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比读经】בְּהַר-בְּחֻקֹּתַי  Behar-Bechukotai

本周所读圣经段落是《利未记》25:1 – 27:34

作者 拉比约纳谭•杂克斯博士 (英国)
翻译 Dan
编校 天佑(Amit),Paul

《利未记》25章列举了一些律法,其用意在于修正因为自由市场导致的不断增长的激化与不平等的趋势。

因此,我们有安息年以解除债务,释放希伯来奴隶,闲置土地任其生长而不收割,并且其作物属于每一个人。在禧年中,故土应该返还其原主。这正如帮助有所需者的律法所要求的那样:“你的弟兄在你那里若渐渐贫穷,手中缺乏,你就要帮补他,使他与你同住, 像外人和寄居的一样。” (《利未记》25:35)。并且也有不再奴役奴隶,而是使之获得“像雇工人和寄居的一样”待遇的义务(25:40)。

谋生和工作是一种享福

妥拉对于经济的态度是不同寻常的。尽管如此,依然存在一些重要的因素在其中。工作——谋生,维生——是一种尊严。《诗篇》128:2写道:“你要吃劳碌得来的。你要享福,事情顺利。”不同于古希腊的贵族文化,犹太文化从不对谋生或者工作表示轻蔑。它从不赞成有闲阶级的出现。《密示纳》写道:“而任何不伴以劳作的妥拉学业都终将被荒废,并引发犯罪”(《阿伯特》2:2)。

接着,除非有其他不可抗的因素,否则个人拥有获得其收获的权利。犹太文化不信任大政府,因为其侵犯个人的自由。这正如撒母耳先知在书中对君主制的警告(《撒母耳记上》8:10-17)。

竞争是进步的驱动 

古代犹太人是一群生而为奴并渴求拯救的人们,而奴隶制侵犯人权,剥夺了我对于我创造的价值的所有权。希伯来圣经的核心是神确立人的自由,而自由的一个重要保障便是作为经济独立的基础的私人财产所有权。先知描绘的理想社会的一个画面便包括了如下这个场景:“人人都要坐在自己葡萄树下和无花果树下,无人惊吓。” (《弥迦书》4:4)

自由经济以竞争作为燃料来保证创新的火焰时刻燃烧。犹太文化接受这样一个主张,即巨大的进步是以竞争驱动的,它们其中不少是非精神的驱动。《传道书》4:4写道,“我又见人为一切的劳碌,和各样灵巧的工作,就被邻舍嫉妒”。或如《塔木德》记录的智者所言,“假若没有邪恶倾向,便没有人会建造房屋,婚宴嫁娶,培育孩子或者从事商务。”(Bereshit Raba 9:7)

市场经济是我们所知的扶持贫困地区达到经济增长的最佳方式。在最近几年里,它帮助了大量印度人和中国人脱离贫困,而智者将贫困视作对于人格尊严的侮辱。

经济体制必须遵守道德框架

然而,市场经济这一制度在生产价值方面的优势胜过其对于财富分配的优势。财富在少数人手中的集中使得权力的天平发生倾斜。

这正是此篇妥拉所陈述的立法的意义。它告诉我们,一个经济体制必须建立在道德架构之内。它无需立意于收入平衡,但必须对人格尊严予以尊重。 没人应该长期受困于债务。没人应该因经济共同体而被剥夺其利益,这一利益在圣经时代的体现则是土地。没人应该作为他雇主的奴隶。每个人有权——七日一次,七年一次——从无尽的工作压力中重获自由。这一切并不意味着反对市场经济,而是牵涉到利益再分配的周期。

这些律法的核心正是深刻的社会人道主义观念。“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我们有面对他人并涉足他人的生活的责任。被神所祝福的人,是那些获得了超过他们所需的人,他们应该分担一些获得不足其所需的人的重担。这,在犹太文化中,并不是慈善,而是公义——这正是Tsedakah这个词的意味。在今日先进的经济制度中,假若我们不愿意去注目人间的那些痛苦与社会动荡,那么我们需要这一公义的精神。

没人能比以赛亚先知在其书第一章中更好地表达这点:“学习行善,寻求公平,解救受欺压的,给孤儿伸冤,为寡妇辩屈” (《以赛亚书》1:17)。人类并非为服侍市场而受造,而是市场被造以服侍作为神圣肖像的人类。

拉比介绍

拉比约纳谭•杂克斯博士(1948年–) 是一位国际信仰领袖, 哲学家, 作家。在1991-2013他是英国最高拉比,2005年得到了下级勋位爵士,在2009年被加入英国上议院。同时,他在英国和其他国家从事跨越宗教的交流。关于犹太信仰在当代世界的重要性,他也撰写了三十多本畅销书籍。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锡安号角”主要发起人为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来自以色列,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