。

————

关于作者

拉比雅科夫•纳根

22

拉比雅科夫•纳根(1967年–)是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犹太哲学博士,Otniel(俄陀聂)塔木德学校的教师。他有很多关于犹太精神、律法、哲学及塔木德等方面的论著。他积极与基督教、佛教及穆斯林的导师进行深度的交流。同时,他还研究东方哲学和理论,认为犹太教中也包含东方文化的因素。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锡安号角”的主要发起人是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他来自以色列,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