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创世记

作者 拉比雅科夫•纳根(以色列)
翻译 Dan
审校 邹云鹏 & Amit(天佑)

在《创世记》第一章,上主命令大地长出“结果实的果实树”,但是大地长出“结果实的树”(《创世记》1:11-12)。拉熙(见文后注1),在基于大创世记《Bereshit Rabba》弥德拉熙(见文后注2)的基础上解释说:“果实树——意思是树品尝起来和果实一样,但大地并没有遵从这条命令。”对于大地的悖逆,弥德拉熙文本将之描述为“大地之罪”。

这个罪意味着什么?为什么树木有自己的口味会如此重要?拉比库克(Kook,《悔改之光》6,7)解释说,树和果实之间的关系,正是对手段和目的关系的寓言——果实象征着目标,而树木象征获取目标的行为。造物主意欲树木本身也满溢馨香,使得滋味不仅仅局限于果实上。我们可以从中得出这样的结论:行为本身也应有其自己的真意,它们并不仅是结果的铺垫。

拉比库克引用的弥德拉熙的词句也包含一个生活的伟大奥秘。从神性的角度看,神性的目标则清晰地指向“醒寤”。这一思想建立于人们的生命在人们尚未醒寤时流逝这一情况。沉寐与觉寤的二元状态涉及人的意识,以及人生活的方式。人们并不着眼于生命流逝之处——意即当下。一个沉寐的人不着眼于当下,而一个醒寤的人成功地着眼,并真正地存在于当下之中。

现在我们可以理解亚当被流放于乐园之外的处罚了。食用知识之树的果实使得亚当夏娃的意识发生了改变。他们拥有了明辨善恶的双眼,这让他们可以更成熟地审视世界,但这也是他们接受的惩罚,一个对他们的意识的基本惩罚。现实不曾更改,只是亚当与之的关系发生了改变。

在亚当被驱逐出乐园以后,立即有如下的话:“你须汗流浃背,方能吃到食物。”(《创世记》3:19),上主预先描述了亚当的生活中的苦难。在原始字义中我们看到的是对亚当的诅咒的描述,但是它是否也可以描述的是生活与生活方式的本质的关系?纳赫曼拉比清楚地指出,在希伯来语中,“汗水”这个词由圣咏第118首24节的各首字母构成:“上主已赐此日,我们为之欢跃庆贺。”(《纳赫曼拉比言行集》2:6)。纳赫曼拉比在汗水中奇迹地找到了赐给人的祝福与欢乐。

汗流浃背之所以成了诅咒,是因为人将汗水视作诅咒。人们若能理解其实汗水与辛勤付出,也是让我们能够存在得充满意义的关键,这汗水亦将化为祝福。当人从伊甸园中被驱逐出去,其与生命之树的联结也就丢了,但如果我们可以解开“汗流浃背”的诅咒并将之领会为“这是上主所赐之日”,有了这样的一层意识我们便能重建与生命之树的联结。

———–

注:

拉熙 (Rashi) – 所罗门•本•依撒克,是法国11世纪著名的犹太圣经解读者。

《Bereshit Rabba》(公元5–6世纪)是犹太传统里重要的训诫和典故集,以诠释《创世记》为主。Bereshit意思是“起初”。

关于作者

拉比雅科夫•纳根

拉比雅科夫•纳根(1967年–)是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犹太哲学博士,Otniel(俄陀聂)塔木德学校的教师。他有很多关于犹太精神、律法、哲学及塔木德等方面的论著。他积极与基督教、佛教及穆斯林的导师进行深度的交流。同时,他还研究东方哲学和理论,认为犹太教中也包含东方文化的因素。

22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主要发起人是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安天佑来自以色列,目前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希伯来语部就职。他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