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纳什不幸逝世。也许是上天的安排,我们今天的耶路撒冷旅程,是从墓地边上开始的。

站在橄榄山(Mount of Olives Observation)平台上,太阳明晃晃的,耶路撒冷古城东面的城墙像是在摄影棚的聚光灯下面,完整的呈现在眼前。当然,还有圆顶清真寺(The Dome of the Rock),这个传说中穆罕默德到天堂见到真主的地方。近处的一大片墓地让我震惊,方型的石头棺材密密麻麻的沿着脚下的山坡铺满去,这是犹太人的墓地,对面山上的城墙脚下也有一大片墓地,那是穆斯林人的墓地。大概是,这些墓地之前不在城里(耶路撒冷的古城),且距离清真寺和教堂比较近,所以他们相信亡灵可以更早的去到天堂。

橄榄山墓地

我们确实是去了墓地,不过只是圣母玛利亚之墓。沿着石阶下到地下室,阵阵凉意,屋顶挂下来一串串彩色的吊灯,游客都很安静,只有祈祷的人在认真的唱着。主哭耶京堂、万国教堂在我们走下橄榄山的路上一并参观完,景点很小,游客很多。

从狮子门(Lion’s Gate)进入耶路撒冷古城,这个区域是穆斯林区(还有基督徒区、亚美尼亚区、犹太区)。我们沿着苦路走,虽然难以真正用情怀理解基督徒心中十四处苦路的那种感觉,但是正午的烈日、狭小的街道加上人挤人的嘈杂声,这一小段路确实让大家颇为“辛苦”。苦路基本上把四个区都串联起来了,可能是由于大部分商贩都是阿拉伯人以及集中在穆斯林区,犹太区和亚美尼亚区给人感觉最整洁、安静。

耶路撒冷

石头砌成的城市,总是感觉特别厚重。脚下的每一块石头年龄都比我大,我行走的每一步都是踩着历史的记忆。古城街道上各色人种、各种语言汇集,每天都流淌着新的故事,但是会不会被这些几千年的石头们记住,或许只有上天和未来知道。

哭墙(Western Wall)安保很严格,因为昨晚刚刚发生过治安事件。公元初年,欧洲人认为耶路撒冷是欧洲的尽头,哭墙便是亚欧之分界线。哭墙长约50米,高约18米,由大石头垒成。犹太教视哭墙为第一圣地,千百年来,流落在世界各个角落的犹太人回到圣城耶路撒冷时,便会来到这面石墙前低声祷告,哭诉流亡之苦。我张开双手触摸了这面墙,没有哭,但是我们看到了信仰给予他们的那种深情,复杂的难以言之。

44

古城一共有7个在使用的城门,我们从垃圾门(又叫粪门,Dung Gate)出来,行车又从贾法门(Jaffa Gate)进去在亚美尼亚区吃午餐。另外还有锡安门(Zion Gate),大马士革门(Damascus Gate),新门(New Gate)、希律门(Herod’s Gate)四个门我们没来得及去。

55

如果时间允许,我真想去看看每一座城门,包括那些永久封闭的城门。静静的守卫着这座3000多年历史的城市,面对着这个世界复杂的变化,它们只以开与合来纪录着他们的情感。纵有万般云彩掠过,只识进出简单道理。

耶路撒冷,我们来过。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