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罗斯柴尔德

看到这五个字往往想到:富有、低调和神秘。

《货币战争》中说的那些是真的吗?我们好奇的求证,这位罗斯柴尔德集团以色列公司的私人银行负责人说:“我没法告诉你……”。好吧,这趟行程顿时少了很多探(ba)索(gua)的氛围,因为这个家族实在是让人感觉太神秘。

以色列建国前60%的资产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所以至今以色列还保留了唯一的一小部分该家族的私有土地。我们参访的这栋楼外表比较朴素,没有门牌、没有铭牌、没有门卫,木质大门上方一个摄像头,大门紧闭。通过门禁说明来意之后大门打开,进入一个两层的60平米左右的挑高中庭,中庭顶部整个被一面液晶顶幕覆盖,没有播放任何内容,仅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logo。一楼二楼的门都是褐黄色的木饰面,与墙融为一体,极简主义的装修风格让这里气场一下强大起来。

罗斯柴尔德

接待的前台是个40多岁的大姐,独自坐在中庭的最后面。看得出来这里经常接待各国的参访团,她熟练的叫来了负责接待我们的同事,领上4楼。这间会议室宽松的坐下了我们十几个人,精心准备的水果、糕点、茶水放在旁边的柜子上。脱开神(ba)秘(gua)的心态,其实这就是一家老牌的Investment Bank,主要业务无非也是财富管理、投资交易等。听他的介绍,他们的风格比较稳健,二百多年下来有着自己的投资策略和思路,着重对于“人”的发掘与激励,以及对于风险的把控。哪怕一年翻十倍的收益,他们觉得不符合正常投资规律,也会深究一二,规避风险。

可能是倒时差的功夫还不够,或许是冷气开的太足,近三个小时的交流下来,我已经困了。迅速赶往中餐馆,坐定之后两碗豆腐菌菇热汤下去,再加一碗白米饭,这种感觉像是卢大大的手机插上了充电宝。

晚上坐在海边,微风拂面,几个黑人就着音乐在自娱自乐的跳舞。一弯细月挂在密密麻麻的桅杆顶上,抽不惯万宝路,只剩几根软中华。一个两百多年的犹太家族,在欧洲、中东、美洲不同的文化背景地区都留下重重的烙印,我想他们追求的不只是成功与显赫,更多的是传承与荣耀,所以我们没法看到他们时时刻刻都在舆论的浪尖,没有看到除了经济新闻之外的八卦。他们选择了低调不张扬,选择了排名靠后,选择了关键时刻为犹太建国付出所有,或许这才是一个家族能够几百年持续传承之所在。

乐创会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