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许多亲友旅行回来津津乐道,这个去了文殊菩萨道场五台山,那个去了观音菩萨道场普陀山,我听了没什么感觉,因为无论文殊菩萨还是观世音菩萨,历史上查无此人。神话传说中的人物打动不了我,一是因为都是杜撰出来的,二是因为杜撰加神化,所以个个都神通广大,完美无缺。小时候看电视连续剧《西游记》就很迷惑:为何如来佛无所不能,而观世音也法力无边,这天界怎么这么多全能全知的神啊?

但是,耶稣是真实存在的人(释迦牟尼虽然也是真实存在的人,但是无论大乘经典、小乘佛教和藏传佛教早已把那个诲人不倦的夫子给神化了!所以我认为:释加牟尼存在,但是那个神通广大·的如来佛却是杜撰的),而且《圣经•新约》四大福音书没有刻意美化他,每个人的记述都以平实的语言展现一个曾经存在的人的短暂一生。我认为最难能可贵的是,作为门徒,看似应该把领袖刻画得光辉伟大,好比用Photoshop一样把一个人的瑕疵涂改得丝毫不留,但是他们字里行间真实展示了耶稣也有人性中复杂的一面。他是性情中人,会在圣殿中发脾气,也会为他人的悲伤落泪。他对门徒也没有表现出绝对平等的泛爱,而有自己更喜爱、更亲近的弟子。他对母亲马利亚的要求直言不讳给予回绝,甚至称母亲为“妇人”,在有的读者眼中看似不够尊重母亲。他预言彼得鸡鸣之前三次不认他,有嗔怪但无嗔恨。他告诉众门徒会有人出卖他,言语间似乎流露出怨气,但他并没有将其发展成为仇恨之举。

我认为对于耶稣人性化的一面最关键的文字在《马可福音》中——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从午正到申初,遍地都黑了。申初的时候,耶稣大声喊着说:‘以罗伊,以罗伊!拉马撒巴各大尼?’(翻出来就是:我的 神, 我的 神,为什么离弃我?)”(马可:15:33-34)。同样的内容在《马太福音》中也有记载(马太:27:45-46),但是路加福音和约翰福音中都没有。

短短几行字,有这么两个关键问题——

第一,耶稣平时多称神为“父”,为何这时只称“神”了呢?这意味着耶稣在那一刻在个人情感、信任上对于神产生了一些距离。

第二,耶稣问神“为什么离弃我?” 此时耶稣的心理活动是怎样的?有很多基督教学者因为怀着对耶稣的宗教情感,有刻意正面的诠释,但是我认为此时此刻耶稣对那个天父是否存在也有了质疑。他被钉在十字架上,浑身剧痛,备受羞辱,且濒临死亡,那度秒如年的时刻,作为一个肉身的活人,当然会有很强的孤独感和被遗弃感。

我认为《马太福音》和《马可福音》能不加修饰地把这部分场景记录下来,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这也恰恰给耶稣这个人增添了无穷魅力,给《圣经》注入了永恒的活力。我想,那些曾给毛主席树碑立传的恐怕也不会像耶稣的门徒一样那么真实展现人性的多面。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