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着坚定的信仰而发生奇迹的事例,世界各地都有报道。《圣经•新约》多处记载主耶稣治愈了很多顽疾,他曾接触麻风病人溃烂之处(马太:8:3),曾触摸了盲人的眼睑(马太:9:29),所触摸之处,没有不痊愈的,久而久之,口碑相传,以至于“那里的人一认出是耶稣,就打发人到周围地方去,把所有的病人带到他那里,只求耶稣准他们摸他的衣裳穗子,摸着的人就都好了”(马太:14:35-36)。

这是两千多年前的神迹。那么,现代社会有没有类似神迹呢?答案是有。你不能说你没亲眼见过就没有。我接触的人中,有信耶稣得到医治的,也有练气功得到医治的。先说练气功的。我中学语文老师朱金才先生的肺病和他太太高守莲的视网膜破裂都是练气功治好的,当时在全校教职工中引起轰动。二人甚至索性开始“不务正业”,以弘扬气功文化为晚年主要志向。数年前,笔者北京邻居家来了一个东北妇女,是邻居这家男主人的母亲,下岗后每个月只有600多元收入,便来北京投奔儿子和儿媳妇。起初这大妈寡言少语,后来接触多了,便跟我家人聊起她的故事。她的胳膊曾经脱臼,西医治不好,中医也治不好,针灸也没好。有一次看西医给她接上了,但是没多久她擦窗户时候又脱臼了。每个月600元的退休金没法没完没了求医,所以听人说起法某功,就跟着去练了。结果是第一次练,回家胳膊就彻底好了。那之后就再也没脱臼过。起初她丈夫不支持,后来见状也开始支持了。

那么信主耶稣的有什么神迹呢?加拿大蒙特利尔圣若瑟圣堂有一处摆满了数千个拐杖,相传这是拄着拐杖的残疾人因来朝圣而得到医治留下来的。1982年,梵蒂冈教宗若望保禄二世认定这些神迹是真实的。2010年梵蒂冈教宗本笃十六世将圣堂修道士安德烈(1945-1037)封圣。众所周知,在科技昌明的西方社会,梵蒂冈如今鉴定神迹和封圣,决不是那么简单的,每年各地都有成百上千“神迹”上报,诸如流泪的圣像、圣母显圣、因祷告疾病不治而愈之类,但是绝大部分都被驳回。但是这也不等于没有被认证的。

昨日有幸来到列治文市一家华人教堂听美国神迹牧师Dr. Don Crum的报告。据介绍他曾牧养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等政要人物。今次他的演讲主题是信仰与神迹。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几个他亲身经历的真实案例,他与大家分享的是:只要你坚信神的力量,只要你坚信奇迹会发生,那奇迹就一定会发生。他引用《圣经•以弗所书》中的话:“求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荣耀的父,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赏 给你们,使你们真知道他。并且照明你们心中的眼睛,使你们知道他的恩召有何等指望。他在圣徒中得的基业,有 何等丰盛的荣耀。并知道他向我们这信的人所显的能力,是何等浩大,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 使他从死里复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 但是今世的,连来世的也都超过了”(以弗所书:1:17-21)。

2017-09-03 19.41.05

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主耶稣有过解释,他对被治好病的人说道:不是我治好了你的病,是“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路加福音:8:48;17:19;18:42)。也就是说,神迹向那些信的人展示;对于那些不信的人,他和神之间形成了一道壁垒,因此神的力量和恩膏无法馈赠给他。

对于《新约》有关主耶稣治愈疾病的记载,我有这样一些进一步的分析和理解——

首先,《新约》记载主耶稣治愈了一些盲人、残疾人、麻风病人,并让死人复活,但是《新约》中没有记载是否有人求救于他,他不予接待的;或者他接待了,但是治疗不灵的。我认为这是很有可能的,原因是那个时代医学不是很发达,更没有公费医疗,一旦主耶稣有治愈病人的神迹发生,方圆多少里一定会有无数病人蜂拥而至,那么耶稣一是接待不过来,二是治愈率未必就能达到百分百。试想,害耶稣的犹太教大祭司和他们的眷属能没有顽疾吗?彼拉多和他的老婆以及所有亲属能没有顽疾吗?他们为何不求救于耶稣呢?也许耶稣治了他们的病,也就免一死罪?

其次,如果以上推断可以成立,那就恰恰验证了耶稣自己所说的话——“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这就说明神迹决非每个人都可以体验到的,你必须敞开心扉,必须给予足够的信心。如果你的心扉是完全关闭的,焉能接受神迹的电波?

我认为信仰和奇迹是有关联的。奇迹是不能用我们的理性思维来评估与证实,因为理性思维有它的局限;理性思维只适合于我们知晓并掌握的的这个世界,对于那个我们无从知晓并无法把握的空间,有多少匪夷所思的事情会发生,其背后又隐藏着什么玄机,我们无法理喻。因此,我认为这个世界没有纯粹的巧合,只有不明原因的奇迹。在不能确信奇迹是否会发生的时候,暂且相信。如果人生是一座山雨欲来、摇摇欲坠的脆弱楼房,信是支撑它的坚韧不拔的栋梁,不信则是没有支柱的残楼和没有灵魂的走肉,很容易垮掉。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